(完本)擎天战皇柳一诺-擎天战皇免费阅读 by烽火无常

发布时间:2019-02-18 13:03

擎天战皇柳一诺

擎天战皇全文阅读

  擎天战皇下载完本已经出来了,擎天战皇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好看的玄幻小说,作者是烽火无常,小说擎天战皇全文讲述了主角柳一诺在渡劫之时被人偷袭,而意外重生在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看他会如何重踏仙路,轰开仙门,成就数万来飞仙第一人……
  这是张笑乐的原话,郑卓可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片冰冷。
  郑卓可的资质不高,每月在宗门内的资源并不多,借着张笑乐的名头,倒是每个月能从别的外门弟子手里强夺一些修行资源。
  若是张笑乐认为他不堪大用,他的修行资源将急速减少。
  跟随着张笑乐,他得罪了不少外门弟子,若张笑乐真的将郑卓可从他身赶走,下一刻就有无数的外门弟子,来报郑卓可以报当初之仇。
  他恨不得将郑烨撕成碎片吞下去肚子,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不过,他望着郑烨的目光中隐藏着一些恐惧。
  郑烨一指将他手臂点得碎得不能再碎,若不是张乐笑从他弟弟那里要来一些伤药,他的这条手臂算是废了。
  至今他仍然没有想通郑烨是如何做到的。
  而郑烨当时的身影像是魔神一样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在他身边站着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手持折扇,大秋天还在手里摇动着,似乎是为了表现自已风度。
  张乐笑!
  郑烨一眼就认出这个跟自已这具身体差不多大小的少年。
  他的胸中涌现出一股怒气!
  而跟在张乐笑身边的另一个泊上,身体孔武有力,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几岁少年该有的身体。
  这个人是张乐笑另外的一个狗腿,孔文。
  跟孔子一个姓,名字也带一个文,不过他的性子跟文搭不上半点关系。
  这孔文一脸横肉,五官凶恶,挤在脸上更显得凶狠。
  他有点愚笨,脑子太过简单,出手狠辣,是张笑乐的打手。
  “一夜未见,你的胆子大了不少啊!连我的人都敢打!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将你的丹药交出来,然后跪在地上叫我三声爷爷,我也许会考虑放过你!”
  张乐笑手持折

第1章 柳一诺

  “自已这算是借尸还魂,还是重生了?”

  郑烨呆呆的站在后院的小亭子里,仰脸看着昏暗的天空。

  “滟华圣母,宫千绝,你们等着,这笔帐迟早要找你们清算!”

  柳一诺恨声长啸。

  他清楚的记得自已正在渡通仙境的天劫,眼看着就要渡过去,成功踏通仙之境,眼看着就要渡过最后一道天劫,成为近万年来飞升的第一人。

  却不曾想到,在这个时候遭遇到劫杀。

  领头的竟然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他的道侣东方圣地蓬莱仙岛的滟华圣母,以及北域轮回宫的宫主,宫千绝。

  郑烨虽然是五方圣地中莲池的主人,天下第一。

  那怕郑烨的修为再高,却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滟华圣母以及轮回宫的宫主宫千绝,放在当世那一个不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修为只比他低上一线。

  郑烨修为通天,却是双拳难敌四手,被滟华圣母以及轮回宫的宫千绝配合最后一击天劫,落败身死。

  可是自已现在却出现一个同样叫郑烨少年的体内。

  这个同样叫郑烨的少年是玄意宗的弟子,他的资质算不是绝顶之资,却也是上上之选,只不过这性子太过懦弱,任人欺负而不知道还手。

  以他的资质配合一些丹药,那怕现在晋升不到脉轮境,最少也是点灵境巅峰,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有点灵境中期。

  昨天是玄意宗每月初向门下弟子发放丹药的日子,为了保护自已的丹药不被以内门弟子张笑乐为首的几个人抢走,他死死的丹药搂在怀里,任由张笑乐将他一顿暴打。

  丹药是保住,不过这一次却将他的五脏打伤,他拖着伤躯回到住处,一躺到床上再也没有起来。

  “真是废物!”这个少年跟自已同一个名字,实力在郑烨眼里还不如一只蝼蚁,却比以张笑乐为首的三个人实力要高上几分,最后任由张笑乐为乎的三人殴打至死。

  郑烨感到自已跟这个少年同一个名字,是对自已的一种深深的侮辱。

  若是换了前世,让他知道这件事,他不介意亲手灭了这个跟自已同名的蝼蚁。

  在郑烨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根本不配成为修士。以他的性子那怕天性再高,在修行这条路上走不了多远。

  做为一名修士,逆天而行,夺天地之造化,以身熔道为天地所不容。

  只有资质远远不够,最重要的是一颗向道之心,一颗不会动摇的道心。

  咣!

  一声巨响,房间的门直接被人从外面一脚大力的踹了开来。

  木质的房门承受如此大力的踹击,顿时四分五裂,木屑四分,破旧的木板呼得一声,摔在郑烨面前,扬起尺许高的灰尘。

  “不错吗!被打得那么狠竟然还有力气坐起来,看起来昨天给你的教训还有点轻。”

  这声音有点太过嚣张,甚至有点目中无人。

  随着声音的传播,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少年。

  目光居高临下,看柳一诺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头猪,而且是任由他宰割的猪。

  郑卓可!

  昨天爆打郑烨导至这具身体原主人死亡的人,其中就有郑卓可!

  郑烨没有说话,目光平静,完全看不出他的心里算什么。

  郑卓可面带讥笑,一步一步走向郑烨。

  “谱还挺大,看到我来了不赶紧迎接,反而坐在那里等着我,真以为自已一个人物了。”

  说着,郑卓可一脚踹向郑烨。

  在他看来郑烨,肯定会被自已这一脚踹倒在地。

  这大清早刚刚修行完,就被张乐笑派来打郑烨,他心里有一股怨气,这怨气不敢对张乐笑发作,却是要将这怨气发泄在郑烨身上。

  心中有这样的想法,这一脚自然不会轻了。

  脚上包裹着劲气,这一脚真要踹实了,郑烨少说也得吐一口血。

  郑烨目光冷光一闪,房间内一明一暗,似有闪电一闪而过。

  这目光如仙,如魔,让郑卓可心内生起一种,自已面对的是一尊魔神,恐惧之感在心里陡然而生。

  这种感觉一闪而逝,郑卓可心中暗自讥笑自已太过多疑。

  被郑烨的目光吓到,让郑卓可暗自恼怒,原本踹向郑烨腹部的大脚,在半空转向,踹向郑烨的脸上。

  他要好好的羞辱郑烨,以报刚刚自已被吓到之仇。

  见郑卓可竟然得存进尺,郑烨目光更是如电,心中杀机暴涨。

  前世的自已可是差一点渡过通仙劫的存在,就算自已渡劫失败,被人袭杀,灵魂在一个小小的修士身体重生,也轮不到一个小小的点灵境修士来羞辱。

  郑烨动了!

  双手轻轻在空中挥动,轨迹清晰可见,动作之间带着一种别样的韵味,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可以沟通天地。

  郑烨虽然重生在少年的身体内,修为全失,只有点灵境中期。

  但是他对天地至理却依然有深刻的阐述跟理解。

  郑卓可眼睁睁看着郑烨手在空中划动的轨迹,在他看来郑烨的动作不快,却他就是躲不开,被郑烨抓住脚脖。

  “滚!”

  郑烨嘴唇微张,雷音众嘴里吐出。

  手臂轻轻一摆,甩手将郑卓可临空甩了出去。

  郑卓可在空中划出一道直线,重重的撞到墙壁上,像是贴在墙上壁画般,慢慢从墙上滑落下来。

  “咳..咳..”

  郑卓可胸中受到强烈的撞击,一股血腥味从胃里反弹上涌,五脏六腑之中更是似火烧般。

  他竟然受到了震伤!

  郑卓可眼神一缩,不敢相信的看着郑烨。

  他在意的不是自已竟然受了伤,而是郑烨竟然反击了。

  他心中想过万千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郑烨敢出手还击。

  而最主要的是,自已竟然被柳一诺甩飞出去,内脏受到震荡受伤了。

  这要是传出去,被宗内弟子知道,自已将会是他们耻笑的对像。

  “找死!”郑卓可恼羞成怒,目光充斥着怒火,愤怒的目光看着郑烨,似乎要将郑烨给吃了。

  “一夜未见,不曾想你的胆子倒是肥了,竟然敢还手了。”郑卓可目光阴鸷看着郑烨,张口吐出一口血痰,慢慢走向柳一诺,他要将郑烨的双手双脚打断。

  在他看来,刚刚被郑烨甩出去,只是自已一时大意,更是没有想到郑烨敢还手的原故。

  根本不知道现在的郑烨,跟以前的郑烨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再也不是之前任由他们欺负凌辱的郑烨,而是重生过来叱咤前世,只差一步就成为最接近仙的存在。

  “给你两个选择,爬着跪到我面前,将我的鞋底舔干净,也许我心情一好,将你的丹药拿走就会放过你。要么,我走过将你双手双腿打断。”

  郑卓可眼神透着惨忍,嘴角更是挂着阴笑,牙齿上带着一丝血丝。

  嘴里这样说着,但他的神情却出卖了他,不管郑烨选择那一种,他都会将郑烨的双手双腿打断。

  若是以前的郑烨,说不定会屈服。

  郑烨怒气反笑,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

  站了起来,目光深邃似海,看着郑卓可。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郑卓可一阵心虚。

  这样的目光,他只有在宗内长老以上的人物身上才见过。

  “我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马上滚,要么死!”

  “哈哈!”郑卓可感觉郑烨疯了,一手指着郑烨,一手扶着肚子大笑起来。

  好吧,他确实感到郑烨太好笑了。

  就算他胆子大了一些,敢还手了。

  但是两人同为点灵境,自已是确实点灵境巅峰,而他不过是点灵境中期。

  不论从体内的元气,还是在境界上都压制着着柳一诺。

  是什么给了郑烨如此大的底气,放出这样的话。

  郑卓可怀疑昨晚他们是不是下手太重,将郑烨的脑子打坏了。

  “好!好!”郑卓可笑了起来,露出带有血丝的牙齿,脸色狰狞无比:“就让看看,一夜过去你涨了什么样的本事。”

  说着,郑卓可动了,身体向郑烨冲了过来,一掌带着凌利的劲风,似一把钢刀从上向下邪劈了下来。

  对于这一击,郑卓可十分满意。

  在盛怒之下,他这一击达到了最巅峰。

  他相信,就算是一块青石,也在自已的掌下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郑烨举起自已的右手,伸出食指,轻轻的向虚空中点去。

  虚空就像是一汪水面,被郑烨点出一圈涟漪。

  呯!

  郑烨的手指跟郑卓可的手掌轻轻碰到一起,发出一声轻微的爆鸣。

  郑卓可脸色大变,从郑烨手指上传出一股强横的力量,这股力量根本不是他可以抵挡得了。

  就像洪水一样,郑卓可感觉自已像是碰上奔腾翻滚的江流,强横力量从手掌上传来。

  一阵阵剧痛从手臂传来,手臂碎裂成一块块细小的碎块,身体腾空而起向后倒飞出去,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郑烨收回自已的右手,淡淡的看了郑卓可一眼。

  现在的郑烨根本就是一个绝世高手拿着一根绣花针跟一个拿着长剑的小孩在打斗,虽然境界跟元气上稍有差距,但是眼界却不知道比郑卓可高出多少。

  别说是郑卓可了,就是脉轮境中期的修士,也不可能抵挡得了郑烨这一击。

  拖着郑卓可的腿,将郑卓可他房间内扔了出去。

第2章 孔文

  玄意宗,功绩殿!

  这功绩殿是玄意宗弟子用来赚取宗门贡献的地方,完成宗门所下放的任务,得到的贡献可以从宗门内兑换丹药,功法,神兵利器,甚至于就算是玄意宗的镇宗经典,也不是不可以兑换出来。

  只不过这玄意宗的镇宗经典,玄意点心经不是轻易的可以兑换出来的,那需要的贡献,足以让普通弟子为之奋斗几辈子,也无法达到的数字。

  此时正值凌晨时分,功绩殿门口早已经人满为患。

  不管是前来交任务的弟子,或者来领任务的弟子,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谈论着。

  “听说了吗,郑卓可被人打断了一条手臂,被人扔了出来。”

  “这倒希奇了,郑卓可实力不算太高,可是却是张乐笑的狗腿子。谁这么大胆,敢将郑卓可打残扔出来,这不明摆着打张乐笑的脸吗?”

  “说的对,这张乐笑虽然不是东西,在外门弟子中横行霸道。可他弟弟张乐意可是宗内核心弟子,年方十五已经是脱胎境的修士,就算是在核心弟子中也能数一数二。”

  “说了怕你们不信!”

  “你就别卖关子,快说是谁?”

  “是郑烨,想不到吧!”

  “郑烨?你说的郑烨不会是那个谁心情不好都可以去踹上两脚解解气的柳一诺?不会是重名吧?”

  玄意宗的外门弟子都在谈论了这件事,当他们听到竟然是郑烨将郑卓可一条手臂骨头全部碾碎,将他扔到外面,他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信。

  “傻了吧,就知道你们会这个表情。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不过呢,这确实是什么,就是今天中午时份郑卓可被人发现晕倒在郑烨门前。”

  “嘘!郑烨来了!”

  郑烨缓缓的走了过来,他的容貌一点没变,但是他的走路姿式却跟以前大相径庭。

  以前的郑烨走路半低着头,弓着腰,眼神夺夺闪闪,恨不得所有人都看不到他。

  而现在的郑烨昂首阔步,眼神漆黑,脸上有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自信,身体周围荡漾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气场。

  跟之前判若两人!

  这里弟子无法跟他们印像中的郑烨联系到一起。

  似乎被郑烨身上强大的气场所摄,他走过之处,所有人都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像是百兽迎接他们的王。

  “这是郑烨?”

  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自已的眼睛,扪心自问。

  郑烨眼睛的余光将所有人的脸色扫进眼里,心里却没有半丝波动。

  就像是巨龙永远不会在意蝼蚁的感受。

  郑烨现在还不算是巨龙,但也只是时间问题。有着前世修练的感悟,他的修行速度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达到前世的高度只是时间问题。

  玄意宗在西野方圆万里之地,是最大的宗门,但是放在整个大世之中,却连二流宗门都算不是。

  对于玄意宗的修行功法,郑烨更加看不到眼中。

  在他脑子里,随意流出一部功法,都和玄意宗的镇宗法决一个档次。

  站在什么样的位置做什么样的事。

  他对玄意宗的功决看不上眼,对修行的资源却是十分的稀缺。

  他归纳了自已前世通仙劫失败的原因。

  虽然自已看似因为滟华圣母以及轮回宫的宫千绝袭杀,才导致自已失败。

  但是只有郑烨一个人知道,天劫耗费了自已太多的元气,导至自已实力急剧下降,若不然就算自已不敌,也可以安然退走。

  修为耗尽,法宝在天劫的轰击下,全部被轰至成渣,到了最后,郑烨在天劫跟滟华圣母以及宫千绝的配合下,就像毫无反抗之力的鸡崽,被劈成飞灰。

  若是他的身体能强大的到可以抵抗天劫的地步,那又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在重生之后,郑烨选了一个艰难的道路。

  肉身跟修为齐头并进!

  在他脑子里有一部万劫琉璃身的无上经籍,据传是上古佛门不传的仙经,练之大成,那怕天崩地裂,宇宙破灭也难毁灭已身。

  对于这样的传说,郑烨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依他前世的眼光来看,这万劫琉璃身足以抵挡通仙之劫。

  只不过,这万劫琉璃身修行需要大量的修行的资源,这个身体的资质虽然可以,但是依靠自身,想要成功修练万劫琉璃身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前世他的洞府倒是留有不少仙珍奇宝,以这个身体的修为,别说进入到洞府之中,就算是靠近,也会被洞府大阵直接扯碎。

  更何况,玄意宗离自已的洞府遥远,不知道该以多少万里相计,到死也达到不了洞府所在的地方。

  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通过完成玄意宗下放的任务,来换取自已所需要的修行资源。

  所以,郑烨才会出现在这里。

  “郑烨!”

  郑烨身后传过来一声暴喝,转过身来,见郑卓可手臂吊着绷带,已经过去半天,依然显得十分狼狈。

  他的目光跟郑烨相触,透露出无比的怨毒。

  就是这郑烨让他成为了全外门弟子的笑柄,无论走到那里,背后都有指指点点。

  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张笑乐对他的办事能力产生了怀疑,他在张笑乐心中的地位急剧下降。

  “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还有什么用!”

  这是张笑乐的原话,郑卓可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片冰冷。

  郑卓可的资质不高,每月在宗门内的资源并不多,借着张笑乐的名头,倒是每个月能从别的外门弟子手里强夺一些修行资源。

  若是张笑乐认为他不堪大用,他的修行资源将急速减少。

  跟随着张笑乐,他得罪了不少外门弟子,若张笑乐真的将郑卓可从他身赶走,下一刻就有无数的外门弟子,来报郑卓可以报当初之仇。

  他恨不得将郑烨撕成碎片吞下去肚子,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不过,他望着郑烨的目光中隐藏着一些恐惧。

  郑烨一指将他手臂点得碎得不能再碎,若不是张乐笑从他弟弟那里要来一些伤药,他的这条手臂算是废了。

  至今他仍然没有想通郑烨是如何做到的。

  而郑烨当时的身影像是魔神一样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在他身边站着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手持折扇,大秋天还在手里摇动着,似乎是为了表现自已风度。

  张乐笑!

  郑烨一眼就认出这个跟自已这具身体差不多大小的少年。

  他的胸中涌现出一股怒气!

  而跟在张乐笑身边的另一个泊上,身体孔武有力,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几岁少年该有的身体。

  这个人是张乐笑另外的一个狗腿,孔文。

  跟孔子一个姓,名字也带一个文,不过他的性子跟文搭不上半点关系。

  这孔文一脸横肉,五官凶恶,挤在脸上更显得凶狠。

  他有点愚笨,脑子太过简单,出手狠辣,是张笑乐的打手。

  “一夜未见,你的胆子大了不少啊!连我的人都敢打!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将你的丹药交出来,然后跪在地上叫我三声爷爷,我也许会考虑放过你!”

  张乐笑手持折扇轻轻的在手中摇动,一点也不把柳一诺放在眼里。

  “你刚刚让我叫你什么?”

  柳一诺似乎没有听清,问了一句张乐笑。

  “爷爷!”张乐笑不疑有他。

  “哎!孙子你可真乖!”

  柳一诺轻笑应了一声。

  张乐笑瞬间反应过来,自已被柳一诺占了便宜,脸色一片铁青。

  “即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张乐笑脸色一片阴鸷。

  “孔文,给他一点教训,只要不打死了什么都好说!”

  “是!”

  孔文应了一声,走了出来。

  他三角眼露着凶光,不断打量着郑烨,一根筋的他根本看不出来郑烨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郑卓可竟然被郑烨打晕扔在门外,目光十分鄙夷的看了一眼郑卓可。

  郑卓可心中怒气暗生,却不敢冲孔文发作。

  这孔文只有张笑乐能降住他,换了任何一个人,一句话说得不如他的意,便会直接动手。

  郑卓可没少跟孔文起冲突,每一次都郑卓可吃亏。

  孔文脑子有点不够用,但是他的修为却不比郑卓可低,反而要高上一些。加上天生神力,导致他轻轻松松可以将郑卓可压制,每一次郑卓可都要大大小小吃些亏。

  在场的所有外门弟子都把目光转向郑烨,想看看他将要如何回应。

  “给你三秒钟!马上从我的视线内滚出去。”

  郑烨嘴唇微张轻吐,语气平淡,声量不高。

  听在周围弟子的耳朵中,却如同平空一声炸雷,所有人睁大眼睛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郑烨。

  那怕他们之前听说郑烨将郑卓可打晕扔到门外,没有人认为这是真的。

  也许郑烨有所改变,没有人会想到这郑烨才一晚没见,竟然变得如此强硬,竟然敢让孔文从他视线内滚出去,还限定时间。

  孔文的实力在所有外门弟子之中,也能排到前十之列。

  “你胆肥了啊!敢这样跟孔爷爷说话!”

  孔文的牛眼一瞪,凶神恶煞般的瞪着郑烨,大踏步的向郑烨狂奔而来。

  每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就像是一头真正的蛮牛,横冲直撞冲了过来。

  狂奔到郑烨身前,沙包大的拳头举起来,重重的向前擂了过去。

  孔文手臂上的肌肉蠕动,在空中勾勒出一头蛮牛的头颅,长长的牛角,像是长长的尖刃,在空中向郑烨冲撞过去。

  “想不到这蛮牛拳在孔文手里,竟然有如此的威力!”

  “这蛮牛拳虽然不是高学的武技,却跟孔文相得益彰,由他施展出来,这蛮牛拳的威力足足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威力。”

  “这柳一诺危险了,这一招蛮牛拳,就算是外门弟子第一的孙至明也不可能轻松的接下来。”

  见孔文一出手,在场的外门弟子惊呼出声,没有一个人看好郑烨。

  没有一个人认为郑烨能在孔文的攻击下安然无事。

第3章 看守药田

  孔文每一步奔行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就像一头被激怒的蛮牛,挟带着狂野的气势。

  郑烨目光神色闪动,这孔文虽然愚笨,但是修练的蛮牛拳却是极合他的性子,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将蛮牛拳的精髓发挥到极致。

  若真是以前的郑烨,那怕他的修为比孔文高出一个层次,面对现在孔文,也不敢正面掠其锋。

  可是,现在郑烨身体虽然还是原来那一个柳一诺,但是灵魂却换了前世修为通天的郑烨,此时他的修为全无,但是对道的理解还在。

  无法像前世只手遮天蔽日,但是却可以借用天地之势,那怕只有万分之一而已。

  但就是这万分之一,就足以将孔文完全碾压成粉末。

  郑烨眼中泛起神光,右手缓缓的举了起来,手中仿佛攥着一个看不见的漩涡,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这些人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柳一诺的拳头上不断积蓄着能量,这股能量让他们心惊肉跳,连灵魂都在颤抖。

  “这是什么武技?”

  “不可能!以郑烨的修为怎么可能掌握这么高深的武技!”

  “我的妈呀!这郑烨要逆天了,不但性子变了,连修为也变得深不可测,我敢打赌他使展的武技,我们玄意宗绝对没有,看起来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郑卓可被郑烨打晕并扔到门外去,这毕竟是传言,几乎就没有人见到,所有人心里都抱着怀疑的态度,而现在郑烨所展现出来的威视,直接打破了他们原本心中对郑烨的印像。

  郑烨现在的表现,别是外门弟子了,就算是内门弟子,能比得上也没有几个。

  张乐笑也是一脸意外,柳一诺的实力怎么这么强?

  他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却没有在意,在他看来,柳一诺根本不是孔文的原对。

  郑烨的手上仿佛举着一座大山,缓慢的从上空压了下来,正好迎上狂奔而孔文。

  首当其中的孔文感觉最为明显,四周的空气变得十分粘稠,他狂奔的速度下降了三成,导到他蛮牛拳的威力至少下降四成。

  郑烨缓慢砸落下来的拳头更是让他有种脖子上被架刀的感觉,随意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我就不信了,才一天不见,你这个懦夫,垃圾能变成什么样子。”孔文无法让自已相信,昨天还被自已殴打得像一条狗一样,毫无还手之力的郑烨,今天能让自已感觉到威胁。嘴里狂吼着,对头顶砸落下来的拳头不管不问,闷头加速冲向柳一诺。

  “去死吧,懦夫!”

  孔文眼中狠色一闪,高喝一声,混身一抖,劲气迸发,将四周粘稠的空气排挤开,身体微微下蹲,双腿用力高高跃起,跳到郑烨的头顶。

  双手十指相扣,形成若巨锤之势,从空中向郑烨凶猛的砸了下来。

  郑烨眼神未动,动作未变,右拳依然缓慢的砸落下来,与孔文的动作,形成了一快一慢极为强烈的对比。

  呯!

  两人之间的碰撞如同针尖对麦芒,劲风以他们二人为中心,瞬间扩散向四周。

  然后就看到一个人影从中飞了出来,向后飞了十几米,然后重重的摔落到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生是死。

  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飞出去的人影上,才发现飞出去的人竟然是孔文。

  那怕心里对郑烨的评价一再高看,却仍然倒吸一口凉气。

  一拳!

  一拳之威竟然恐怖如斯,直接将孔文击飞出去十几米,而自已却毫发无伤。

  郑烨脸色没有任何的喜色,眼神古井无波,对于击败孔文带给众人的惊讶,无法让他有多兴奋。

  事实上,确实如此!

  自已是什么身份,修为虽然跟孔文相差无几,甚至略输于孔文,但是自已前世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对上这种才刚刚起步的修士还输的话,自已真不如去找个地方自杀算了。

  对这场战斗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郑烨,连看一眼孔文的兴趣都没有,直接转向向攻绩殿内走去。

  他这样的举动,让在场所有弟子感觉郑烨变得高深莫测起来,随着郑烨向前走动,挡在前面的弟子被郑烨所慑,不自觉分开让出一条道路,像是王者一样,众生皆避。

  所有的弟子把目光对准了张乐笑,想看看他有什么样的反应。

  张乐笑脸色时青时红,像是开了染房,闭口不言,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柳一诺。

  柳一诺表现出来的战力惊到他了!

  他竟然被柳一诺的气势所慑,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至少现在他不敢去找柳一诺的麻烦!

  功绩殿很大,却没有任何弟子的看守。

  玄意宗的弟子想要领取任务,或者交付任务,只需要将玄意宗弟子的身份牌,放在门口处耸立的方尖塔上的凹槽内,用手触摸便可以接取任务,或者交付任务。

  将身份牌放在方尖塔上,郑烨将手放了上去,闭上眼睛,大量的信息从方尖塔上流进自已的脑子。

  任务大部份都是看守药园,或者看守大门,以及要么就是去炼丹房做杂役,负责帮需要炼丹的修士处理一些杂务,比如说端饭倒水,清理丹炉残渣之类的。

  而且任务奖励比较低,只有少数的功绩,连兑换最低级的药品都不够。

  郑烨有心想要选取难度高一点的任务来加速自已赚取功绩点的速度,只不过玄意宗为了防止弟子好高骛远,将弟子的等阶设置的很严。

  像他们这种外门弟子,根本就不可能接到猎杀之类的任务,那怕是猎杀最低级的妖兽也不行。

  选了半天,郑烨确定选择看守药园的任务。

  修练万劫琉璃身开始并不需要多么贵重的药材,只需要平常最低级的药材就可以,只不过对药材的需求量很大而已。

  玄意宗在郑烨眼里不大,却也有上千个弟子,光是药材这一项,就需要天文的数字。

  这样想来,玄意宗的药田内种植的低级药草肯定不少,想来这些低级药材的数目,也不会有太地清晰的数目。

  显然,郑烨是把主意打在玄意宗的药田上。

  伸手在方尖塔上接取了看守药田的任务,方尖塔自然将需要看守药田的地点传到郑烨的脑子里。

  将身份牌拿了出来,这东西可不能丢。

  若是将身份牌丢了,遇到需要提交身份牌的地方,拿不出来,瞬间就会被玄意宗的护山大阵绞杀的。

  “一诺!”

  柳一诺领取了看守药田的任务,刚刚踏出功绩殿,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如百灵清鸣,让人心神一涤。

  从远处走来一位少女,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透着俏皮的气息,犹如活泼的小精灵。

  这个少女是内门长老李常峰的独女,李清涟!

  是所有玄意宗弟子心目中的女神!

  李清涟对所有弟子都冷眼相对,唯独对柳一诺笑脸相迎。

  张乐笑为什么一直捡着柳一诺欺负,很大的原因就是来自李清涟。

  他嫉妒!

  他想不通,柳一诺只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有何德何能得到李清涟的青睐。

  “嗯!”

  柳一诺淡淡的回应,看了一眼跑到他身边的少女,脚步不停向前走去。

  这种冷淡的回应恨不得让在场的弟子冲上去将柳一诺爆打一顿。

  更是恨不得以身代之。

  张乐笑目色阴沉,犹如一条毒蛇,注视着柳一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更让他愤恨的是,李清涟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让他对柳一诺更加的怨恨。

  “柳一诺!”

  张乐笑无比怨毒的从嘴里吐出柳一诺的名字,转身走进功绩殿。

  柳一诺将李清涟打发走,前往药园之中。

  郑烨需要看守的药园在玄意宗碧云峰!

  离他住的地方还有好几个山头,若是让郑烨自已过去,光是翻过这几座山头就需要花费他几天时间。好在玄意宗内针对这些低阶,没有能力飞行的弟子开劈了挪移法阵。

  不过这启动挪移法阵所需消耗的材料就需要弟子自行担负了。

  短距离挪移法阵需的材料并不珍贵,但对于像外门弟子这样的人来说,就有点承受不起了。

  好在郑烨的前身倒是收集了一些材料,郑烨也不至于苦苦翻过几座山头达到碧云峰。

  “你就是这一次看守药园的弟子?”

  守峰人是一个十分苍老,花白头发低垂到胸间,完全遮住脸庞的老头,背弯曲的像一只直立行走的大虾,将郑烨的身份牌要了过去,查看了一下递了回去。

  “你的任务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虽说这药园也有阵法守护,不过范围太大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你的任务就是防止飞禽走兽闯入糟蹋药材,除了这些,你每个月还要上交一定数量的药材。”

  将要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驼背老者将碧云峰药田的分布图交给郑烨,转身慢悠悠的抬腿迈向山峰,看似很慢的动作,却是一步下去,人已经从原地消失,再出现已经是在碧云峰的半山腰处。

  从一开始郑烨就看出这驼背老头不似表明那么简单,实力在固道境中期,这样的境界放在外面的世界,也算得上称霸一方的人物。

  不过,郑烨却看出这驼背老头有着很深的道伤,被人用蛮力将一身道基摧毁,空有一身的固道境的修为,却只是一个废人。

  从郑烨前身的记忆中得知,玄意宗的掌教不过,问道境修为,比驼背老头还差一个境界,若不然以他固道镜的修为,最少也能坐在长老的职位。

  只是想了一下,郑烨便将这件事抛在脑海,将手中的药材分布图放进眼前,将药材的分布看了个清楚,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整座碧云峰种植的全部都是药材,且碧云峰下方连通着灵气支脉,土壤更是经过改造,使这里的药材一月一熟。

  而郑烨在药材分布图找到自已需要的所有药材。

  最让郑烨看重的是碧云峰的天地灵气明显要比自已之前所居住地方的天地灵气要浓郁的多,在这个地方修行,肯定会事半功倍。

  将自已所需药材的地方全部走了一遍,将这些地点牢牢记在心里,同时也为自已心中的计划。

  药材是一个宗门的根基之一,每个宗门的药田都深藏在宗内腹地。

  将看守药田的任务交给这些低级弟子,就是为了防止门下弟子监守自盗,用外门弟子看守药园,别说他们会利用这些药材了,怕是连药材的名字都说不全,更不说药材的具体功效了。

  玄意宗的高层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低级的弟子中,会有一个重生而来的人。

  而这个人修为通天,见多识广。

  将这样的人放进药园,简直就是放虎入羊群。

第4章 三皇拳

  接下来的日子倒也平淡,驼背老者除在在柳一诺初来时出现过一次,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柳一诺清楚的知道,驼背老者就在碧云峰上。

  唯一让柳一诺头痛的是驼背老者嘴里前来偷食药材的飞禽走兽有点多,往往一出现就是数十只,成群结队而来,冲到药园里,然后分散开来,让柳一诺一阵好赶。

  这些畜牲倒也精明,那怕没有多少智力,但是直觉告诉它们,在这碧云峰上的药材,可以让它们的身体更加强壮,甚至可以打开灵智。

  几日一直如此,药田竟然被这些畜牲弄得一片狼藉,若是照这个情况下去,别说从中克扣自已需要的药材了,怕是连每一个月需要上交的药材都凑不齐了。

  柳一诺心头火气,通过地上的痕迹,找到这些飞禽走兽冲破护阵的缺口处,在缺口处布置大量的陷阱。

  随后的几日里,死了不少的畜牲,不但让柳一诺打了打牙祭,更是将这些畜牲吓得没有再出现过。

  没有这些畜牲打扰,花费了柳一诺几天的日子,终于将自已修练万劫琉璃身的所需要的药材全部备了个齐全。

  他在药田的小屋内竖了一口大鼎,倒入水,将药材挤压,碾碎投入鼎中。

  清澈的泉水随着药材的投入,渐渐的向绿色转化,到了最后全部化作碧绿的颜色,像是一块可以注动的绿色宝石。

  将身上的衣服除去,柳一诺跳了进去。

  刚刚跳进去,柳一诺感觉自已沾到药液的肌肤冰冻刺骨,像是赤身裸立在冰天雪地之中。紧接着一股火辣辣的,像是被放在炙热的火焰上烘烤。

  知道修练万劫琉璃身所配的药液刚猛霸道,柳一诺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却没有想到药液竟然霸道到如此的程度,全身就像是浸泡在硫酸里,每一寸肌肤就像是有无数被烧红的钢针穿刺一眼。

  就算是坚毅的柳一诺,也不紧倒吸一口凉气,呲牙咧嘴。

  忍着皮肤传来冰火两重天的刺痛,柳一诺缓缓身体蹲了下去,将身全部浸入到药液中,在药液中缓缓摆出万劫琉璃身起手式。

  轰!

  柳一诺的起手式刚刚摆好,鼎中的药液仿佛是被扔入一颗火星的火油般,又像是滚开的沸水,轰然爆发开来。

  大量的水泡不断咕嘟咕嘟的冒了出来,柳一诺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劲的吸力,将药液里的精华透过皮肤吸进自已的体内。

  一道道细小如线的水流,顺着柳一诺皮肤的毛细血管横冲直撞。

  哔!

  柳一诺表面皮肤瞬间裂出一道道龟裂的裂口,血水从裂口处大量的涌了出来,短短的时间内将药液染成红绿相间的颜色。

  这只是摆出一个动作而已,就对自已的身体造成这样的伤害,起手式可不是只摆出一个动作而已,后面还有变化呢。

  进入到柳一诺身体的药液开始发挥作用,收缩柳一诺的肌肉,修复着柳一诺身上的伤口。

  虽然只是低阶药草混合而成的药液,但是却发挥着巨大的作用,甚至不比一些高阶药草的药效低,出血的伤口在短短时间便止住了血。

  怪不得在万劫琉璃身的开篇有这样一句话,没有药材相辅不能修练。

  双手轻轻晃动,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式,骨头被拉伸到极限,发出劈哩叭啦的响声,皮肤崩得紧紧的,像是一张鼓面,轻轻的颤动着,肌肉在发荡发热,努力消化着药液中的药性,加强自身的强度。

  柳一诺每一次轻微的动作,身体都会颤抖一下,这种直达灵魂的痛苦,换成别人恐怕早就晕过去,但是柳一诺依然咬牙强忍着,时不时会咬自已舌头,用疼痛让自已的脑子保持清明,不至于让自已晕过去。

  碧绿色的药液快速的变得清澈起来,当柳一诺将起手式最后一个动作摆出,鼎中残余的药液全部被吸进柳一诺的身体内,将药性吸收,将水从体内排出来。

  这些从柳一诺体内排出来的水流,带着灰黑的杂质,将鼎中的水染成灰黑色。

  从鼎中跳出来,用布将身体水渍擦干,柳一诺清楚感觉自已的身体沉了几分,更加明显感觉到自身的力量有了极大幅度的增长。

  双手握着鼎的底部,轻轻一用力,就将一人高的大鼎举过头顶,以前的柳一诺虽然能将鼎举起来,但是不动用体内的灵力,绝对做不到。

  双手托举着大鼎走到屋外,将鼎中的失去药性的药液倾倒在空地上,向碧云峰上走去,寻视药田。

  在柳一诺离开没多久,驼背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倾倒药液的空地前,脸部完全披散头发挡住的驼背老者,射出一道凌利意味深长的目光,盯了柳一诺好久。

  然后仔细查看地上残留的药草残渣,身影一闪出现在碧云峰半山腰,再一次整个人消失。

  过了一会儿,驼背老者再一次出现,他的手上多了一些药草,仔细看会发现这些药草分明就是柳一诺修练万劫琉璃身的药草。

  驼背老者在柳一诺所住的小屋前停留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一个闪身消失在碧云峰中。

  柳一诺对此一无所知,游荡在药田之中,找到之前飞禽走兽突破的缺口处,将落入自已制作陷阱中的猎物取了出来。

  日子过得平淡而无趣,对柳一诺来说,这样清闲的日子真是不多。

  前世几乎每一刻都在撕杀之中,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更是凄惨,每天都被欺凌,很少有这样清闲的日子,所以虽然有点无聊,柳一诺过得却相当惬意。

  每一天除了必要的巡视药田,柳一诺将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修练上了。

  佐以药材辅助,半个月过去,柳一诺仍然没有将万劫琉璃身入门,足见万劫琉璃身的可怕之处。

  虽然还没有入门,通过这半个月的修练,柳一诺身体强度大大增强,以他的估计,他现在的肉体强度,足以媲美脱胎境中期的修士。

  万劫琉璃身这种霸道的炼体功法每天不能多修练,只能修练一次,所以柳一诺修练完万劫琉璃身,大多数时间花费在修习武技上。

  柳一诺脑子里有大量的武技,但是能配得上现在这具身体修为的武技确实少有,没有办法,这具身体的修为太低了,不过在修行上刚刚入门。

  能现在修练的武技只有一门叫三皇拳的武技。

  这门三皇拳的武技并不是大路货色的武技,相反,这门三皇拳武技相传上远古时期人族之帝黄帝所创立的拳法。

  三皇拳最大的特点就是随着使用者的修为提升而威力向上增长。

  前世柳一诺得到这门三皇拳的时候,已经马上要渡通仙劫,他并没有细细的去参悟。

  三皇拳顾名思意,只有三招,分别对应着天,地,人。

  以柳一诺对天地大道的理解,暂时无法将三皇拳的经义悟透,却已经摸到门槛了。

  只不过三皇拳中天拳跟地拳,这两种招式对修为有着严格的要求,柳一诺明悟了修练之法,依然无法使展出来。

  若是强行使展,直接会让他的身体崩溃。

  三皇拳中的人拳倒是可以施展,却也不过半式而已。将人拳全部施展出来,不如天拳跟地拳那样恐怖,也会让柳一诺瞬间脱力,大量消耗掉体内的精气神。

  精气神是人之根本,消耗精气神等于消耗自已的寿命。

  以柳一诺估计,想要将三皇拳中的人拳完全释放出来,那怕是最小威力的人拳,也需要他达到脱胎境中期的修为才行。

  以柳一诺前世对修行的理解,脱胎境中期只不过举步即至。

  不过,现在修行了万劫琉璃身这种专门提升肉体强度,反哺灵气的功法,想要提升到脱胎境所用的时间,将会拉长好几倍。

  清晨时份,柳一诺例行巡视,走到自已看守的药田,发现自已的药田一片狼藉,被践踏的不成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柳一诺眉头轻皱,开始还以为又有野兽冲了进来,查看了一下自已陷阱并没有受到破坏。

  而后,柳一诺更是在药田之中发现现了诸多脚印。

  不用想,这是人为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柳一诺的宗门任务,让柳一诺不但无法得到看守药园的奖励,还要受到宗门的惩罚。

  “哼!”

  柳一诺眉头一挑,隐现怒气。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件事是什么人做的。

  柳一诺看了一眼药田,冷笑一声转身回到自已小屋内,做一些准备。

  下次这此人再来,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第5章 杀

  郑烨刚刚结束万劫琉璃身的修练,混身的汗水向下淋漓,肌肤散发着蒙蒙光亮,皮肤表面覆盖一层灰黑色的物质。

  这些灰黑色的物质是修练万劫琉璃身排挤出来的身体杂质,只有将身体内部的杂质排除干净,达到身灵体空的地步,才算初步修成万劫琉璃身。

  叭!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脆响,柳一诺一愣之后轻笑。

  “自已不去找你们麻烦,你们倒先来找我麻烦!”

  郑烨走到水井旁边用水将自已身体上的污垢冲洗掉了之后,迈步走出院子。

  郑烨走了出去,看到以张笑乐为首的几个人就站在离自已不远的地方。

  “郑烨,几日未见,你胆肥了啊!不但打伤我的人,在我面前还敢出言不逊!”

  “你们没有领取看守药园的任务,更没有得到宗内长老的允许,如擅自闯入药园之中,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们,宗内也不会怪罪于我!”

  郑烨眸子中涌动着异样的色彩,注视以张笑乐为首的几个人。

  “你想杀了我?”

  张笑乐眼神中充斥着一种不可思议,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话。

  一个往日被自已欺负的抬不起头的家伙,竟然对自已说出这样一番话。

  而且柳一诺只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他那里来的自信能杀掉自已。

  “杀你如屠狗!”

  郑烨轻笑,身体上涌现出一种强烈的自信,气度飞扬。

  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仿佛是金科玉律,让人不得不信服。

  “哈哈!”张笑乐大笑几声,想要出言讽刺郑烨几句,被郑烨的目光注视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郑烨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狠残暴的远古凶兽,正在磨砺着他尖锐的爪牙,欲要择人而噬。

  让他从内心到外面都透着一股惊惧,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混身打了个哆嗦。

  “找死!今天就让我先杀了你!”

  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张笑乐被郑烨的目光吓了退了几步,顿时恼羞成怒,身影一展,如一只大鸟一样,向郑烨扑击过去。

  张笑风挟带着烈烈风声,足尖向郑烨的胸前轻点,下手狠毒,竟然真的对郑烨下了杀手。

  郑烨的脸色一冷,身体微动,轻飘飘的向后掠去,让过张笑乐的杀招。

  他的眼中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意,这张笑乐真的打算要将他给杀死,万万不能饶恕。

  肩部微动,猛然挥出一拳,击向张笑乐的胸前,带着强烈的风声。

  呯!

  张笑乐同样出拳,与郑烨的拳头碰撞到一起。

  一声闷响,空气震出一圈圈的涟漪。

  张笑乐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郑烨的拳头上传了过来,让他的手臂剧痛不已,身体抵挡不住向后退去。

  “你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一拳被郑烨给逼退,张笑乐脸上露出不能相信的神色。

  郑烨不过是点灵境巅峰的境界,竟然在力量压制自已,要知道自已可是脉轮境中期啊。

  这其中可是差着一个大境界啊!

  “我说过杀你如屠狗!”

  郑烨轻轻开口。

  “你该死!”

  张笑乐无法忍受,自已竟然被郑烨逼退。

  往日里被自已欺负的屁都不敢放一个的郑烨,竟然逼退自已,让他的面子上挂不住。

  轰!

  张笑乐动了,腿部高高抬起,狠狠的扫了过来,如同一根疾挥而来的铁棍,将空气击打出可怕的爆鸣。

  裂石腿!

  玄意宗低级武技,拥有可以开山裂石的威力,刚猛无比。

  郑烨轻轻后退,同样抬腿击出,同样的空气震荡。

  在郑烨的腿上,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琉璃色,一闪而没。

  呯!

  郑烨与张笑乐相撞,产生极大的动静。

  张笑乐就像一个稻草人一样被郑烨一腿扫飞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飞筝,飞出去好远,才一头撞断一棵大树停了下来。

  “不可能!这郑烨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

  “无法相信,连脉轮境中期的张笑乐都不敌郑烨,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强大了!”

  孔文跟郑卓可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对他们来说冲击太大了。

  “我不信!”

  张笑乐挣扎从地上爬了起来,被郑烨一脚踢飞出去,他受到了不轻的震伤,让他的内脏受到了震荡。

  更恐怖的是他与郑烨相击的那条腿,皮肤乌黑,肿得如大象腿一样粗了。

  微微一动就是钻心的疼痛传来,虽然没有断掉,但是骨头上已经布满了裂痕。

  “郑烨,你给我死!”

  张笑乐狂吼着,再一次向郑烨扑了过来,拳头带风,有淡淡的光晕出现,撕裂空气。

  郑烨眉头一挑,这张笑乐的姿质不错,小小年纪就能修练到脉轮境中期,可见他的天姿之高。

  “即然你执意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郑烨开口,主动迎了上去,双手齐出,如鹰击长空,苍鹰搏兔,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刚猛的力量,动作霸气而凌利,每一拳都能贯穿空气。

  呯!

  郑烨手掌中劲气勃发,喷发而出,形成一道刚猛的气流,冲撞到张笑乐的身体上。

  噗!

  张笑乐前冲之势瞬间被止住,整个人像是被远古巨象撞击到了一样,身体倒飞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

  郑烨眼中杀机涌现,身体瞬间跟进。

  张笑乐竟然对自已动了杀机,想要将自已杀死在这里,说什么郑烨也不能再让张笑乐活下来。

  张笑乐摔在地上滚出去好几米,刚刚稳住身影,郑烨已经冲了过来,一脚踩着他的胸口,将他死死在踩在泥土里。

  郑烨的眼睛很亮,有狂暴的杀意在闪烁。

  孔文跟郑卓可都吓傻了!

  张笑风可是脉轮境中期啊,竟然败给只有点灵境巅峰的郑烨,还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干脆,让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啊!”

  被郑烨踩着自已的胸口,让张笑乐大怒,大叫一声,拳头扬起,带着澎湃的劲力击向郑烨的腿部。

  郑烨脚用尽,狂猛的劲道从腿部输送进张笑乐的身躯之中,让他身躯剧震,又是大口大口的鲜血喷吐出来,拳头失去了劲力,无力的搭拉到一边。

  “你不敢杀我!我弟弟张乐意可是宗门核心弟子,你若是杀了我,我弟弟必定不会放过你!”

  张乐笑嘴角有血渍,却是一脸的笑意,目光怨毒的看着郑烨。

  “我不敢杀你?”

  郑烨听到张乐笑的这句话十分想笑。

  “对!你不敢!”张乐笑却是十分笃定,认定了郑烨不敢杀他“你若真有胆量就现在杀了我!”

  “好!即然你这么有诚意的恳求于我,那我就成全你!”

  郑烨的回答却让张乐笑脸色大变,他听出郑烨不像是开玩笑,而是一点也不将他弟弟,玄意宗的核心弟子放在眼里。

  “你.....”

  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瞪大眼睛看着郑烨,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的心脉已经被郑烨给震断,断无再活下去的可能。

  张乐笑的眼神中冲斥着一种不甘,不信。

  他到死了都无法相信,郑烨真的杀了他,竟然敢杀了他,难道他不怕自已的弟弟吗?

  带着这份不甘,不解!

  张乐笑双目圆睁,无力的倒在地上,颇有死不冥目的感觉。

  “你杀了他?”

  看到这种情况,孔文跟郑卓可魂都吓飞了!

  两个人混身都在颤抖着,被郑烨给吓到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郑烨竟然如此的杀伐果断,说杀就杀,根本不给人一点反应的机会。

  “张乐笑没有得到宗内长老同意,私自擅闯药园重地,意图袭杀于我,当斩!”

  郑烨傲立,嘴里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你竟然敢杀了张乐笑,他弟弟不会放过你的!”

  孔文跟郑卓可嘴唇都打着哆嗦,手指轻轻点着郑烨。

  眼前发生的一切对他们冲击实在太大,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跟随张乐笑来找郑烨的麻烦,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张乐笑竟然死在郑烨的手下!

  “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下去陪张乐笑做伴,要么现在滚!”

  郑烨不与孔文跟郑卓哥废话,语气平淡,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威势,身体虽然瘦小,却会当凌绝顶,有一种空前的霸气,让人心悸。

  孔文跟郑卓可不敢停留,怕自已再留下来,会落得跟张乐笑一个下场,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郑烨看了一眼死不冥目的张乐笑,走了过去,拖着他的尸体,扔到山峰的边缘处。

  张乐笑的尸体不用他操心,自然有动物会帮他处理掉。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