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杨姨在一起的那些年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由网络作者桃扇骨所著,小说

发布时间:2019-02-18 12:09

与杨姨在一起的那些年全文

与杨姨在一起的那些年全文阅读

  与杨姨在一起的那些年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由网络作者桃扇骨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江晓成刘芊芊杨姨。全文讲述的是江晓成出身于农村,一直被人看不起,可在他的身边一直有大他十岁的杨姨陪着。但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江晓成会迷失,还是会和杨姨相守一生呢?
  我用手按住胸口,努力平复,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一整个夜晚,浑身都像是长了刺一般,翻来覆去,直到黑夜渐渐淡去,我才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我做了一个很甜的梦,梦里,学校的校花牵着我的手在对我笑,说她喜欢我,还在学校的主席台当中拥吻我。
  我的脸红的要炸开,跪地向她求婚,她红着脸没有说话转头就跑,我大步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按在身下……刚要去吻她,一只手就把我推醒,我迷迷糊糊向上看,是杨姨温柔的脸。
  “瘦娃,这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知不知道再晚一点,你又要去学校罚站了?”
  杨姨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拉我起床,可要知道,现在杨姨跟我的力气悬殊不是一点点,我成心不想起,杨姨是奈何不了我的。
  我甩开杨姨的手,蒙着头,无理取闹朝她喊,“我不起,除非抱我一下。”
  杨姨敲了下我脑门,最开始只是坐在我床边推我,然后不搭理我,直到看最终奈何不了我了,才拉开被子,给了我一个大拥抱。
  我嘴角瞬间咧开一道灿烂的笑容,像是得到昨晚的满足,一个激灵爬起身,穿好衣服跟杨姨去客厅吃早饭。

第一章 女人村的往事

  听杨姨说,我父母去世的那年,我正在女人村的海边玩,结果海面突然卷起大浪,我父母连人带渔船被大水冲走了,我吓得直哭,她看我可怜就把我带回家里。

  女人村其实原本叫渔民新村,只不过因为那年,海面突卷大浪,导致大部分打鱼的男人都为此失去生命,村民觉得渔民新村不吉利,就慢慢改为女人村。

  我童年的回忆,当然也少不了被这些女人挑逗。

  杨姨不跟其他女人一样,她是从城里转来女人村帮忙的,很漂亮,对于杨姨,我非常尊重她,不止是收留了我那么简单,还有她的行事作风。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杨姨身上的小秘密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是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下山的途中看到一个女人包裹的很严实,直奔山头跑去。

  好奇跟上去,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杨姨。

  下午山里阴,很少有人挑这个时间来山头玩,我不知道杨姨为什么会出现。

  躲在大石头后,我看到她提着一个大袋子,在一旁搬石头,她的动作很迅速,选好石头蹲下身,从大袋子里掏出一个木棒子,放到坑里,就搬起石头压住了木棒子,然后还用脚压了压,做完这一切,就张兮兮的跑下了山。

  我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等杨姨走后,就搬开了那块石头想要看个究竟,以为她埋了个古董,可伸手摸才明白,这根本不是木棒子,而是……一个仿真暧昧棒。

  它很柔软,跟人的皮肤一样有弹性。

  我难以控制的叫出声,又好笑又好奇的盯着这个东西,从来没想过这个跟杨姨扯上关系。

  故意在外面多逗留了一阵子,直到天黑了,我才回家,过程中一直不敢抬头看杨姨,更不敢说话,匆匆吃了点东西,就上床躺下了。

  在被窝里,我从枕头底拿出那根暧昧棒,用手轻轻摸索着,脑海出现多个疑问,这个女人村里,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商店,哪来的这玩意。

  迫于强大的好奇心,我真恨不得直接跑到杨姨的房间里看看她在做什么,但是杨姨有睡觉关门的习惯,我也只能躲在被里幻想。

  从我记事以来,杨姨就对我很宠溺,我的要求她从来不会拒绝。

  小时候,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的脸,柔软又清香,亲在上面特别舒服。

  晚上我被她搂着睡觉,趁她不注意总会亲上一口,开始杨姨还会热情的回应我,但是当我十二岁那年,她却突然开始对我疏离了。

  我以为杨姨讨厌我了,也打定主意不理她,可是杨姨好像明白我的心思,每到这时候,都会拿一碗烧肉,放到我眼前,嘴里咯咯笑着“瘦娃,想吃肉就听话,如果淘气,这个肉就我都吃了。”

  我只得抱着杨姨,对她百般讨好。

  村里穷,能吃上肉很让人羡慕。

  我窝进杨姨怀里,闻着她身上的清香,与她吃下一碗肉,感觉特别的幸福。

  我十二岁以后,就完全没有父母的印象,脑海里只有杨姨。

  杨姨她其实只比我大八岁,只不过因为辈分的关系,我不得已才这么叫她。

  五岁开始我就一直跟在杨姨身边,十二岁的时候心里才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由于杨姨身材太美好,每晚睡觉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摸她的身体,感受着滑嫩嫩的皮肤,心里会有一种异样的反应。

  那时候我还不懂得男女之事,但就是莫名的对杨姨身体好奇。

  想着趁她睡着了,好好研究下她的身体,特别是那对凸起的双峰,一定要摸个够。

  有一次杨姨睡的很熟,不管怎么亲她抱她都没有醒,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脱掉杨姨的内内。

  杨姨的上衣很肥大,只要轻松一扯,就能掉下来,可是因为我太紧张,又不得要领,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我大喘着粗气,只能坐在枕边,对着半露的胸前看,这种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由于我咽口水声音太大,杨姨睁开了眼睛,她拧亮灯泡,差异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胸前的凌乱,顿时明白了,伸手就给了我脑门重重一掌。

  “瘦娃,你想干什么?不好好学习,竟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低下头,半天没啃声,视线只是垂到杨姨的胸口。

  杨姨抄过枕边一张被子急忙裹在身上,转回头,房间灯很暗,可我还是清晰看到杨姨眼圈泛红了。

  从那天起,杨姨就不让我跟她一起睡,而是在隔壁搭了一张小床给我。

  她似乎对我很失望,一段日子里都不跟我说话,不管我做错什么也不打骂我,我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正想着怎么样跟她和解,一件事的出现打破了僵局。

  那是一天中午我回家吃饭,路过村头,看到杨姨被几个粗汉往一座茅草屋里拽,发现事情不妙,就跟在后面。

  果不其然,那几个粗汉是村外的痞子,他们在村里强奸妇女无数,这次一定是相中了杨姨的美貌,想趁机办了她。

  我顺着门外,看到杨姨在床上拼命挣扎,那几个粗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一人一手按住杨姨,就捆住她的手脚。

  其中一个黄毛粗汉,恶狠狠的笑了笑,伸手甩了杨姨一巴掌,揪起她的下巴说道。

  “你最好老实点,要不然我就让你光着屁股从这里出去!让全村人都好好认识认识你!”

  紧接着,其他身后几个粗汉也走了上前,拿着棍子对着杨姨一阵恐吓。

  我躲在门后,浑身都出汗了,因为这几个人我知道,他们在村外可是出了名的凶狠,要是冒然闯进,不但救不了杨姨自己也会搭进性命。

  正犹豫不决,其中一个年长粗汉,骑在杨姨身上,猛地撕裂她的衣服。

  杨姨痛苦的尖叫,胸前露出一大片娇嫩的雪白……

第二章 杨姨卧室洗澡

  我寻思不好,也不管那么多,拔腿跑出茅屋,就冲着村外大喊,“来人呐,外村的老粗们欺负杨姨了。”

  中午正值人最多的时候,我刚喊出声,就有一大批村民拿着锅铲和锄头跑了出来,被我带进茅屋。

  杨姨这才得救了。

  我跑上床,紧紧拥住杨姨,她的身子在发颤,我像她以前安慰我一样安慰她,她没有推开我,而是抱住我,大哭。

  我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能再让杨姨受委屈。

  从这件事以后,杨姨不再对我冷漠,又恢复到了从前,我去摸她亲她,她也不推开我,只是到了晚上要分房睡。

  我虽然心里还有点失落,但也开始理解杨姨,杨姨家后院有很多木桩,为了让身体更强大,我开始利用木桩锻炼体格。

  在学校里,也是经常找人打架,以此来增加自己的格斗经验,我那时天真的以为,只要拥有了这些,我就可以变成一个强者。

  老师把杨姨叫到学校,让杨姨对我多加管教,那天放学以后,杨姨不给我饭吃,只是用木棍狠狠的抽打我,听到她隐约的哭声,我知道这是伤了她的心。

  之后一段时间,为了弥补杨姨,我都在认真上课,但随着慢慢淡忘,我又开始了打架,这次我完全放开了打,把同学打的哭爹喊娘。

  很快,我就收获了一帮好朋友。

  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只是大部分都是说女人。

  之后,一个有钱的同学,从城里托人买了些录像带,我们改为坐在电视剧旁研究女人构造。

  虽说都是只纸上谈兵,但依旧会觉得满足。

  杨姨毕竟是女人,家里的活多,也不再管我,

  就由我自己放纵……

  往事历历在目,但是今天却让我看到杨姨的这一面。

  想到美丽纯洁的杨姨,拿着暧昧棒在深夜高涨,我的心就不停的狂跳。

  最终,在欲望的驱使下,我攥紧暧昧棒,跑到后院外的外窗下。

  窗户都是透明的,就算在夜深也可以看的显而易见,为了不被发现,我戴了顶大草帽,半蹲在木凳子上,本以为杨姨早该睡着了,却发现她的台灯还亮着!

  三小时前,杨姨就说要睡觉,我更加确定其中有问题。

  慢慢的贴近窗户,我看到杨姨坐在床上,脚边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白色水蒸气一股股环绕在她身边,好像仙女。

  她伸手试了试水桶里的温度,双手一撩,缓缓褪去了衣服,走进木盆……昏暗的灯光下,杨姨的身体淡出一抹粉红色的光芒,让我难以控制的激情瞬间迸发到了胸腔。

  杨姨那对巨乳我早就知道,是我从小最爱摸的地方,但是真的看到了,却又不得不让我这个懵懂的少年惊慌又失措。

  杨姨弯下腰,整个身子弓起一条弧线,她用长长的手臂撩动着水,浇在身上,慢慢转动,整个后臀暴露在我面前。

  我脸一阵烧红,额头清晰感觉有汗滴渗出。

  不得不说,杨姨是我见过最性感丰满的女人,就算到若干年回忆起来,仍会让我有种说不出的触动。

  随着水蒸气的不断上升,杨姨将半个身子埋在了水桶之中,拿起一块毛巾,在身上缓慢的擦拭着,就像不是在洗澡,而是在冲刷一件艺术品。

  我看的口干舌燥,恨不得下一秒就打破窗户,真正的伸手去触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姨终于从木盆站起,赤裸的正对着我,屋里的水气混合着她身上若隐若现的水珠,形成一副美丽的幻影,看的我忍不住的咽口水。

  眼神一路跟随杨姨的一举一动,正要深入仔细观察一番,杨姨突然就转身坐到床上,穿上了那件肥大衣,把自己包裹进了被子里。

  灯光霍然熄灭,我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猛地栽倒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听到房间里有走路的声音,为了不被杨姨发现,我一溜小跑跑到了床上躺下,把自己严严实实缩到被子里。

  我用手按住胸口,努力平复,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一整个夜晚,浑身都像是长了刺一般,翻来覆去,直到黑夜渐渐淡去,我才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我做了一个很甜的梦,梦里,学校的校花牵着我的手在对我笑,说她喜欢我,还在学校的主席台当中拥吻我。

  我的脸红的要炸开,跪地向她求婚,她红着脸没有说话转头就跑,我大步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按在身下……刚要去吻她,一只手就把我推醒,我迷迷糊糊向上看,是杨姨温柔的脸。

  “瘦娃,这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知不知道再晚一点,你又要去学校罚站了?”

  杨姨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拉我起床,可要知道,现在杨姨跟我的力气悬殊不是一点点,我成心不想起,杨姨是奈何不了我的。

  我甩开杨姨的手,蒙着头,无理取闹朝她喊,“我不起,除非抱我一下。”

  杨姨敲了下我脑门,最开始只是坐在我床边推我,然后不搭理我,直到看最终奈何不了我了,才拉开被子,给了我一个大拥抱。

  我嘴角瞬间咧开一道灿烂的笑容,像是得到昨晚的满足,一个激灵爬起身,穿好衣服跟杨姨去客厅吃早饭。

  下床那刻,还不忘伸手在杨姨圆润的肥臀摸上一把。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每次都要胡思乱想半天。

  杨姨注意到我的不安分,红着俏脸,瞪了我一眼,怒道,“瘦娃,你又要干什么?”

  “杨姨,你放心,我可没有想那些,只是手不小心滑到了。”

  我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杨姨这才不吭声了,扭着好看的臀部去厨房端饭了。

  看着杨姨去厨房的背影,我瞬间涌上一股念头,要是以后她当我媳妇儿该多好。

  吃过饭,杨姨在院子里收拾打扫,我就坐在门口的板凳上,一边看着她一边写作业。

  她的胸前随着扫帚一动一动,让我又忍不住想起,昨晚在木盆里那具性感曼妙的身姿,一下子沉迷了进去。

  “瘦娃,我去干活了,待会去学校好好听老师的话,别打架。”

  说话间,大门咣一声关闭。

第三章 麦田遇糗事

  我才猛地清醒过来,恍惚看着大门,发现杨姨早就离开了。

  长叹一口气,杨姨一走要到天黑才能回来,她不在我也待不下去,索性扔下书本,跑出去找同村小伙伴玩到近天黑,直到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回家推着杨姨新给我买的自行车,往学校出发。

  乡间小路全是坑坑洼洼,自行车车轮在直打晃,我扶着杨姨给我准备的半袋大米,更是走的小心翼翼了些。

  眼看上完最后一个坡就要到顶了,我也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就在这时候自行车突然发出噗嗤一声响,不动了。

  我蹲下身检查,发现竟是一根铁钉,杵在正中央,正好扎过我的车轮。

  “谁那么不长眼!把铁钉扔在这种地方,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我气的朝地上踹了一脚。

  离镇上中学还有一大段距离,难道剩下的路要两条腿走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比百灵鸟还好听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这?再不走的话,看班主任不杀了你才怪。”

  我闻声抬起头,重舒了一口气,瞬间感觉希望终于来了。

  “芊芊,我自行车爆胎了,要不然你带我一程吧。”

  我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冲我坏笑的女孩。

  这个女孩叫刘芊芊,是村长的女儿,平时大大咧咧的,跟我也都是兄弟相称,因为学习很好,所以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学校的学习委员。

  话还没说完,刘芊芊就不加思考甩开我,抓着自行车朝我冷哼了声,“现在知道求我了,前几天好像某人还要痛打我一顿那。”

  她的话瞬间让我有点懵,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原来又是为了前几天我误会她偷我手环的事,为此她已经让我道歉不下三百遍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又要拿这个说事。

  “刘芊芊班长,我真的已经深刻认识到错误了,到了学校你怎么惩罚我都行,现在就帮帮我吧。”

  我合起手一边向她求饶,一边说好听的,就差给她跪下了,终于我看到刘芊芊眼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感觉有戏,果不然下一秒她撇着脸哼了声道,“上来吧。”

  可是我哪敢让她骑车,为了安全考虑,最终换成我载她。

  路过学校要经过一大片麦子地,这块路不好走,我自愿下车推着刘芊芊。

  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

  我像是丢了魂一般,不顾车上刘芊芊的叫喊,就走进麦地里。

  “林安庆,怎么那么巧?在这里见到你?”

  我蹑手蹑脚站到这个在发呆的女孩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算是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长的娇小可人,因为家里没钱,就退学下地干活了,说起来挺可惜的。

  她一愣,额了声,迟疑了一会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今天活干完了,就出来散散心,倒是你,怎么现在还不上课?”

  林安庆说这个,我瞬间想到自行车还在路边,就一阵心烦,想把自行车坏了的经过跟她说一遍。

  突然身后一阵剧烈晃动,我猛地被脚下的麦子绊倒在地,林安庆或是被我吓到了,赶紧趴到我身边扶我。

  也就在这个空档,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声,“这里保险吗?”这是女人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方心吧,这里离村里够远,不会有人来的,亲爱的,我真是想死你了。”

  说话间,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黑夜里我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脸,男的是村头大汉儿子黄有为,女的就是女人村刚死掉的王大成媳妇陈爱霞。

  王大成一直是靠扑鱼为生,因为这次巨浪,他死于海中,陈爱霞也就变成了寡妇。

  黄有为摸着陈爱霞的身体,猛地抱住她,把她压在身下,就开始疯狂的啃咬,好像多年没见过女人一样。

  林安庆看到这一幕,浑身吓得发抖,害怕她叫出声,我俯身压住她的身子,对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别出声,林安庆依旧是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麦地两人,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黄有为快速拖去陈爱霞的裤子,就骑在她身上开始动,压抑的陈爱霞闷声连连,接下去的时间两人越战越激烈,要把麦地给冲破了。

  我跟林安庆在一旁尴尬的要死,特别是林安庆捂住脸不敢看,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声,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过了会儿,估摸两人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陈爱霞一声尖叫,猛地停止了这一切。

  我看到她跟黄有为翻了个身,趴在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黄有为顿时吓得脸发白,提上裤子就小跑跑走了。

  我张大嘴着实佩服,小时候我就听说陈爱霞的风流史,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好奇心作怪,想去问问陈爱霞的秘诀,但迫于林安庆一直拽着我,还是赶紧走了。

  刚走到麦田口,就被刘芊芊挡下,她言语不善的指着林安庆喊,“是不是因为她把我给扔下了?”

  我这才想起刘芊芊还在,害怕刘芊芊一生气迁怒林安庆,赶紧把林安庆推开,让她赶紧回家。

  直到她走了之后,我才开始一边装傻子,劝起刘芊芊来,“芊芊,那么晚了,我们两个人也够可怕的,快点回学校吧。”

  边说着我一边拉她的手,把她带上后座,可话音未落,她就一把甩开我,指着我让我别逃避责任,并告诉我不用去学校了,让我跟她到一个地方。

  我很无语,但迫于刚才有错在先,只能跟着她走到了学校的后山。

  夜晚的山里幽深又诡异,跟她坐在石头座上,一会儿就感到浑身发毛,看她一句话也不说,我渐渐耐不住了,哆嗦着问道。

  “刘芊芊,你要惩罚我也不用这样吧?再说,我不是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至于拿着我的生命开玩笑吗?这样的话你也没有保障不是?”

第四章 欲昏欲醉的一晚

  说话间,试图拉她回家,却又一次被她甩开,她转身白了我一眼,似乎更加生气了。

  “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看你玩的挺欢。”

  我看着她,竟一时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刘芊芊哼了声,转身朝山顶走去。

  那么大晚上的,我想回家,却又不能丢下她一个女孩离开,只能跟在她后面。

  不知不觉走到山顶,刘芊芊突然转回头,冲我喊道,“你不是要回去吗?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能怎么说,只能昧着良心说一句,“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大晚上的你要是遇到个歹徒该怎么办?我当然要保护你。”

  哪知刘芊芊噗嗤的笑出声,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刘芊芊做事一项不计后果,身后就是山崖,我赶紧向她求饶,她没有理会我,挑起我的下巴,就突如其来的问了我一句是真的吗?

  我迟迟反应不过来,她生气的把我推到地上,掐腰怒道,“你们男生就会骗女孩的心。”

  瞬间我好像恍然大悟了,为了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我也拼了,爬起身就一把抱住刘芊芊,将她狠狠拥入怀中。

  她发疯似的打骂我,我很快就被打的浑身青紫,可是憋着一股劲,我还是没撒手,终于她打累了,瘫倒在我身上。

  趁她喘粗气的空闲,我也成功把她带下山,出了山口,我也不愿意理她,背起杨姨给我的半袋大米向学校走。

  没走几步,她又跑上前拦住我,表情还是不依不饶的,这时我真的受不了了,甩下大米,就问她还想怎么样。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刘芊芊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我面前,一伸手抱住了我,她的身体很香,让我有一瞬间的晃神。

  “瘦娃,你喜欢过我吗?”

  她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羞涩,让我顿时哑住了,突如其来的啊了声。

  似乎是看我没有拒绝她,刘芊芊反手抱的我更紧了。

  “瘦娃,反正我就跟你说了吧,我一直都喜欢你,如果你也愿意,那我们成年了就结婚,我不要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了。”

  我以为刘芊芊在开玩笑,我们那么多年一直都是死党,是兄弟。

  我用力拉开刘芊芊,让她不要再闹了。

  她反倒抬脚把我踢到地上,压住我就亲,她吻的很疯狂,让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推开她,“刘芊芊,你干什么?”

  比起生气,我更多是惊讶,刘芊芊从来也没说过喜欢我啊。

  “瘦娃我,我想你要我,就跟亲杨姨一样对我就行。”

  刘芊芊红着脸,衣裳半露的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我。

  我顿时有些懵,她竟然知道我跟杨姨的事,似是看我不说话,她又凑到我身边,这次她直接弯腰,把胸前的风光都暴露了出来。

  一瞬间,我下面有了反应,手脚开始不听使唤了,我尝试性的一把抱住她,伸手抓住了她的胸口。

  刘芊芊没有拒绝,反而叫声连连的喊我快点。

  我也是得到了动力,脱掉外套,就趴到刘芊芊身上。

  她身上很香,跟杨姨不同,是少女未熟的香味,感觉到身下的刘芊芊已经有些欲昏欲醉了,我学着录像上的做法一点点的拖去她的衣服。

  下身已经不能控制,正打算来个大解放,周围几盏灯突然亮了。

  迎面传来保管室大爷的喊话,“干嘛呢,干嘛呢,不好好上课在学校门口干这些事?小小年纪我真替你们丢你,哪个班的?我给你们班主任通报,开除你们!”

  这个大爷出了名的不好说话,我也来不及穿衣服,拉起刘芊芊就跑。

  我倒是没什么,她可是班干部,不能毁在我的手里。

  我拿着衣服,拉着刘芊芊,跑的都要岔气了,最终躲过一劫。

  刘芊芊是有钱人,晚上我就跟她在一家私人旅店睡了一宿,当然也少不了那方面,一晚上她都尖叫不断,别提多痛快。

  我也是第一次品尝到男女之事的乐趣。

  第二天早上为了躲避保管室张大爷,我们很早溜进学校,之后的几天,刘芊芊都是对我很殷勤,故意讨好我。

  而经过那次事后,我都是刻意跟她保持距离,不跟她说话,因为每次说话都忍不住想摸她一把,在学校又不行,会把我憋出病来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个星期,我等不及的就往家跑。

  这么多天没见,还真是想杨姨了。

  扔下书包,就对着院子大喊,可是找了一圈都没看到杨姨的影子。

  以为杨姨出去干活了,正打算出去玩,一个细微的声音引起我的注意,我顺着门缝轻轻的拉开门,这才发现杨姨是睡着了。

  她没有穿衣服,只是用单薄的被单搭在身上,被单是透明的,都能清楚的看到身下白皙的长腿还有胸前的丰满。

  我咽了口口水,顿时又想那晚跟刘芊芊的刺激,下身忍不住有了反应。

  伸手用力晃了晃杨姨,她睡的很熟怎么也叫不醒,我便上手按在腿上抚摸起来。

  她的腿很丝滑,又带着点冰凉的触感,让人欲罢不能,以至于我多年都无法忘怀。

  迫于肾上激素需要,我顺着腿根,慢慢掀开了杨姨的被子,为了不惊醒她,我的手法很轻。

  可是没想到,被子正好被身子卡住了,那么长时间不光没拉开被子,还把杨姨给吵醒了。

  她模糊的打了个哈欠坐起身,向周围打量了一圈,又喊了几声我的名字。

  我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瞬间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生怕杨姨走下床,发现我的存在。

  好在话音落下,杨姨又继续睡了过去,我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的关上门走出了房间。

  坐到院外的板凳上,我心里的火还没有消散,脑子里还是一直在想象拉开被子之后的画面。

  就在这时候,我视线定到了墙角的一点,那也是家里最破旧的一间,平时储存杂物什么的,可是杨姨却在里面晾内裤……

第五章 杨姨找了新欢

  我心里的一团火热又冲到了顶端,想到录像带里那些不健康的片段,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杂物间,取下了内衣。

  攥在手里,就像得到什么传世珍宝一样,摸了摸,又放在鼻翼下闻了闻。

  对于这个举动,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只不过以前都是在杨姨睡觉之后,直接趴到她的裤衩上。

  我也知道这个习惯得改,可是就是在脑中挥之不去。

  拿着杨姨的内裤躺在床上,脑子里开始不断的胡思乱想,总想要掀开她的裤子,看到底是什么感觉。

  脑中一个邪邪的念头划过,我想到录像带里的教学,学着里面的步骤,拿着内裤放在大腿上轻蹭,没几下还真产生了反应,内心兴奋加大,我的动作愈加剧烈了起来。

  猛然身体一轻,喷了满满一内裤。

  抱着满是黏腻的内裤放在怀中,心里激动的同时又充满着负罪感,想要藏起来慢慢欣赏,但是害怕杨姨发现,最后还是决定清洗内裤。

  我把内裤放到脸盆,打算洗干净再晾回去。

  可是刚要去水灵接水,就听到杨姨房间的一阵阵脚步声。

  杨姨有起夜的习惯,我害怕她突然出现,解释不清楚,只好慌忙的打开储物间的门,把内裤就这样挂上了。

  随后我将脸盆收拾好,清洗了下手,也就赶紧躺到了床上。

  裹在被子里,联想到杨姨穿着带有我身体东西的衣服,莫名的有一种舒畅的感觉,不知不觉就进到了梦乡。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就醒了,坐起身,下身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查书才知道,这是在正常不过的现象。

  揉了揉有反应的地方,看到闹钟时间才不过五点,爬上床刚想要再睡一觉,突然听到杨姨房门打开的声音。

  这让我瞬间想到昨晚的内裤,一时间睡意全无,快速的跑出房门。

  路过客厅,发现杨姨站在墙角边,她穿着一条肥大的短裤和一件米黄色的短袖衬衫,像是在思考什么,看到我的出现,她瞬间涨红了脸,赶紧将手中的东西别到身后。

  尽管速度飞快,但我还是能清楚的辨认出,这个就是我昨晚干坏事的内裤。

  看到它在杨姨的手上来回摩擦,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了节奏,呼吸也抑制不住的粗重起来。

  “瘦娃,你昨天晚上就回来了?”杨姨突然开口问道。

  我脑中有些恍惚,一时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会儿才点点头,嗯了声。

  杨姨看我的眼神中闪过几丝疑惑,但也没再多问,就拿着内裤走到水龙头前,紧接着我就听到清洗内裤的声音。

  看着内裤重新晾到储物间,我心里像是一块大石头瞬间落了地。

  害怕杨姨再问我什么,一整天我几乎都是闷在房里写作业,连午饭都没吃。

  晚上吃饭的时候,杨姨做了一大桌子好菜,说我学习累,要给我补营养,我也不敢说话,只是低头吃饭。

  吃完饭后,我就跑到院子里踢沙袋。

  想着在饭桌上杨姨看我奇怪的眼神,正犹豫要不要跟她承认错误,门打开了,是刘芊芊。

  她从来不来我家,我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上前一把挡住了她。

  刘芊芊狠瞪了我一眼,一把甩开我的手,“让开,我要进去找杨姨。”

  她的眼里满是怒火,我也瞬间明白了,她是要报仇的。

  为了阻止事情的发生,我用力捂住刘芊芊的嘴,就把她连拖带拽拉了出去,连招呼都忘了打。

  直到走了很远,才松开她。

  “刘芊芊,别忘了,那天可是你自己愿意的,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你现在可不能秋后算账!”我不好气的指着她喊道。

  感觉不够,索性又加上一句,再胡来连朋友都没的做。

  刘芊芊气的小脸涨红,她只是跺脚,一句话都不说,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我开始有些不忍心了,毕竟自己也有错,想过去安慰下她。

  谁知,我刚靠前,刘芊芊就伸手揪住头发把我踹到地上,另一只脚转为踩住我的肚子,紧接着收回眼泪,换做一副笑咯咯的面容指着我,说道。

  “想甩掉我没门,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就是让全村人永远把你当流氓看,第二就跟我交往,等成年了上我家提亲,你自己选吧。”

  我顿时傻住了,这才明白是上了她的套。

  额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刘芊芊,你要知道,我现在是不喜欢你的……”

  还没说完,就被刘芊芊一根手指堵住嘴,她轻轻摇摇头,眼角挂有一丝喜悦。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打下她的手就要起身,可是双手还没着地,就被她揪着衣服吻上了嘴。

  她咬的我的嘴巴很疼,我一点欲望都没有,刘芊芊反倒是闷哼连连,直让我要她。

  我当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在刘芊芊的威胁下,我也只能妥协,按照她的要求,把她伺候满意了,刘芊芊这才满意的咂咂嘴,从我身上下来。

  临走前,她掐了下我的脸,笑着说明天等待我的答复就走远了。

  我坐在地上好久没反应过来,或许可以说我完全没料到刘芊芊是这种人。

  回家的路上,我脑子很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杨姨说。

  杨姨曾经警告过我,上完学之前要乖乖的……

  昏昏沉沉就走到了家门口,我最终打算跟杨姨坦白,反正不管我选了几,刘芊芊还是要把事情说出来。

  走到客厅,灯已经关了,杨姨应该睡着了,我摸黑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刚要喊推门喊杨姨,就听到一阵阵男人的喘气声。

  从我记事起,杨姨从来没带过男人回家。

  迫于好奇,我拉开一点门缝,看见杨姨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一个大汉骑在她身上正在卖力进攻。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