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五行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风云五行在线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玄幻小

发布时间:2019-02-18 13:03

风云五行云枫

风云五行全文阅读

  风云五行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风云五行在线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玄幻小说,作者是晚秋枫客,小说风云五行全文讲述了主角云枫遭到雷劈穿越到了异世大陆,看他在这个修真世界中会有怎样的际遇,无意得到逆天功法的他会如何强势崛起……
  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云峰抬腿从床榻上坐起,不禁有些发愣。
  他终于清醒过来了,如果自己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自己一定是穿越了。从地球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你大爷的!老子我不就是在打雷的时候爬到楼顶窗口去偷看美女洗澡吗?你丫的老天至于拿雷劈我么?男人好色,有罪吗?!
  云枫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举着手机正在楼顶窗口想给美女来个特写,忽然一阵极其耀眼的闪电朝着自己的头顶就劈了下来,再然后,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然等自己醒来,自己已经穿越了,并且还是传说中的魂穿。
  云枫下意识的赶紧整理着自己现在所在这具躯体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具躯体的记忆很混乱。
  根据这具躯体有些混乱的记忆,不过却很简单。云枫了解到,这里是一个叫做南海城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注定,这具躯体的主人居然也叫云枫,和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样。
  自己的娘亲就是方才那个妇人,叫做陈婉娘,是对自己最好的人。自己还有一个爹。
  对于这个爹,记忆中记录的很是简单。“云枫”就知道自己爹叫做云腾飞,乃是一个很厉害的将军。他就住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院子深处,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他。
  接下来的记忆有些琐碎,不过云枫费了些力气还是将事情的大概都搞清楚了。
  其实这事说起来也挺简单。这将军府的主人叫做云腾飞,乃是这座叫做南海城的城市的守城将军。据说还是这个叫做四海帝国的国家的镇南大将军。
  镇南大将军这官不算小了,最起码也是国家的封疆大吏啊。于是,凡是能够靠的上的亲戚自然都纷纷来投奔了。
  这个陈婉娘其实说起来也是云腾飞的

第1章 穿越的私生子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当云枫幽幽醒来,睁开双眼,便是一怔。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极为陌生的环境。

  “枫儿,你终于醒来了!真是担心死娘了!”

  看到云枫那渐渐睁开的双眼,一个三十几岁年纪的中年妇人猛的扑了过来,将云枫一把拥进了怀中。

  “醒来?娘?”

  云枫更是微微一怔,这才看清,此时的自己,正被那个中年妇人拥入怀中,抱得紧紧的。那妇人的眼泪,正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这妇人的怀抱好柔软,好温暖。一时间,竟然令云枫的思维不禁恍惚起来。

  看到云枫愣怔的样子,那妇人顿时慌了,急忙使劲摇着云枫的手臂。

  “枫儿,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不要吓唬娘亲啊!”

  “我,我没事!”云枫急忙回答了一句,嘴角却勾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看到云枫终于开口讲话了,妇人这才露出了一丝安心的笑容。她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珠,心疼的说道:“枫儿,都怪娘。以后娘再也不想了,娘只要有你,娘就知足了。你以后也不要再和人动手了。如果你要是有什么好歹,娘我。。。我也不活了!”

  说到此,妇人的眼圈再次红了以来,斗大的泪珠啪啪的掉落下来。

  “娘。。。我没事。我。。我有点饿,不知道有没有。。。。。。”云枫一见,急忙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妇人一听,急忙点头,自责道:“瞧瞧娘亲,真是粗心。你沉睡了三天,刚刚醒来,当然要吃东西了。枫儿你等着,娘马上就给你去做你最爱吃的燕麦粥!”

  说罢,妇人随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急急忙忙的开门出去了。

  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云峰抬腿从床榻上坐起,不禁有些发愣。

  他终于清醒过来了,如果自己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自己一定是穿越了。从地球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你大爷的!老子我不就是在打雷的时候爬到楼顶窗口去偷看美女洗澡吗?你丫的老天至于拿雷劈我么?男人好色,有罪吗?!

  云枫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举着手机正在楼顶窗口想给美女来个特写,忽然一阵极其耀眼的闪电朝着自己的头顶就劈了下来,再然后,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然等自己醒来,自己已经穿越了,并且还是传说中的魂穿。

  云枫下意识的赶紧整理着自己现在所在这具躯体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具躯体的记忆很混乱。

  根据这具躯体有些混乱的记忆,不过却很简单。云枫了解到,这里是一个叫做南海城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注定,这具躯体的主人居然也叫云枫,和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样。

  自己的娘亲就是方才那个妇人,叫做陈婉娘,是对自己最好的人。自己还有一个爹。

  对于这个爹,记忆中记录的很是简单。“云枫”就知道自己爹叫做云腾飞,乃是一个很厉害的将军。他就住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院子深处,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他。

  接下来的记忆有些琐碎,不过云枫费了些力气还是将事情的大概都搞清楚了。

  其实这事说起来也挺简单。这将军府的主人叫做云腾飞,乃是这座叫做南海城的城市的守城将军。据说还是这个叫做四海帝国的国家的镇南大将军。

  镇南大将军这官不算小了,最起码也是国家的封疆大吏啊。于是,凡是能够靠的上的亲戚自然都纷纷来投奔了。

  这个陈婉娘其实说起来也是云腾飞的一个远房亲戚,不过这个远房亲戚也实在是够远的,基本上也就是靠着点边。于是陈婉娘就这样来到了云将军府,做起了绣娘。这一做就是三年。

  也是该着出事。那就是陈婉娘在云将军府做到第三年的头上。又一次陈婉娘正在云将军三夫人的房中帮忙刺绣。要知道陈婉娘的手艺那在整个将军府的夫人小姐眼里绝对是最好的,所以,夫人小姐们也都经常叫陈婉娘过去帮忙。

  那天,陈婉娘就是去了三夫人的内室帮忙刺绣了。本来三夫人和陈婉娘是在一起的。可是快到晌午时,三夫人忽然接到管事的禀报,说是三夫人娘家有人来了。于是三夫人便出去见客了。这便留下了陈婉娘一个人在内室。

  也正在这时,也不知道云将军怎么就来找三夫人了。并且不巧的是,云将军当时还喝的是酩酊大醉。

  或许是醉眼朦胧吧。云将军居然将正在绣花的陈婉娘看做了是他的三夫人。于是,云将军一边喊着三夫人的闺名,一边便将陈婉娘摁在榻上那啥了。当然,喝醉了酒的云将军自然不会理会陈婉娘的呼救与呐喊了。完事之后自己居然还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酒后乱性啊,典型的酒后乱性啊。云腾飞云大将军在大量酒精的作用下就做出那酒后乱性的事情,于是,第二年的春天,这个世界上就有了云枫这号人。

  其实这云枫也是挺悲哀的,爹是正经的大将军不假,按理说他也是正儿八经的将军府少爷啊,应该享尽荣华富贵的!就算是陈婉娘一脉,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可是事与愿违。自从那日风流过后,云腾飞居然就再也没有和陈婉娘见过面。后来,陈婉娘就有了身孕。十月怀胎,诞下了一个大小子。虽然长得黑点,但是也好歹是将军的骨血啊。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自从有了儿子后,陈婉娘不止一次的托人去给将军捎话,为此不惜耗光了自己的积蓄。陈婉娘不图自己享受那富贵荣华,只图自己的儿子能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东西。可是,任是陈婉娘费劲了心思,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陈婉娘也就这样带着孩子在将军府住了下来。刚开始时人们出于忌惮她是将军的女人而对她敬而远之。但是自从当人们发现,这个女人再不可能和将军有任何一星半点的关系时,就都开始恃强凌弱的欺辱起她们娘俩来。就连那些闲言碎语都出来了。什么骚狐狸勾引将军了。什么在外面生的野种抱回来还敢冒充人家云将军的骨血了。人家云将军是什么人,会和你一个卑贱的丫鬟发生关系?这可能嘛。比第一次买彩票中五百万都不可能!

  对于这一切,陈婉娘选择了默默的逆来顺受。原因无它,陈婉娘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儿子云枫身上。陈婉娘相信,只要自己的儿子将来有了出息,将军就一定会回来认这个儿子的。而自己,也就算是有了盼头了。

  认祖归宗,是这个时代人所追求的不二选择!

  这所有的一切云枫当然不可能全部知道,云枫也只是从他的记忆中获得了事情的大概。其实,这里面的内幕当然很容易就猜出来了。那件事后,要么是碍于身份,云将军不可能给陈婉娘名分,自然也就不能认了云枫这个儿子。又或者是有人从中作梗,使那个云腾飞云大将军没法来认他们母子或者干脆压根就不知道他还有云枫这个儿子!

  当然了,这只是云枫的猜测。不过据他估计,这猜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

第2章 怒打刁奴

  唉!云枫不禁长叹了一口气。心中默默的叹道,你去吧。以后你的娘亲,就有我来照顾吧。

  云枫开始全面接收“云枫”脑海里残存的记忆。他发现,这个家伙虽然很单纯,但是心思却真是不少。但是主要的,还是想要想要帮助娘亲见到爹。因为娘亲实在是太可怜了。

  “吱呀!”正在这时门又开了,陈婉娘快步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燕麦粥!

  “枫儿,饿了吧。来,这是娘给你做的你最爱吃的燕麦粥。快来喝点吧!”

  陈婉娘慈爱的看着云枫,将手中一碗热气腾腾的燕麦粥端到了云枫的面前。

  云枫心中忽然一阵感动。他无论前世今生,还真的没有享受过别人这样的关心。

  “谢谢娘!”云枫感动的接过了陈婉娘手中的粥玩,感激的说道。

  陈婉娘爱怜的抚摸着云枫的脑袋,慈爱的说道:“孩子,感谢什么啊。我可是你的娘亲啊。你赶紧趁热吃了吧!”

  “嗯!”云枫点点头,端起粥碗就要喝。

  陈婉娘抚摸着云枫头上的伤,心痛的说道:“唉,都怪娘,没有照顾好你。若不然,你也不会被人打成这样。枫儿你还疼不疼,等这次的月俸发下来后,娘亲一定给你买只鸡好好补补!”

  “娘!我没事!壮着呢!”云枫知道自己家恐怕真的不富裕。虽然他实际上是这个将军府的公子,但是却根本上没有享受过任何公子的待遇。一直以来,都是娘亲做些粗糙针线活将自己养大的。自从十八年前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这偌大的将军府已经没有哪个夫人小姐会叫娘亲去做刺绣了。而娘亲只能靠给下人们缝缝补补和从管事那里接些粗糙的缝补活计维持生活。

  所以,云枫娘俩过的真的很艰难,即使是这样的燕麦粥,若不是云枫受伤,平日里陈婉娘也是极为舍不得的!

  云枫正享受着这温馨的热粥,忽然听到屋门咣当一响,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陈婉娘,这是你这个月的俸禄。拿好了!”随着声音,一个小小的布口袋被人看似随意的丢了进来。

  陈娃娘脸上一喜。急忙走过去捡起那个小布袋,口中还连声不迭的说道:“多谢管事大人!多谢管事大人!”

  说着,陈婉娘急忙捡起小口袋,随即,便打开了。不过,打开之后,陈婉娘便是一怔!

  云枫眼尖,只见那个不大的小口袋中,只有叮叮当当的十几个铜板,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陈婉娘吃了一惊,急忙踮着小脚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管事大人,等等。这钱不对了。”

  “怎么不对了?”

  管事大人是一个又矮又胖的家伙,姓刘,长着一副难看的三角眼,一副凶相。

  陈婉娘追到管事身前,稍稍有些气喘。她小心翼翼的举起那个小口袋,喘着气说道:“管事大人。这钱不对啊。我每个月的俸禄都是有五十个铜板的。可是这次居然只有十五个铜板。。。。”

  “没错!”管事大人一听,三角眼一瞪,没好气的说道:“没错,你就是十五个铜板!以后,你也是这么多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陈婉娘吃惊的望着管事,她不明白。

  刘管事沉沉的一笑,说道:“不为什么。反正上面就是这么说的!你以后的月俸,就是十五个铜板了!不过。陈婉娘,每个月的活计你可不许少,否则,这十五个铜板都没有!”

  说罢,刘管事转身就走!

  陈婉娘不明白,她也不甘心。自己辛苦了一个月,本应该得到五十个铜板的,可是为什么只给自己十五个铜板,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下意识的想要抓住刘管事的衣服好好问问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是自己的活计做的不够好还是自己有什么地方让府里不满意了。

  可是,看到自己的衣襟被陈婉娘抓住,刘管事当时就恼了。他一转身,一脚就踹在了陈婉娘的肚子上,陈婉娘顿时一声尖叫,撒手跌在了地上。

  “哼!一个贱奴!居然敢冒犯我管事大人,真是该打!”刘管事又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这才转身就走。不过,当他刚刚转过身去时,却忽然发现,在自己面前,不知道何时,却站定了一个少年!不偏不倚。正好挡住自己的去路!

  “小兔崽子!滚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打!”刘管事自然认得这个挡住自己路的少年就是陈婉娘的儿子云枫了。虽然这云枫说起来也应该是将军府的公子了,但是刘管事知道,他是永远没有可能成为将军府的公子的。

  云枫冷冷的站在那里,眼中的怒火已经无法忍耐的喷射而出。

  “是你刚才打的娘亲的?”云枫强忍住心中的怒意,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刘管事一看乐了。他冷笑了几声,说道:“嘿嘿,看样子你小子你欠揍是不是!没错,就是刘管事打的你娘,怎么了,难不成还还敢打我刘管事不成?哈哈哈。小贱奴,还是滚一边去吧。老子不高兴了连你一起打,你贱奴生的小贱奴。。啊!”

  刘管事话还没说完,就忽然变成了一声哀嚎!一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鼻梁骨上,砸的那叫一个狠!刘管事的脸上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刘管事呆住了,他一手捂住自己鼻子,另一只手怒指着云枫,怒道:“好个贱奴,你居然敢打本管事,你。。。”

  “砰!”云枫又是一拳打出,这一拳,依旧是打在了刘管事的鼻梁骨位置。虽然刘管事拿手捂着呢,但是那地方此时已经非常的脆弱了,还在流着血,被再次砸中一拳头,那痛苦,可想而知!

  “啊!”刘管事顿时痛的是满地打滚!

  哼!人不犯人,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云枫还不解气,抬起一只脚来,就想要再给刘管事狠狠的来上一脚!

  不过这时候陈婉娘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见状急忙一把拉住了云枫,大惊失色道:“枫儿,不要再打了,他是管事大人啊!”

  云枫一把推开娘亲的手臂,恨恨说道:“娘亲,你不用害怕。不管是谁,只要敢伤害你,我就一定要他好看!”

  云枫说罢,举起拳头又要冲上去!

  那刘管事抬头,看见云枫龇牙咧嘴,眼中爆射出那凶狠的目光,那股凶狠,竟然使一贯嚣张跋扈的刘管事有了种胆战心惊不寒而栗的感觉。

  “好!兔崽子。有种你就等着!”

  二管家知道论武力自己绝对不是云枫的对手,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捂着满脸的血水,撂下一句狠话,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啪嗒!”

  云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办法,这具躯体在床上躺了三天,实在是有点虚弱,方才一下,已经耗尽了云枫全身的力气,此时居然有种虚脱的感觉。

  “啊!枫儿,你。。。你不要紧吧?”

  陈婉娘看到云枫瘫坐在床,顿时慌张的跑了过来。担心的赶紧扶起云枫。

第3章 小诺

  “我。。。我没事!娘。。。你不要紧吧!”

  感受着陈婉娘怀中那温暖的感觉,云枫心中不禁一阵暖意。自己原来就是孤儿,从来都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滋味,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奇遇,不但穿越了,居然还收获了母爱!

  娘,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娘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云枫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我没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陈婉娘几乎在云枫全身检查了一遍。在确认云枫并没有受伤之后,她这才安下心来。刘管事那里,你也不要担心,娘会为你求情的。”陈婉娘忽然叹了口气,默默的收拾着地上破碎的碗渣,那原本就有些佝偻的腰身,此时居然显得更加的弯曲。

  云枫心中一阵心酸,他一把抓住娘亲的手,断然说道:“娘,咱们不要住在将军府了。咱们走!离开这里,咱们去过自己的生活!我不想要,娘再有任何的委屈!”

  “枫儿长大了!”

  看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讲出这样一番话,陈婉娘觉得很欣慰。她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而后却又忽然摇了摇头,摇的是那样的坚定!

  云峰顿时不解:“娘,这样的一个地方难道你还舍不得吗?咱们离开这里,虽然会苦些,但是我已经长大了,我会挣钱养活娘的!”

  “不!孩子!”陈婉娘眼中闪动着感动的泪光。感动着,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终于讲出了要照顾娘亲的话来。可是,他还是不清楚,自己留在这里。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生存么?

  陈婉娘迈步走了过来,她紧紧的抓住了云枫的双手。未曾开口,眸中已是泪水连连!不过,她的目光,却依旧是从而有过的坚定!

  “不!孩子。你想错了。娘亲之所以留在这里,愿意受尽委屈。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为了能够让你,认祖归宗!孩子,记住,虽然你娘只是一个卑微的下人,但是,你不是!你是将军的骨血。你是云家的后代!”

  “认祖归宗!”在云枫还在喃喃自语着的时候,陈婉娘已经默默的走开了。她还有事情要做。她要去给二管家赔礼道歉。为了儿子能够认祖归宗,就算是天大的委屈,她也愿意承受!

  “认祖归宗。。。。。。”

  整个下午,云枫都在默默地思索着。忽然,他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双拳在胸前攥得紧紧的!

  “娘亲!我一定会实现你的愿望的。认祖归宗!

  “啪!”

  正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一阵清风吹过,一个活泼的身姿直接就闯了进来。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一双晶莹的眸子泛着聪慧的光芒。干净白皙的脸蛋,不施一丝粉黛,弯弯柳叶眉琼鼻翘挺,红唇圆润诱人,令人有说不出的喜爱。

  这个人云枫记忆中当然认识。她叫小诺,是云枫在将军府唯一的朋友,小诺也是将军府一个下人的孩子。

  “枫哥哥,你的伤好了没有?那天都怪小诺,若不是为了救我,枫哥哥也不会被三公子打伤。。。。。”

  小姑娘讲起话来就是没完,但是眼中的关切之情却是溢于言表。她用一双柔软滑腻的素手轻轻的揉着云枫的后脑,关切的问道:“枫哥哥你还疼不疼?”

  被这样一个小美女用手轻抚,云枫心中自然就是一阵荡漾,他嘿嘿笑道:“不疼,我一点也不疼。。。咦,你说什么?我是怎么受的伤?”

  “咦?枫哥哥难道你忘了,三天前,小诺无意间冲撞了三公子的车驾,眼看就要受责罚,是枫哥哥你冲上来救了小诺的!”

  “三公子!”

  云枫眉角一挑,他终于隐隐约约想起来了,三天前,那惊险的一幕,那阴冷的眼神,那阴寒的毒手!看来,这个将军府还真是不简单啊!

  云枫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后脑。他清楚的记得,就在自己穿越到“云枫”身体之时,可是清晰的感觉到了这具身体的这处致命伤。后脑处,一处近乎一拳的凹陷。后脑头骨几乎寸寸碎裂。这该是多狠的手段才会下这样的狠手啊!

  在这一刻,云枫不禁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他意识到,要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同样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倚仗,否则一定会成为被人欺辱践踏的对象。

  实力!在这一刻云枫突然对实力格外的渴望起来。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没有实力,恐怕别说保护自己娘亲和小诺了。就算是自己的性命,也随时都捏在旁人的手中。

  “娘!我要拜师!我要学习武艺!”云枫来到娘亲的屋中非常郑重的说道。

  可是结果却令云枫非常的失望,娘亲没钱。在玄云大陆,学武可是一件非常耗钱的玩意儿。请师傅要钱,买武器要钱,就算是玄武大陆最垃圾的师傅,比如前院烧火师傅的儿子二虎子的那个师傅,就得每个月五两银子。而陈婉娘是绝对拿不出这笔钱来的。

  陈婉娘觉得非常对不起儿子,她看着自己的儿子,只是叹息摇头。

  “枫儿,放心,娘一定会努力做绣活,我已经拜托前院你张大姑她们,让她们帮我在外边接点绣活,这样咱们就有钱请武师了。”陈婉娘安慰云枫说道。

  看着老娘面前放着的大堆衣物,再看看娘亲那因为常年做针线活而粗糙的双手,云枫心里不禁一酸。老娘每天府里的活都要做到三更半夜,若是再接外边的绣活……这要做到啥时候,还要不要睡觉呢?

  “娘,您也别太辛苦,这事不急。”云枫觉得自己眼里控制不住地变湿,抓着娘亲的双手,竟然有些哽咽。

  云枫,你真的很幸福,有这样好的一个娘!你放心去吧,以后你的娘亲就是我的娘亲!我一定要拥有实力,一定要娘亲过上好日子!此时此刻,云枫已经将陈婉娘真正当成了自己的亲娘。既然来了,就一定好好活下去!不但要活下去,还要活得精彩!

  云枫觉得有必要去见一见自己的那个便宜老爹了。有你这样的么,妻子儿子在外面受苦,他却不管不问。这还不算,当云枫每次看到娘亲半夜不眠,眼神痴痴的望着将军府内院的方向流泪,云枫的心中就更加的怒火滔天了。他觉得,不能等了,为了娘亲,也为了自己,自己必须要闯一趟内院了!

  将军府的内院当然不是一般的下人可以进得去的。这一点云枫是清楚的,否则娘亲也不会一连十八年无法见到那个便宜老爹。旁的不说,就说是外院通往内院门口的那两个守卫,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云枫知道,玄云大陆是一个尚武的大陆,在这里,武者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阶层。云枫亲眼看到,在大街上武者横行往来的情形,而普通人,在武者眼中只是卑贱的存在,甚至心情不好就直接杀掉!而武者杀人,官府一般情况下是不怎么追究的。

  而这些不平等的事情,也更加的刺激了云枫。他要变强,他也要成为武者!成为这个世界上强大的存在!最起码,不要活的那么卑微!

第4章 风起云涌

  于是云枫急忙一个滑步后退,同时一个垫步侧移,在将对方伸出来的手掌躲开之时,腰身一拧,右脚迅速抬起,对准了大胡子护卫的胸膛就是狠狠的一个侧踹踹出!

  “砰”一声,云枫感觉到自己脚一沉。他心中一喜,居然建功了!

  “什么?”

  那名护卫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云枫。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敢于反抗,并且居然还踢了自己一脚!

  其实这也是大胡子守卫大意了,要知道一个武者的实力那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仰望的。可以这么说,即便是最低阶的黄级低阶武者,想要弄死一个武徒,也不过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而方才云枫之所以能在大胡子一抓之下逃脱甚至反腿一脚,实际上就是大胡子守卫大意了,并且还是非常的大意!

  大胡子守卫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一个武者,居然被一个武徒踢中,尽管云枫那一脚对于他来讲不过只是挠痒痒一般,不可能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这面子却是丢不起的。一个武者被一个武徒打中,这若是传出去,他也不用在武者界混了。

  于是,那名大胡子武者顿时真正起了杀机。不过,还未等他再次动手,却被一个人给阻止了。

  “慢着!咦,是你!”

  五公子云朗上一眼下一眼打量着云枫,这才认出他来。

  云朗认出云枫来有些诧异,这小子不是被三哥云豹的一拳击杀了吗,怎么还活在这个世界上。难道三哥下手也有失手的时候?不可能啊!

  想到这里云朗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倒不是因为云枫还活着而不爽,一个蝼蚁般的生存与否对于他来讲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只是这个云枫却是他们计划中潜在的一个危险因素,所以,几天前三哥云豹这才借口这小子冲撞了他而一举打杀!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命还挺大,居然没死!

  想到这里云朗阻止了侍卫的动手,他迈步走上前去,上下打量了一下云枫,沉沉一笑,说道:“好身手,在下人中,居然还有黄级武者存在!好,正好,我也是黄级武者,武者见面岂有不切磋的道理?来,咱们比试比试!”

  云朗说罢,抬手就是一拳击出!

  其实这云朗够阴险!

  因为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不过只是云朗的借口。什么下人之中有武者,下人中怎么可能有武者存在?尽管云将军提倡将军府的下人们练武,但是,那些普通人练的武,充其量只是一些外家功夫而已,而根本就不可能称得上是一名武者。武者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修炼成的。因为,内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修炼出来的。所以,在武者之下,才会被人分为一二三级武徒。而武徒,在武者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地位,和一个普通人相比也强不了多少!

  众所周知,武者和一般练武之人的区别就在于,武者已经修炼出了内力。就是说,武者已经将外在的修炼转化成了自己身体内的一种力量,而战斗的时候,他就可以调动自己身体内的这种力量,也就是内力,从而可以使他的攻击瞬间加持数倍,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力量!所以,一个武者不是一个普通练武之人可以望其项背的!就是这个道理!修炼不出内力,就算是功夫再强又如何,在武者面前,根本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所以,这就是云朗的阴险之处了。在将军府中,如果随意打杀了一个下人,也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将军治家一向严谨!而如果说成是两名武者切磋竞技,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即使在切磋的时候一不留神失了手,相信父亲知道了也是不会说什么的,再说了,凭着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宠爱,只要不叫他知道自己杀的是他从来都不知道的那个私生子,就一切都没有问题!嗯,待会那两个护卫也一定要处理好!

  “风起云涌!”不待云枫回过神来,云朗身形一展一招风起云涌便向着云峰前胸招呼而去。

  风起云涌,乃是云家拳第一招起手式。虽然云家子弟人人都会使用,但是此招威力却是极不简单。毕竟,云家拳作为云氏家族纵横数百年的上乘武学功夫,其以威猛,犀利,果断著称于世。仅仅是作为起手式的风起云涌这一招,就足以将风云变幻的威力初显而出!

  一旁观战的两名守卫一见顿时赞叹不已!不愧年纪轻轻就晋级成为黄级中阶武者,这一招风起云涌就足以见真章!那气势,巍薄中带着丝丝风云之气,绵力不绝,杀气腾腾,在辅以内力,这一招,堪称是精彩之极!

  不过精彩不精彩云枫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一招,云朗明显是想要他的命!

  ”我闪!”

  云枫急忙一个腾跃,同时将古华夏中的武学中的闪展腾挪的精髓施展开来,尽力想要躲开云朗的攻击。因为他看得出来,云朗的这一招,杀机重重。绝对是奔着要他的命来的!

  云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凭几招山野粗拳就想要躲开本公子的手段?想的容易!黄级中阶的修为不是你这样一个卑贱的下人可以相比的!去死吧!

  呼!风云变化之中,道道杀机犹如狂蛇一般席卷向云枫的身体!

  而云枫的躲闪,明显没有任何的效果!

  “死吧!”云朗嘴角勾起,拳力一带,无须重拳,他只需要拳风就可以将这个家伙轰死!

  不过,就在这时!

  “住手!”

  一道浑厚的苍老声音响起,同时,一道苍劲的风力猛的激荡过来,带起一阵寒气。那风力席卷而至,轻轻巧巧的就将云朗那一击中蕴含的风云之力轻松化解为了虚无,就连云朗那已经打出的拳头,居然也被那后发而至的风力给硬生生的定在了半空!

  当这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便只见,一位身着灰布粗衣,红色脸膛,相貌不俗的老者,背着双手缓缓走了过来。

第5章 云枫的资质

  “参见三长老!”

  那两名黄级守卫最先看到这位老者,两人顿时大惊,顿时双双跪倒在地,叩首行礼。

  云朗随后也看到了此人,他面孔顿时一灰,知道今日想杀云枫已是不可能了。他急忙也收回拳头,跪倒在地,恭声说道:“云家第十八代子孙云朗,拜见三长老!”

  来者,正是云家赫赫有名的三位隐世长老的第三位,三长老云霄。

  全寒冰国的武者都知道,寒州云家,有三位隐世长老赫赫有名,威武非凡,其修为已然进阶地级!而这三位长老,也正是云家可以笑傲整个寒冰国的强大依靠!

  只是这三位长老平日里很少来将军府的,而云朗长这么大只是见过两次而已。没想到今日怎么这么巧。。。。。

  云朗脸上阴晴不定,他怕方才的杀招已经被三长老看出,自己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果然,三长老看向云朗的脸色有些不愉,三长老冷哼一声说道“云朗,堂堂黄级中阶武者居然欺负一个武徒,你可知云家规矩所在?”

  在玄云大陆,非武者而练武之人是被称为武徒的。并且武徒也是有一二三级之分的。

  “咚咚咚!”

  三长老的话一出,云朗顿时吓的接连磕头!他心中清楚,就连是自己的父亲,云家的当家人云腾飞将军,在三位隐世长老面前也是大话都不敢讲的!自己今日真是倒霉透了,打杀一个下人居然会被三长老看见!

  想到一个下人,云朗心中突然一抖,心说云枫乃是父亲私生子的事情,可千万别叫三长老知道了,否则,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云朗的眼神不禁瞥向云枫。不过好在,云枫只是束手而立,静静的打量着三长老,却丝毫表情都没有!

  哼,见了三长老居然都不跪拜,惹恼了三长老,最好叫三长老打杀了你!

  云朗心中诅咒,但是云枫却仍是毫无动静。其实,他是真的不认识什么三长老的。他只是觉得,这个老头看起来相貌不俗,并且人未到就将百步之外的云朗的杀招化解与无形,肯定是一位高人。只不过对于高人,云枫虽然心中敬仰,但是跪拜却是不可能的。他来自地球,可没有动不动就给谁下跪的习惯。可惜的是这里没有烟草,若不然自己定然要递过一支烟去的!

  不过貌似三长老并没有对云枫的失礼有任何的不愠,反而用一种十分诧异的眼光看向云枫。

  “虽然我出手及时,但是云朗那一招风起云涌气势已发。而你却毫发无伤。看来倒是天生的好体质!来来来,叫我老人家看看你的资质到底怎样!”

  说着,三长老不待云枫回应,居然一把手就抓住了云枫的手腕,而后细细查看起来。

  一旁的云朗顿时不安起来。心说三长老不会看中了这小子吧。云家这么多的优秀子弟,三位长老一个都没有相中,怎么这家伙一介普通人,居然会被三长老看中!不好,以后岂不是为自己竖了一大敌?

  一旁的两个守卫也用羡慕的目光看向了云枫。能被云家三长老看中的人,那该是多么大的造化和机缘!自己堂堂黄级武者都没有被三长老看在眼中,他一个普通人却。。。。。唉,这个普通人以后绝对不普通了!

  云枫的心跳也忍不住砰砰动了起来。他当然看得出,这个高人老头对自己有些兴趣。会不会就如同影视剧中演的那样,主角被一个世外高人看中,而后一飞冲天,打恶霸,报世仇,扮猪吃虎,英雄救美。。。然后抱得美人归?难道传说中的境遇真的叫自己遇到了?

  云枫不禁期待起来。他期待着三长老查看完自己的资质之后,赞叹的说道:“你小子资质上乘,乃是不可多得的旷世奇才,怎么样,跟我混吧,我保你以后飞黄腾达,笑傲江湖,美女成群往上扑。。。。。我的乖乖,岂不快哉!”

  云枫正歪歪的兴奋,不料三长老却很快放下了云枫的手腕,居然微微叹了一口气。

  “唉,身体外在资质的确上乘,乃是练武的佳等体质。可惜的是丹田居然成长不全!丹田不全,就无法凝结和储存内力。不能修炼内力,就无法成为武者!此子,当真浪费了一身好骨肉!唉,可惜了!”

  说罢,三长老摇摇头,居然再也不看任何人,径直走向了内院。那两名守卫,自然急忙打开了院门,恭送三长老进院。

  三长老虽然走了,但是云朗知道今日想杀云枫已是不可能了。哼,左右只是一名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到时候记得杀了就是了!想到这里云朗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云枫呆着这里也没有了意义。不过,此时的他一身的灰土,衣衫也破了,若是回去被娘亲看见了,少不得又是一番担心。

  云枫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到下人洗浴的地方自己洗洗算了。可是他抬腿一走,忽然想起来自己还真是不知道下人洗浴的地方在哪里。

  不过这个问题难不倒云枫,他眼珠一转,脚步一转就去找了小诺。

  小诺此时正在院子里拔草,此时的她,身穿一件布衣衩裙,虽然一身素颜,由于天气炎热,脸上还多了几丝晶莹的汗珠。两只白嫩的玉臂裸露着,雪白的好似两只诱人的莲藕。不过也正是这样,看起来居然凭空多了几分纯真的味道。

  不过某人的眼光可不是那么纯真的。他的目光,非常有目的的扫视着,嗯,该鼓的鼓,该圆的圆,再过两年,这小丫头那还得了。。。。。

  忽然感受到那狼一般的目光,正在拔草的小诺心中就是一皱眉。要知道小诺在将军府下人群中可是一枝花,多少人对她产生了爱慕。甚至还有几个始终不依不饶的总是在纠缠她。这令晓芳非常反感。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