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为老不尊苏玥马强-为老不尊免费阅读 by黄龙

发布时间:2019-02-18 12:41

为老不尊苏玥马强

为老不尊全文阅读

  《为老不尊》是近段时间非常火爆的一本都市小说,此书又名《误入歧途》、《幸福人生》,儿媳妇苏玥和马老二马强是书中的两位主要人物,黄龙是此书的作者。此书主要讲述的便是这马老二马强为老不尊想要靠近自己的年轻儿媳妇苏玥的故事。
  “哎,我出来跑步了。”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苏玥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我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努力平复了情绪,这才迈步走进屋里。刚走进屋里,就看到儿媳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一看到她,我竟有些慌乱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突然发现儿媳脸色没有异色,一切如常。
  “早餐我买回来了,你……先吃吧。”我居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随口说了一声。

第一章 儿媳苏玥

  苏玥是我儿媳。

  去年刚和我儿子马强结婚,她身高一米六多,长得很水嫩,尤其是那对胸,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不管穿什么衣服,都会鼓起两团鼓鼓囊囊的山峰,高高耸立在她的胸口,起码得有36D。

  只要她一走动,那对大奶子都会随着她走路的步伐颤巍巍的抖动,看了就直接让人热血沸腾,总想去摸上一摸。

  最近天气变热,她在家里穿的大多都是比较短的裙子或者短裤之类的,经常露出两条白嫩诱人的美腿,屁股也大得出奇,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

  她是一家护士的医院,为人很好,说话软声细语的,很会持家,端庄贤惠,人前人后的都对我很恭敬,好多人都说我儿子娶了一个好她。

  可惜我妻子十几年前就失踪到现在,一直音信全无。

  也许是因为妻子失踪的原因,儿子太想念他母亲,所以苏玥竟和妻子有几分相似,有时候我都错认为是妻子回来了。

  年青人夜夜春宵,一到晚上就听见他们交欢的喊声,我没想到的是,一直说话都是软声细语的儿媳,到了晚上,那娇喘声就显得很娇嗲很荡。

  每次听到儿媳的叫床声,都弄得我欲火四起,只能靠打手枪来解决。

  因为我有夜跑的习惯,所以经常晚上出去跑步很晚才回来。

  这天晚上,我夜跑回来,怕影响到他们小两口,所以就蹑手蹑手的回到屋里,刚路过他们房间时,我突然听到儿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老公,我用你的毛毛扎辫子好不好?”

  这在是做什么?

  我下意识的走到他们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得清楚一点,可是没想到他们的房门没有关好,一下子就被我推开一条缝。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的呼吸瞬间就急促起来。

  苏玥已经褪去她身上的衣服,白得耀眼的酮体晃得我眼花,心里的燥热如涨潮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着。

  那性感美艳的酮体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脑袋趴在儿子的两腿之间,小嘴张开,伸出舌头去舔儿子的那玩意。

  让我吃惊的是,她竟一边舔着,一边用小手去玩弄儿子下面的毛发,然后很心灵手巧的扎成小辫子。

  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儿媳的酮体,多年未碰过女人的我口干舌燥的,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尤其是看到儿媳张开小嘴,把儿子的那玩意在嘴里吞吞吐吐时,我的心跳一下子就飙升上来,完全忘记里面的人是我的儿子和儿媳。

  满脑袋都是儿媳那白花花的娇躯和傲人的巨峰,眼珠子也没能挪开半分,就这样躲在门外偷看。

  很快,儿子的呼吸就变得愈发的急促,如同蛮牛一般,双手也渐渐放松。

  儿媳的口技的确不错,就跟我在小电影里看到的一样,短短一会儿时间,她就施展了吞,舔,缠,绕等等技巧,我的心跳变得越发的急促,脑子里全是这香艳的画面,全身的热度也跟着一下子升高起来。

  我心里的欲火也跟着焚烧得越旺,裤裆里的家伙也暴涨到了顶点。

  “老公,我舔得你爽不爽?你看我嘴巴像不像我下面的骚洞洞。”儿媳的嘴角流出口水,几乎都要连成一条线,来回的动作中不断发出亲吻一样的声音,而且口水还顺着她的嘴角不断流下来。

  她飞快的套弄着儿子的那玩意,我能看到儿子的那玩意已经在她的嘴里开始变硬,她也尽力的把那玩意向嘴里含,把腮帮子顶得鼓鼓的,就好像是含了乒乓球在嘴里一样,然后再使劲含到喉咙里。

  我看得满脑袋都是嫉妒与兴奋的感觉,嫉妒嫉妒他能娶到这么一个女人。

  我睁大眼睛瞧着两人在我面前上演的活电影,深怕漏掉任何一个镜头。

  裤裆里的马老二更是硬得发疼,恨不得也冲进去,把马老二塞进儿媳的嘴里。

  她的脑袋飞快的上下套弄着,每次都把儿子的家伙吞进喉咙,吐出的时候,嘴唇紧紧地根部一直到枪头吮吸着从,爽得儿子不断的张着嘴大口喘气。

  含了一会儿后,儿媳就把那玩意吐出来,娇媚的摇了摇那丰盈的大屁股:“老公,你快干我好不好?让我再喊爸爸……”

  儿子明显犹豫了下:“爸夜跑还没回来,万一待会儿他发现了……”

  “爸没那么快回来的……我想要了。”儿媳有些着急的一把把他推到床上,然后跨坐在儿子的身上,一手扶着儿子的家伙,一边缓缓坐下来……一坐下来,她就拼命的上下套弄,那双丰乳在我的眼前晃动不停,晃得我差点都眼花。

  我没想到,表面上端庄贤惠的儿媳私底下居然会是这么一副样子,紧绷的短裤压迫得马老二无比难受,想让我有种想要拉开拉链手动解决的想法。

  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我和她身下的儿子,儿子疯狂的挺动着下身,把她都颠了起来,那玩意突然从儿媳那毛发浓密的秘处滑了出来。

  她赶快用手的抓住儿子的家伙,对准她的秘处塞。

  然后满足的哦了一声:“哦……坏鸟鸟你想跑哪去,快到姐姐这里来!”

  我看得浑身都是欲火,烧得我整个人几乎都要燃爆。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儿媳骚媚的样子,刺激得我热血沸腾,内心的燥热如同高温火焰一样。

  “老公,玥玥现在……骚洞洞里面又酸……又痒……你再用力点嘛……骚玥玥的水出来了……”儿媳一声长长的娇吟,娇躯被儿子顶得乱颤,俏脸一片绯红,秀发乱飞,几缕头发因为汗水的原因紧贴在脸上。

  我被她现在这幅娇媚浪荡的样子刺激得血脉奔腾,裤裆里的马老二硬热如烧红的铁条,不泄不快。

  恨不得现在就脱下裤子来,我就这样躲在外面,瞪大了眼睛朝着里面看去,恨不得冲进去把我的家伙也插到儿媳的身体里。

  如此观音坐莲的姿势百来下后,儿媳忽而道:“老公,我们换个姿势再干一次吧……”

  儿子似乎有些犹豫:“爸可能要回来了,不如我们……”

  “不要嘛……”儿媳嘟着嘴说了一声,然后从儿子的身上起来,屈膝趴在床上,翘臀抬高,然后扭头,一脸娇媚的模样跟儿子道:“老公,来,继续干我这浪荡的……小母狗……”

  她此时这幅骚浪的样子,让我恨不得进去代替儿子,好好的安慰她一番。

  儿子怒吼一声,趴在儿媳的后面,气喘吁吁的疯狂进攻起来。

  房间里这时候只剩下儿媳发出的娇吟声和儿媳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不停摇动的床脚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吱吱噪音。

  我看得欲血贲张,呼吸也变得哼哧哼哧的粗重……

第二章 走错房间

  可是没一会儿后,儿子就突然道:“我……我要来了……”

  “老公……你再等一下嘛……”

  儿媳的话还没说完,儿子就身子一阵哆嗦,子孙悉数发射出去,然后把软巴巴的家伙褪出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老婆,我这几天可能有些累了……”儿子歉意的道。

  儿媳眼神里闪过一抹幽怨,不过却轻声道:“没事,你好好休息吧。”

  我没想到儿子居然这么不行,不过现在也没什么看头,于是我强忍着胯下难受的老二回到门口,然后大声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儿子的房间里瞬间没了声音,我也不管他们会不会起来,当即就快步冲进浴室里,快速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花洒。

  “哗啦啦……”

  花洒的水珠疯狂的冲刷着我身上的肌肉,尽管我已经四十多,但完全没有年老松弛的现象,胯下的长枪依旧霸气十足。

  我拿着一条儿媳没来得及洗的黑色蕾丝小裤衩裹在马老二上上下摩擦,脑子里浮现儿媳刚才的表现,真的没想到她私底下会是这个样子。

  操!

  我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声,一想到儿媳的那个样子,下面的兄弟就兴奋得直乱跳。

  尤其是看到她被儿子压在身下狠干时不住扭动的腰臀和那一声声勾魂的叫床声,让我几乎恨不得把苏玥扒光,然后用舌头舔遍她的全身。

  舔得她哭出来叫爸爸,然后再彻彻底底的把她干个遍。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加快套弄的速度,仿佛儿媳真的在自己身下一样,身子一阵哆嗦,子弹全部发射在黑色的蕾丝小内内上。

  等巅峰褪去,我快速的又冲洗了下,把儿媳的小内内扔回衣物筐里。

  回到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好久,依然没有半点的睡意,满脑袋都是儿媳刚才的样子和她美艳动人的娇躯。

  一直到了半夜,我依旧还是清醒的,忍不住起来抽了根烟。

  才刚把烟头熄灭躺回床上,房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我居然发现是儿媳苏玥,而且她还是光着身子进来的……此时,我浑身上下就一条大裤衩,硕大的马老二依旧在裤裆里硬邦邦的。

  看来儿媳这般进来,我脑袋里瞬间嗡的一炸。

  她看起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如果我此时叫醒她的话,说不定两个人都会极为尴尬。

  我好不容易才平缓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心里的那股燥热很快又冒出来。

  我我一眼不眨的,贪婪的看着儿媳这诱人至极的酮体,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好像是已经舔在了她的身上。

  胯下的马老二又变得更加的坚硬,让我恨不得掏出来好好的发泄一番。

  一个寂寞的老男人,突然看到这么诱人的俏佳人,我觉得我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充满了欲求,恨不得把她压在身子,舔得她叫爸爸。

  可她却是我的儿媳,可怕的欲望和这种别样的刺激在我的身体里来回肆虐。

  儿媳一爬上床,身子就紧贴在我身上,小手伸到我的两腿中间,隔着轻轻的搓揉我的大兄弟,然后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老公……”

  我心里不禁暗道,可能是她走错了房间,把我当成儿子,我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心里不由一阵慌乱。

  尽管我很想把她压在身下,让我粗大的家伙在她粉嫩的桃花洞里横飞直撞的。

  这一刻,我却又有些惊慌,毕竟她是我儿媳,而且儿子就睡在隔壁。

  可是儿媳却紧紧抱住我的腰,把自己柔软的雪峰紧紧贴在我的身子上,那对硕大的肉弹如同一大团棉花一样,让我感觉一阵柔软。

  儿媳一边继续隔着裤子揉搓我的大兄弟,一边迷迷糊糊的道:

  “老公……我想要了……”

  她的眼睛一直紧闭着,小手却把我的裤衩给褪了下来,接着又迅速握住我的大兄弟。

  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心头怦怦乱跳,欲焰高炙,在儿媳小手里的家伙越发的膨胀,真想抱着她那性感的胴体,狠狠把我体内的欲火释放出去。

  她的手掌温柔的来回撸动粗壮的大兄弟,手指尖还不时滑过枪头上的眼子,然后又延伸到大兄弟的中央和根部,最后落在硕大的弹药库上,轻柔地揉捏。

  随着在她的玉手不断抚摸,大兄弟变得更加雄壮。

  这疯狂的举动差点让我失去理智,火气越烧越旺,身体跟着一哆嗦。

  她搂着我的身子,小手恣意的在我的身上到处游走,攻击着我的理智,挑逗我的情欲。

  “老公,我要亲亲……”

  她炙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鲜红的樱桃小嘴在我脸上四处吻着,把我吻得神情恍惚,灵魂跟着颤抖起来,然后落在我嘴唇上。

第三章 看直了眼

  我的心脏砰砰砰的拼命跳动,嘴唇却变得僵硬。

  儿媳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性,让我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

  而且她呼出的热气似乎还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我终于碰到了儿媳的樱桃小嘴!

  这种感觉让我瞬间无比兴奋,不由双腿绷直,大兄弟也憋得一阵乱动!

  “老公……人家想吃你的小舌头……”她伸出那两条柔软无骨的粉臂搂在我的脖子上,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在我的耳边轻声呢喃。

  本来我就情火高涨,现在被她这番撩拨,我的理智也离我远去,我的心跳竟然莫名的加快很多,内心更是隐隐有一种渴望。

  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般挑逗过,再加上手法不但熟练,而且挑逗我的还是我的美女儿媳,这种异常刺激的感觉竟然让我忍不住有一种叫出来的冲动。

  真的是又爽又舒服,而且还够刺激……

  就在我有些犹豫时,儿媳灵活的小舌头就已经伸进我嘴里,先是在我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我的舌头缠在一起。

  舌尖也在我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

  我的双手开始情不自禁的搂住儿媳的娇躯,刚一碰触,我几乎都要喷射出来!

  我现在终于抱到这具令我垂涎的娇躯了!

  儿媳玉体颤抖,美目闭得紧紧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我抱得更紧,小嘴离开我的嘴唇,然后在我耳边呢喃着道:“骚玥玥想要了……”

  她那挺挺的饱满涨鼓鼓的一对山峰紧贴在我身上磨擦,我几乎能感觉到峰顶的相思豆已经挺立起来……我爽得差点就要叫了出来,感觉好似有一道电流袭过自己全身一样,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的魂儿都要飞出来。

  这可是自己的儿媳,我们可是禁忌上的关系,可是这种尴尬又亲切的感觉又让我备受刺激,仅仅是这么一下,我都有一种喷发的感觉。

  看着怀里儿媳这白花花微透着红晕的酮体,我几乎都要看直了眼。

  “来嘛……骚玥玥下面湿湿了……”儿媳双腿夹住我的大腿,并在上面来回磨蹭,柔软的毛发时不时拂过我的肌肉。

  听着她这勾魂的娇吟声,我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情不自禁的伸出布满老茧的大手继续在她丰满浑圆的山峰温柔的抚摸着。

  可就在此时,儿媳突然翘起屁股往床位缩去,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埋头在我的两腿之间,小嘴张大,把我我搏动硬挺的大兄弟含在嘴里,灵活的舌头在枪头附近来回舔动。

  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描述自己现在的感受,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只知道马老二在儿媳的口腔里变得更大的膨胀。

  儿媳吸吮的声音很大,声音充斥整个房间。

  她的右手紧紧地握住我大兄弟的根部,同时用力来回套弄,配合着嘴巴的动作,给以我强烈的刺激,让我爽得几乎都要昏过来。

  儿媳双手抱紧我,俏脸贴在勃起的大兄弟上,同时还是不是伸出舌头舔硕大的枪头。

  受到儿媳这浪荡的举动,以及大兄弟被她含住的刺激感,我差点都要叫了出来,灵魂颤抖个不停,然后慢慢飘出我的身体。

  儿媳的唇舌在跨下吸吮的甜美触感,使我忍不住扭动屁股,想要更加的深入一下。

  她的小手握住大兄弟根部,一下便把我的大兄弟吞入嘴里,开始用唇舌和上顎刺激大兄弟。

  想到自己的大兄弟此刻就在我垂涎的儿媳的嘴里时,我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充斥着欲火!

  儿媳口舌给我的强烈快感,使我的身体积极的反应,全身僵硬的颤抖。

  “老公,你大鸟真好吃……骚玥玥下面也想吃了……”她喃喃的说着,然后把整个大兄弟吞在嘴里死命的用力吸吮。

  可是我仍觉不过瘾,这美艳的小嘴,就算是插一辈子估计都插不够。

  我的心跳越发的加速,呼吸变得无比粗重,大手忍不住游走至她光滑的小腹,伸到她的两腿之间,在我梦寐以求的秘处上轻抚。

  才刚一碰触,我就发现她的秘处早已洪水泛滥,手指瞬间就被这洪水打湿,一手都是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汁液……

第四章 疯狂的念头

  轻轻在那让人神魂颠倒的缝隙上一抹,她就情不自禁的扭动臀部,大概是渴望高射炮一般的马老二进攻。

  “老公……我……好痒……”

  她这迷迷糊糊的脚印上,刺激得我原始野性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欲火烧得更加旺盛,那老二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马老二对准入口,紧接着就是用力一挺!

  “哦……”

  可能是因为马老二太大的缘故,居然让儿媳不禁哼一声。

  我急忙搂紧她,在她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口,可是却不敢说话,怕把她清醒过来。

  我那钢铁般的马老二,在我渴望至极的缝隙里里来回冲刺。

  也许是结婚没有多长的原因,这里面竟紧得跟婴儿小嘴一样。

  这久违的爽感让我的神经逐渐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知道本能般的进攻着,全然忘记身下的女人是我的儿媳。

  随着我进攻速度的加快,儿媳的娇吟声也跟着加大:

  “好深……老公……你的鸟儿好大好大……我都要吃不下了……”

  “老公……你的鸟鸟插得好深……”

  每当我深深攻入时,她就跟着哼唧一声,雪白的屁股左右摇晃着,连带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我进攻的频率不停的上下波动着。

  她这个浪荡的反应更激发我的性欲。

  没想到儿媳居然连在睡梦中都是这么的骚浪,我要干死她!

  “爽……爽死我了……老公……再快一点……干死骚玥玥吧……”

  我的腰肢就像是装了马达一样,完全不知道疲惫的进攻着,那种紧实的爽感让我浑身上下的毛孔全部打开。

  如此百来下的进攻后,儿媳仍然没有醒来的意思。

  我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干脆将她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

  马老二再次开始猛烈打击,枪头不停地碰到花心里的嫩肉上,这爽到灵魂的感觉让我就好像是全身触电一般。

  我一边发了疯似的进攻,一边不停地揉搓她早已变硬的相思豆和富有弹性的山峰。

  儿媳几乎要失去知觉一般,眼睛睁也不睁,唯独小嘴张大,下颌微微颤抖,不停发出浪荡的娇吟声。

  “啊,不行了……不行了……骚玥玥真的爽死了……”

  不多时,她的全身就骤然绷紧得挺了起来,我知道这是高朝来时的征兆,脑袋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山峰不停的抖动着。

  “爽……妹妹下面爽死了……”

  “我还想要……我想要上天……”

  我就跟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将依旧坚硬的马老二退出来,然后把她翻了个身,让她四肢着地采取趴着的姿势。

  儿媳的脑袋趴在枕头上,双手抓着床单,小嘴哼哼唧唧的娇吟个不停,我的马老二又从后方插了进去。

  我插入后就不停改着马老二的角度而旋转着。

  “亲亲……我要上天了……我要……”

  “好……快……再快……妹妹里面好难受……”

  这是我十多年来再次碰到女人,尤其还是自己的儿媳,一股异样的快感在我体内肆虐。

  我一手扶着儿媳的翘臀,不停的进攻,一手在她充血的肉粒上爱抚。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激,让她女人原始的欲望也暴发出来。

  她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想要得到更加舒坦的爽感,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浪荡的娇吟声:

  “妹妹要……让你干死了……骚洞洞要被你日穿了……”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不断刺激她柔嫩诱人的秘处,在我大力的开垦下,她的秘处开始一阵蠕动,花心里的嫩肉不断的夹紧马老二。

  我用力进攻着,儿媳的下体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胸前的山峰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在空气里滑过一道道划线。

  看得我几乎都要眼花缭乱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断的涌来。

  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之下,她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秘处不断的收缩着,张开嘴:“哦,我要来了……骚宝宝要高朝了……再快点……不要停啊……”

  娇吟声几乎都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哀求,看来儿子平日也没怎么能满足她。

  “来了……宝宝来了……”她长长的一声吟叫,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秘处也跟着紧紧收缩起来,夹得马老二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第五章 现在该怎么办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

  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马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马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马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翘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爽死了……骚母狗爽死了……”

  在马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

  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马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马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

  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

  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

  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

  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

  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

  还是说她……

  见到我不说话,苏玥又轻轻喊了一声:“爸……”

  “哎,我出来跑步了。”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苏玥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我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努力平复了情绪,这才迈步走进屋里。

  刚走进屋里,就看到儿媳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一看到她,我竟有些慌乱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突然发现儿媳脸色没有异色,一切如常。

  “早餐我买回来了,你……先吃吧。”我居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随口说了一声。

  “好。”儿媳答应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地,俏脸一下子红个彻底,连忙起身,低下头装作整理衣服。

  “爸,我收拾一下就来。”

  “那好,我先去冲个凉。”说完,我就匆匆走开了。

  回到房间里,发现床上的被单居然都收拾干净了,屋里也没有任何的异味,看来儿媳还真是发现了什么。

  现在改怎么办?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