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少帅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月上青草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

发布时间:2019-02-18 13:03

龙门少帅萧元

龙门少帅全文阅读

  龙门少帅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月上青草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龙门少帅全文讲述了主角萧元五年前被人陷害,而从高高在上的主宰堕落成凡人,看他会如何崛起,他会怎样在世俗界复活,利用家族遗传的龙之戒和独门心法开始新生活……
  “救命啊,快来人啊”。
  夏日的午后,气温高达三十多度的大街上一片寂静,谁也不会放着空调屋不住而出来晒太阳,所以这一声呼救在这小巷子里很是响亮。
  “你叫啊,你叫啊,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嘿嘿...小妞..你就从了我吧...”一个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的光头胖子带着两个长毛瘦子,正伸着手,摆着一副老鹰捉小鸡的姿态,满脸淫笑着向面前的少女围去。
  这个少女面色通红,眼神里尽是慌乱,她紧紧的靠着墙壁,已经无路可退了,面对着眼前三个臭屁流氓,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双手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喊着一些没用的话“你们别过来,我我..我..报警啦”。
  之前在电视里看到过这样的剧情,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自己给遇上了。一想起这件事的起因不由的更加愤怒了,都怪那个可恶的萧元,要不是他逼迫自己在这炎热天气里去买什么小时候吃的冰棍,自己又想赶紧回公司去,图个快捷,才走这小巷子,不是她也不会碰上这些流氓。
  “哈哈,大哥,她要报警?哈哈。”一个瘦子哈哈笑道。
  “那你报呗,你手机都摔在地上了你用什么报警啊?用你的大胸脯?嘎嘎嘎”那胖子嘿嘿笑道。
  少女这下彻底慌乱了,她没辙了,本想用法律来吓唬他们一下,谁知道都忘了刚才慌乱中自己的手机已经被这痞子给打落在地上了,此时当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自己今年才二十二岁,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才刚刚出来实习几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她平时里看到过这样的案子,这些流氓为了自保,肯定会先奸后杀,可怜自己还是情窦初开的年代,还没绽放就凋谢了,关键是祸害自己的还是这些可恶的痞子。

第1章 英雄不救美

  “救命啊,快来人啊”。

  夏日的午后,气温高达三十多度的大街上一片寂静,谁也不会放着空调屋不住而出来晒太阳,所以这一声呼救在这小巷子里很是响亮。

  “你叫啊,你叫啊,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嘿嘿...小妞..你就从了我吧...”一个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的光头胖子带着两个长毛瘦子,正伸着手,摆着一副老鹰捉小鸡的姿态,满脸淫笑着向面前的少女围去。

  这个少女面色通红,眼神里尽是慌乱,她紧紧的靠着墙壁,已经无路可退了,面对着眼前三个臭屁流氓,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双手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喊着一些没用的话“你们别过来,我我..我..报警啦”。

  之前在电视里看到过这样的剧情,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自己给遇上了。一想起这件事的起因不由的更加愤怒了,都怪那个可恶的萧元,要不是他逼迫自己在这炎热天气里去买什么小时候吃的冰棍,自己又想赶紧回公司去,图个快捷,才走这小巷子,不是她也不会碰上这些流氓。

  “哈哈,大哥,她要报警?哈哈。”一个瘦子哈哈笑道。

  “那你报呗,你手机都摔在地上了你用什么报警啊?用你的大胸脯?嘎嘎嘎”那胖子嘿嘿笑道。

  少女这下彻底慌乱了,她没辙了,本想用法律来吓唬他们一下,谁知道都忘了刚才慌乱中自己的手机已经被这痞子给打落在地上了,此时当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自己今年才二十二岁,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才刚刚出来实习几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她平时里看到过这样的案子,这些流氓为了自保,肯定会先奸后杀,可怜自己还是情窦初开的年代,还没绽放就凋谢了,关键是祸害自己的还是这些可恶的痞子。

  “萧元,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一想到这江月彻底的崩溃了,这片巷子离自己的公司还有一段距离,而且此时也不会像电视剧那样狗血出来个帅气的英雄,将自己救走,大热天的谁不在家睡啊,想到这一阵悲伤,抱着头哇的大喊了一声哭了起来。

  “哎哎,我说这里咋这么热闹,原来是拍电影呢?呵呵呵”。

  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开着雷克萨斯敞篷车的青年出现在他们身后。只见这青年戴着墨镜穿着大裤衩,白背心上是个蓝色骷髅头,一米八的身高,脖子上还挂着银色的十字装饰,一身的纨绔,正满脸风趣的抱着肩靠在车上,那辆红色的敞跑更加的显眼。

  “哎呦,怎么,小子,你想英雄救美?小心我把你打成狗熊”那胖子怒道。

  不料,那青年闻言赶紧举起双手,满脸恐慌,赔笑道:“别别,大哥们,你们误会了,我又不认识这女的,再说你们都身高马大,重量级的大人物,我哪敢啊,你们继续,我就是看看,没别的意思,嘿嘿...”。

  一听这话,胖子顿时高兴了,还没见过这样的傻帽呢,看你这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你身旁的那辆车估计是偷的,见他不敢惹事便更加有恃无恐了,于是便又转身继续调戏那女的去了。

  “萧元...你混蛋...”

  正在江月失去希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她听到有人说话,不由的睁开了眼睛,一看大吃一惊,乖乖,不会吧,这狗血的剧情竟然在自己身上上演了?再看那青年,那不就是自己的冤家萧元嘛,他怎么会在这?不过不容她去想,接下来萧元的话让她直喷血,什么玩意?不认识自己?还让他们继续?江月大怒,当即怒吼道。

  “喊什么喊?还没玩你呢,留点力气等会再叫吧”那个瘦子嘿嘿笑道。

  “你喊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萧元看着要暴走的江月嘿嘿坏笑道。

  江月彻底的怒了,不认识自己?要不是因为你,自己能放着空调办公室不坐大热天的出来买冰棍?暴怒之下,江月脑光一转,顿时有了注意,她指着萧元喊道:“老公,你快点走吧,从银行取来的五百万放好,记得给我报警,我来阻挡他们,你快走。”

  “嘎...”

  全都愣住了,尤其是三个小痞子,一听到五百万顿时蒙了,把这次的任务也忘记了,只要到手了五百万,那女的还不是随便挑啊,当即把目光全都望向了靠在敞篷车旁边的萧元身上。

  “我靠,你够狠...”萧元眼前一黑,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玩这出戏,当下掏出一粒丹药送入口中,然后提起拳头,摸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面的一枚玉戒,向前走来。

  “砰...哎呦...”。

  “你干什么?小兔崽?你不是不管吗?”

  “你刚才没听见吗?她是我老婆,敢调戏我老婆,你们经过我的同意了吗?”萧元看了一眼被打倒在地上嗷嗷惨叫的痞子不屑的问道,说完理了一下发型,高傲的抬起了头。

  “你你,小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那胖子本来全身就是汗唧唧,这一倒地全身沾满了泥土,太过狼狈,他爬起来愤怒的盯着这个青年吼道。

  “管你是谁呢?反正不是我儿子,怎么?还不快滚?等着我送你们进宫?”萧元皱眉道。

  “好,好你小子有种你等着,我们是雷公会的人,好,敢得罪我们雷公会的人,咱们走,小子你等着瞧”那胖子被两个手下搀扶着赶紧溜走了。

  “什么玩意?能不能有点创意啊?”萧元呸了一声,丝毫不鸟他们,任由他们搀扶着离开。

  “喂,你什么意思?这三个流氓你怎么放他们走了?你怎么不报警,让警察将它们给抓走啊?”江月本来是想祸水东流,把灾难引到萧元身上,没想到这混蛋萧元竟然这般轻易的化解了,到后来还以为他会伸张正义,将这些危害社会的毒瘤弄到警察局里去,谁知他竟然放了他们离开,不由的愤怒的上去质问。

  萧元闻言嘿嘿笑了笑,围着江月转了一圈,啧啧有声,道:“怪不得那些痞子会拦你,就你这衣服穿得还不如不穿呢,别说是他们想上你,就是我看了也想上...哎呦...疼。”

第2章 祸事发生

  萧元还没有说完,小脸粉红的江月上前冷不防的就是一脚,狠狠的踩在萧元的脚背上,怒道:“无耻,流氓··哼”。

  这大夏天的,萧元穿得是人字拖,大把的脚掌全都漏在外面,更可恨的是,这江月穿得是带跟的高跟鞋,一脚上去不亚于是一枚钉子,疼的萧元抱着脚嗷嗷的乱转。江月哼了一声,转身去拾取自己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去了。

  捡起手机看了看,还好没有坏,便再次来到车前,看着萧元还在抱脚打转,心里不由的一阵担心,暗道:“自己是不是用的劲太大了?看他这个样子好像很痛苦的,自己要不要上前去道个歉?”。

  江月是一个心地善良、天真烂漫而且还争强好胜的小女孩,同时也是一个没有经过社会污染的清纯少女,要不是这样,她才不会给萧元打赌,然后又输了之后甘愿去这么偏僻的地方买冰棍。他们两个相遇说来也真是狗血。两人同一天去公司报道,然后在路上,江月因为手机忘记了充电,没有闹铃,所以起来迟了,等她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快要迟到了,而且她还打听了这个公司的老板是最不喜欢别人迟到的,自己又是一个刚刚出校门的学生,要是因为这件事而让老板辞退,那多惨啊,于是便想都没想直接去打车。

  早晨是上班的高峰期,江月住的单身公寓,离公司又远,打车平时就很不方便,别说在上班高峰期了,只把她急的团团转,接连驶过去五辆计程车之后,离上班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看这情况打车是没有希望了,本来想叫车的,可是手机没电又没带,这可把江月给急坏了,情急之中她想到了拼车,哪怕多出点钱也行啊,于是就急急的拦住了一辆车,而那个车就是萧元的,当时差点出车祸,吓得萧元将她大骂一顿,自觉理亏的江月一直道歉,并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正好萧元也是来星漫传媒公司报道的,一说话才知道还在一个部门,于是两个欢喜冤家就这样结成了。

  “我靠,你干嘛?”萧元好不容易忍住了疼,转身来到自己车前,一看,这小丫头竟然跟没事一样坐在了车里,不由的怒道。

  “回去啊,午休的时间马上就过去了,这么热的天你让我走回去啊?”江月冷哼了一声道。

  萧元一阵头大,道:“靠,管我什么事?你这人贼坏我不拉,你下来”。

  “你才贼坏呢?萧元,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你买冰棍才惹的麻烦嘛?”江月有些委屈的道。

  萧元摇头道:“那又怎样?谁让你打赌输了?你快下来,我不拉,好心没好报”。

  “那都怨你,谁让你说话那么猥琐?”江月嘟着嘴巴道。

  萧元感到可笑,他指着车内的江月苦笑道:“美女,你说我说的不对吗?你看你穿的,上身丝纱褂子,若有若无,里面是宽松的小白T恤,那两只大兔子直蹦,下身就那么短短的小裤衩,两只白花花的大腿····”。

  “砰··,无耻,下流,混蛋··”还没等萧元说完,江月就恼怒的推开车门,重重的关上,背着自己的小包骂了几句转身愤怒的走了。

  “喂,你轻点,这车是···!啊?这就发火啦?我说错了吗?”萧元惊愕的看着烈日下,正向前暴走的江月,摸了摸后脑暗道。想了想哦了一声,道:“我真是说错了,她胸前的哪是大白兔啊,说小白兔那还是委屈自己欺骗上帝了,简直就是飞机场,那帮痞子什么眼神啊?这样的人也能勾起他们的欲望?嘶··这娘们够狠啊,差点把脚趾头给我踩断喽··”

  “叮铃铃····”这时手机响了,萧元打开一看,接通道:“哎,小晨咋了?”

  “萧元,你在哪呢?是不是在跟小江私会?你快回来吧,出大事了,你策划的案子出事了,我刚刚得到消息···”许晨在电话里急急的道,声音很小,好像在偷偷的打电话。

  许晨是自己在这公司里面的铁哥们,他是拍摄部的,整天跟着导演跑前跑后,平时里没少给自己吹嘘认识多少多少模特,而且还给哪个大明星合影,握手递水等等是个十足的骚包青年,不过这人够义气,心底不坏,要不然萧元也不会给他结交。

  “啊?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老混蛋故意找事?”一听这话,萧元就想到了自己的死对头,星漫传媒的副经理杜震。这家伙仗着自己老子是星漫传媒的股东就无法无天,牛掰的一逼,处处给自己作对,说白了就是这混蛋看上了江月,而自己老是破坏他的好事,所以梁子就结上了,其实也不怨自己,每次都那么巧的撞上。这次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这混蛋搞得鬼。

  “你还是快点回来吧,一句半点说不清,我在门口等你。”许晨说完就挂了电话。

  萧元挂了电话,将手机丢在驾驶台上,呼了口气,哼道:“最好别给老子玩阴的,不然老子玩死你,不拿出底牌你还以为老子就是一个上班族啊?乖乖,你好可怜哦。”

  萧元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想要去点火,忽然又觉得不对劲,仔细想了想,靠,私会?他终于想起许晨刚才的话了,有吗?萧元感到可笑,这妮子这般的厉害,自己跟她私会?不知道许晨是怎么想的,脑子进水了。看了看还在发红的脚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点火向前跑去。

  星漫传媒,四个流光耀眼的大字在一座写字楼门前波光粼粼,阳光照耀下泛着光芒。一个身着工作服的青年,正满脸焦急的左盼右顾,甚是着急,肯定是遇上大事了,要不然就隔一个玻璃门,里面就是空调了,他却宁愿在这门口晒着。

  滴滴····

  这个青年一听声音,回头一看,萧元的车子已经来到了门口,正在刷卡,这青年当下就急急的奔了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去,你能不能别这么着急啊?咋了?火烧你屁股啦?”萧元将车停在停车库里灭了火之后对着一旁急喘的许晨道。

  许晨闻言摸了一把汗水,正色的道:“萧元,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爱上了那个新来的啦?”

  “什么?什么新来的旧来的?我也是新来的?怎么?有人爱上我了?”萧元笑嘻嘻的道。

  “别打岔,就是那个,江月,跟你一个办公室的那个大学生,你说是不是?”许晨很是正经的问道。

  萧元嗨了一声道:“你搞什么啊,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爱上那个小丫头?别开玩笑了,你说吧啥事啊?”

第3章 离她远点

  许晨听了之后才呼了一口气,他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道:“这就好,那还有救。萧元,我给你说,那个丫头了不得,你根本不能碰,现在没有关系最好,将来也不能有,你听好了,你要是想女人了,哥们给你介绍一个,咱们前台小雯就是个不错的美女,还有信息部的米雪那胸脯大的跟奶牛····”。

  “等等,等下,我说你小子不是说发生什么大事了吗?怎么给我介绍起对象了?”萧元一阵头大,这家伙真是奇葩啊。

  许晨愣了一下,才打了一下萧元的手道:“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反正一句话你不能去碰那个江月就行了”。

  “就这事?没别的啦?”萧元好奇的问道。

  许晨这才左右看了一下,神神秘秘的道:“当然不是,这是前提,我给你说,你前段时间不是为一家公司策划的上市广告吗?刚才拍摄部的人来消息了,人家公司说策划的不好,不同意拍摄,要求重新策划,而且人家说,策划的没有创意,画面没有意境,产品的特殊性没有凸出来,所以前期的投入全都打了水漂,估计在国外的女霸王知道了都有吃人的心了,你可的注意啊”。

  萧元听了之后,哦了一声笑道:“我说什么事呢,不就是策划案嘛,小克斯啦,哎,不对啊,这个策划不是已经拍板了吗?合同也签了,怎么又不行了?他脑子有病啊?”。

  许晨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还没明白啊?刚才我问你的事啥意思,你现在还没明白吗?我可是知道你和江月午间打赌的事啊,然后以这个借口出去私会是不是?别蒙我,我都知道”。

  “这这什么东东啊?打赌怎么啦?午休的时候我们不睡觉做点别的不可以吗?这跟这合同有毛关系啊?再说了那策划不好,就不要再给我了,换人就是了,你着什么急啊?女霸王还没说话呢”。

  “你这小子是不是被猪油蒙住了心啦?这么明显你还看不出来?”许晨真有一种孺子不可教的愤懑,他恨不得将这萧元的脑子给拨开,然后把自己的智慧塞进去,平时里精明的很,现在怎么就这么迷糊啊?

  萧元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说的是金虎集团的人想要报复我是吧,可是我跟他们也没有什么来往啊?范不着吧?”。

  “你大错特错了,我打听了,这一切都是杜震这混小子联合你的上司曹世宝一块整你的,为了就是让你离开江月,你只要去找曹世宝低个头认个错,然后再写个保证书,今后再也不跟江月联系了,然后这个项目就活了,我可是知道你小子正需要这笔钱给你姐姐攒学费呢,这单子要是黄了,那几万块的提成可就打水漂咯”。

  “得得,···我知道了,你赶紧去上班吧,我得去将车还给人家租车公司去,反正那个活宝还没有通知我,我就装不知道,哎,这租车太他娘的狠了,一个小时要两百块呢,你赶紧下去吧”萧元催促道。

  “好,反正你听好了,我都给你说了,你可要注意啊,那杜震不好惹,身后的势力更加强大的很”说到这许晨正要下车忽然又扭过头皱眉道:“哎,你说你没有车装个毛啊?还去租车?撑得慌,大强那档子事能成才怪”。

  星漫传媒是一家颇有名气的公司,公司的性子是合股的形式,那杜震的老子是股东,就被安排进来成了副经理,这家伙完全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本来萧元是策划部的,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后来就因为这个江月,开始有了恩怨。这家伙可能是喜欢江月,不喜欢她身边有别的男人,而萧元跟江月走的近,所以麻烦就来了。

  萧元摆摆手径直开车走了,到了路上萧元苦恼的道:“娘的,我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这事啊,害的我多跑了这一段路,油费浪费的不少,又要多付一个小时的钱啦,唉,没钱真不行啊”,顿了一下,萧元的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冷道:“这个世界还没有我不敢惹的人呢”。

  等将车退给了租车公司之后,萧元走了出来,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他呼了一口气,暗道:“娘的,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想当初自己可从来没有为花钱的事犯过愁,现如今才知道这钱还真是好东西,没有它还真是不行。

  看看天色还早,出了那么一趟子事,估计回去也没什么好果子吃,还不如不去呢,反正有理由。萧元想了想直接打车去外星人酒吧找大强去了。

  “你小子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你不上班?”此时是下午休闲的时间,酒吧里的生意很冷淡,只有几个服务生在整理卫生,大强陪着萧元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闲聊。

  萧元喝了一口冰镇啤酒叹了声道:“真爽··”。

  “说,是不是又遇上什么难事啦?做哥哥的一定帮你”大强端着酒杯笑道。

  “去,什么啊,你诅咒我啊?没事就不能来你这里坐坐?”萧元回头看了看大强,一看大强的脸色,接着道:“什么表情,哎,我给你说啊,今天早上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我可是花钱租的车帮你啊,你还在乎这点小酒钱?你太没劲了”。

  大强是外星人酒吧的老板,别看名字是老板,其实也就是刚开张的小酒吧,全身上下的家底全都投了进来,身上也没有多少钱了,这大强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大学老师,但是穷啊,没有钱比不得那些阔少,现在的女人都很现实,你不拿出点货真价实的筹码谁跟你啊?大强不死心,软磨硬泡竟然让那个老师同意给他约会了,要去约会你总不能骑着单车吧?萧元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就自己花钱租了一个敞篷超跑让大强去装逼,谁让他是自己的铁哥们呢,他不帮谁帮啊,代价就是姐姐给的生活费一下子消费完了。

  大强闻言哈了一下道:“你别打岔,这事啊,做哥哥的谢谢你啦,不过你这人吧,比我还要强,你无缘无故的来我这里喝闷酒,要说没事鬼才相信呢,是不是你那个活宝上司又危难你啦?说,要不要做哥哥的去教训他一下?你要是点头,我二话不说,赴汤蹈火”。

  “行了,我可不想让你去进宫,害的你刚有起色的爱情转眼枯萎,那我可是大罪人啊,现在是法治社会···”萧元还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卧槽,说谁就来谁,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背啊。

  “萧元,你去哪了?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来上班?你不知道今天是老板出国回来吗?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赶紧给我回来,半个小时以后在办公室里看不见你你就永远别来了···”。

第4章 送你礼物

  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曹世宝如雷般的咆哮声,震得萧元赶紧将手机拿开,离自己的耳朵有一尺的距离,这个暴躁的混蛋说完话也不等萧元回话,就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什么个情况?”大强很好奇的问道。

  萧元将手机收好,耸耸肩道:“更年期到了呗,行了,我得回去了“。

  “妈的,想赶老子走,不用这么明显吧?这世俗界怎么这么烦人?那大老板苏魅那么精明的女子怎么就允许这样的人出现在公司里?”公交站牌前,萧元玩弄着手里的硬币,暗道。

  想着星漫传媒的老板苏魅。这可是一个传奇的女子,精明强悍,而且还有巨大的商业头脑,在短短的两年之内将星漫传媒弄成了一匹广告传媒业的一匹黑马,摇摇之上,在完成了几个有名气的广告之后,名声更是如日中天。现在如今谁人不知星漫传媒啊,那可是广告业界内代表。不过还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这个苏魅虽然是四十多岁了,但仍然是个绝世美人,那些大拿之所以找星漫拍广告,无非就是看上了苏魅的姿色,想要跟她上床···。

  管他呢,惹急老子了,老子就玩给他看,对于死过一次的人何来恐惧?难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让人感觉好欺负?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倒不介意再坐回原先的自己,那时候世界将会颠覆。

  “唉,自己要是有一辆车该多好诶”萧元看着来回穿梭的私家车露出羡慕的神色。

  “滴滴···”。

  萧元正在想美事,冷不防前面一阵汽笛的声音,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抬起头看到不知何时身前竟然停了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超级跑车,看那型号乖乖918?不过比自己之前的车那就差远了。

  “喂,你好,帅哥,给指个路呗”这时坐在车内的美女摆着手热情的打着招呼。

  萧元听到声音才注意到了车内的美女。哇靠,这一看,简直是喷鼻血啊,但见那美女盘着个丸子头,鼻子上挂着玫瑰色的蛤蟆镜,白色的网兜小褂子,性感无比的小嘴巴还有白皙稚嫩的皮肤,这简直是绝世美人啊,绝对的清纯绝对的青春呐。

  “你好,问什么路啊?”萧元看着这女子的打扮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要不就是傍二代,最好别是傍二代,要真是傍二代萧元扭头就走,他是不会搭理这些爱慕虚荣的女子,她们凭着自己的青春,然后挂在一个老家伙的身上,靠着那老家伙的金钱来挥霍自己的潇洒,萧元最看不起就是那种人。

  那美女闻言顿时笑颜如花,她对着萧元挥了挥手然后道:“金鸡山怎么走啊?”。

  萧元的目光一直看着这辆跑车,毕竟他已经五年没有摸过车了,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就失去了一切,所以今天看到这一辆超级跑车当然兴奋不已,内心早已躁动不安,双手发痒,真想上去开一把过过瘾。谁知这美女一说金鸡山的名字,顿时吓了他一大跳,赶紧收回了目光,看那美女说话也不像是调侃自己,很认真的样子,便不解的问道:“美女,你说你去哪?金鸡山?”。

  “恩,是啊,你知道吗?我转了好几圈了根本找不到,这导航越导我越找不到地点,你知道吗?”那美女一双美目悄然望着萧元,满脸的期盼之情。

  萧元盯着这个美女仔细的看了看,眼睛闪过一丝光亮,但很快就掩饰了,他摇头道:“你个小女孩子的去那地方干啥?我可是告诉你,那里不安全,一直传闻那里闹鬼,你还是别去了,赶紧回去吧”。

  那美女闻言眼睛一亮,马上伸手道:“你好,我叫贾真真”。

  萧元看那如玉葱的小手,内心一阵攸动,这美女当真是绝世啊,自己这是怎么啦?等公车都会遇上美女,老天真是太照顾自己了。当下赶紧伸出手笑着道:“哈,你好,我叫萧元,美女啊,我看你这般的貌美,还是别去那里,那里真的很危险的”。

  贾真真嘻嘻一笑道:“萧元,别怕,要不你带我去吧好不好?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怎么样?”。

  萧元闻言啊了一声,其实他早就主意到了贾真真的胸脯,那可不是一般的鼓啊,要比那个江月大上一倍多。男人看女人第一眼不就是看胸脯嘛,萧元也是男人,自然也会主意到贾真真的胸脯,刚才贾真真伸手握手的时候,那一对大白兔子颤抖的他眼花缭乱,顿时小萧元有了反应,这贾真真这一说必有重谢,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了一副旋旎的画面。

  “好不好嘛,萧大哥··”这女人一撒起娇来还真是有魔力啊,萧元迷迷糊糊的就上勾了,早就忘了那是个危险地带,喃喃的道:“好啊,好啊···”。

  等车子还没到金鸡山的时候,就有一股强大的阴寒之气笼罩过来,把坐在副驾驶上的萧元给惊醒了,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已经是在金鸡山脚下了,当时就吓坏了,赶紧叫停车。

  旁边的贾真真开着车早就兴奋不已,一听赶紧停了车,便道:“好,萧大哥我终于找到地方了,多谢你了”说完从怀里摸出钱包,抽出一叠,递给萧元道:“这是给你的报酬,谢谢你啦”。

  萧元接过来粗摸的估计了一下,少说也有五千块,哇靠,大富豪啊,今天真是走运了。正好没有钱呢,当即就看着那厚厚的红票发呆起来。

  贾真真看着他发呆的眼神,有些奇怪,她看了看萧元的眼神,然后看到他眼神一直看着车的钥匙,顿时恍然大悟,道:“你是嫌钱少?我看你这般的喜欢车,那我就送你一辆吧,这个地址你拿去,这辆车给你了,回头我打个电话过去,你拿着身份证去过户,这个车就是你的了”说完拿出一个精美的笔记本,快速的写下了几个字然后撕下来递给了萧元。

  等贾真真离开了好大一会之后,萧元还是愣在原地,一手拿着钞票,一手拿着提车凭证,这是在做梦吗?好像不是。

  很快夜色朦胧,一辆崭新的雷克萨斯敞篷超跑开进了朝阳鑫源小区里面。熄灭灯萧元从里面走了出来,满脸欢笑,没想到自己按照那个地址竟然找到了一家4s店。想想提车的时候那店经理前后的模样,感触良多啊,这社会还真是现实,如果自己不把这个纸片亮出来,估计那个势利眼的经理就会把自己赶出来,等自己一亮出这个名片之后,刚才还嚣张的经理马上变成了孙子,哈哈真得劲。

  “尼玛,我这是怎么啦?说要车就有车了,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诶”萧元兴奋的道。

  “萧元?你这是···”。

  正当萧元乐呵呵的关上硬蓬,准备上楼进屋的时候,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声响。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到前面路灯下一个黑影,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宋乐,这个家伙现在可是一直在追自己的姐姐,自己这份工作也是托他的福,要不然自己还是游手好闲的社会流氓呢。

第5章 姐姐遇险

  “宋大哥,你在这?怎么不进屋啊?”萧元走过去问道。

  宋乐是个戴眼镜的读书人,这家伙的父亲是个小小的工商局的科级干部,为人很本分,属于那种罕见的老实人。他给萧凤还是高中同学,那时候就非常的爱慕萧凤,是众多追随者之一,后来萧凤退学之后,这个宋乐也没有停歇,一直联系者,不知道这么晚了这家伙还在这干啥。

  “你这车···是咋回事?”宋乐别看是公务员的家庭,但是他们那一家都很清廉,尤其是他老爸,两袖清风半分都不贪一点,当初为了给萧元找工作还是偷偷的提着老爸的名字办成的,所以也就一直在科级位置上悬挂着,就因为这个宋乐才没有那些官二代那般的嚣张跋扈,而是十分本分的学生在学习,那些奢侈的生活都跟他没有一点关系,这不看到了一辆这般豪华的汽车早就蒙圈了。

  “这车啊,朋友送的,怎么我姐还没回来?”萧元笑道。

  “哦,你朋友送的啊,那就好,那就好,我我也没事,就是前段时间你姐说想学习一下英语,这不我有空就携带过来了,好像好像你姐还没回家吧?”宋乐满脸羞红的道,要不是大晚上的,估计这家伙脸就成了煮熟的龙虾了。

  萧元啊了一声道:“走,进屋再说,可能是我姐卖草药还没回来,进屋坐坐吧,估计快回来了”。

  “那这个这个··怎么好,要不··”。

  “哎呀,走吧,都是自家人,你何必见外呢,走走···”萧元一看这家伙欲迎还拒的样子就感到可笑,你这家伙这般的内向还怎么追的上我姐啊?

  四楼312房间,是萧元和姐姐萧凤的住所,这套房子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产,也是萧元最后的栖身之地。本来萧元和萧凤都是上学的,但是五年前的萧元基本上是个无赖,整日里不务正业,好吃懒做打架斗殴耍流氓样样具备,后来为了照顾弟弟,萧凤不得已才离开了自己钟爱的校园,开始了采摘草药照顾弟弟。

  “萧元啊,你工作怎么样?做的还愉快吧?”一进屋宋乐坐在沙发上开口问道。

  萧元给他倒了一杯水道:“还行,不过你跟我姐的事进展的怎么样了?怎么看你越发越不上进了?”。

  宋乐闻言脸色大变,大片的红晕都快让他变了模样了,萧元看着好笑不已,就在这时手机滴滴的响了。萧元拿过来一看,是陪着自己姐姐去山里采药的阿婆。

  “喂,阿婆怎么啦?”萧元也不明白阿婆怎么打电话了,这个阿婆是个好人,是住在自己的楼下,平时里没少照顾自己姐弟俩,小时候上学,别人都讨厌他们姐弟俩,唯有这个阿婆不嫌弃,还不时地接济他们,所以萧元对这个阿婆很是友善。

  “小元啊?你赶紧过来吧,在济世草堂对面,文京路十字口,一伙流氓在欺负你姐姐···”阿婆在电话着急的说道。

  萧元一听顿时火冒山丈,娘的,还有人敢欺负我姐姐?不想活的节奏。他挂断电话对宋乐道:“宋大哥,我出去一趟,你在这里等着吧,我马上就回来”说着就急急的向外面走去。

  文景路,萧凤的白鸽自行车歪在地上,一个满头怪色的青年,正哎呦哎呦的倒在地上惨叫,而旁边已经围了七八个地痞,都是纹身,满脸的霸气,全都嚣张的看着萧凤叽叽咋咋的怪叫,而萧凤则满脸气氛,她愤怒的瞪着这些人,自己的篮子也掉在地上,还有刚刚卖草药得到的三百块钱也掉落地上,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争执。

  “我说臭娘们,你赶紧的,三百块就想了事?美得你,赶紧选择啊,你看看我的小弟都被撞成什么样子了,在不送医院就死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交通事故撞死人会判刑的,再说你又是无证驾驶,要是关进去了,你那个废材无能的弟弟岂不是要被饿死了啦?没有你这个奶妈他可怎么活啊哈哈哈”为首一个光头胖子满脸横肉的笑道。

  “哎呦哎呦,疼死我了,虎哥,我我难受啊”躺在地上的那个青年捂着自己的肚子嗷嗷的乱喊,看样子好像是活不过今天了。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本来我们骑自行车慢慢的走,你们突然间横穿马路,而且我我根本没有撞他,是他自己躺在地上的,还有你们打坏了我的自行车你们怎么不赔我?”萧凤气急败坏的道。

  她知道今天遇上地痞流氓了,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说清楚,再说这些人打着什么算盘她怎么能不知道。

  那胖子闻言嘿嘿笑道:“小姐,你哪只眼看见没有撞我的兄弟,你看都有血了,噢,你说要陪你是吧?那成,我看你小身板也不错,面色也温柔,虎哥我也就委屈一下,陪你一晚上,免费如何?”。

  “啪···,混蛋”萧凤太愤怒了,上前就是一巴掌,但是打完之后就后悔了,自己这般势单力薄,怎么能是他们这些地痞子的对手,况且一旦自己有事,那萧元可怎么办?于是越想越着急,可是越着急越生气,这时候怎么没有巡逻的警察过来啊,本来是想报警的但是手机又没有电,看来今天这是悲催了。

  “哎呦,小娘子,身手不错啊,不知道你床上的功夫如何?来,给小爷我叫两声···”虎哥挨了一巴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欢喜,他捂着比猪头不差上下的脸淫笑着道。

  “好,我赔钱,你们说多少”萧凤知道今天难以离开,不得已只能花钱消灾,自己也希望这些混混能够拿钱走人,虽然白辛苦但是能化解这碰瓷那也是好的。

  “早说嘛,你看这样多好,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那就五十万吧”虎哥呵呵一笑很是爽快的道。

  萧凤一听啊了一声,自己辛辛苦苦一年还挣不到三万块,你这一开口就要五十万?这不是明摆着宰人嘛,自己是自行车又不是汽车,只是轻轻··根本就没有碰到就要五十万太他娘的坑爹了。

  “怎么?不同意?那也成,很简单,那你就在这里脱了衣服好好的陪我们耍一耍这事也就过去了,兄弟们动手··”虎哥大叫着。

  “滴滴滴···”一道急速的光芒射了过来,紧接着一辆速度超快的汽车冲了过来吓得众人都啊的一声全都崩开了。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