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傅御南萧云婵-诱爱成瘾腹黑新妻哪里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8 13:04

《诱爱成瘾腹黑新妻哪里逃》的主人公是傅御南萧云婵,是作者“会飞的乌龟”所著,讲述了萧氏集团破产,父亲为此病倒,为了报仇,她不择手段把傅家搞得天翻地覆,可谁知......

诱爱成瘾腹黑新妻哪里逃傅御南by会飞的乌龟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怎么?有心事?”萧云婵歪着头关心的问到。

“没,没什么事。”许耿不想让萧云婵知道家里已经安排与傅御梦的婚事,不想萧云婵因此烦忧。

许耿用温暖的大手摸了摸她精致的小脸,一脸温柔。

“怎么?都跑医院来了还勾搭我未婚夫。”

一个尖锐的声音打破两人的亲密,萧云婵见傅御梦大步踏着高跟鞋满身透着高傲,没礼貌地就进了病房。

“傅御梦?你来干嘛?这里不欢迎你!”萧云婵扭头看着厌恶的傅御梦,怒气冲冲地说到。

“请我我都还不想来这呢。可我得跟着我未婚夫,免得有人趁机而入。”

傅御梦冷呵的讽刺到,一直强调着许耿是自己的人。

“你什么意思?”萧云婵怒目中射出一道烫人的目光。

“他们傅家人可真是一个德性,除了为人可耻,连说话也让人憎恶得很。

萧云婵真是连听都不想听到傅御梦的声音。

傅御梦一脸嫉妒的快步走到许耿身边,伸手扯下许耿捧住萧云婵脸蛋的手。

“傅御梦,谁让你进来的,你快给我出去。”

许耿看见傅御梦如此娇蛮耍小姐脾气,一脸的烦忧。

“许耿哥,难道不应该告诉她,我们就快要结婚的消息么?”

傅御梦得意的神色中带着咄咄逼人的意味,还故意主动挽着许耿的手臂装着亲密。

萧云婵听到这个残酷的事实而显得面色苍白,都快要站不住了。

许耿从傅御梦怀里连忙抽离自己的手臂,扶住摇摇欲坠的萧云婵。

“什么?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萧云婵失愕中带着痛苦,声色发抖。

“云婵,你不要听她乱讲。”许耿慌忙的说到。

“萧云婵,我许耿哥心善,不忍心告诉你我们要结婚的消息,可我觉得你终归是有知情权的,这样,我想你也不至于还缠着他吧。”

傅御梦悠然的两手交叉挽在胸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用语言一点点击溃萧云婵。

“你够了,傅御梦,你到底还想继续到什么地步。”

许耿几乎快要疯掉,他没想到傅御梦会选择这样伤害他和萧云婵的感情。

“许耿,你告诉我,她说的你和她结婚的事是不是真的。”萧云婵泪已湿透眼眶,几乎快要崩溃,强忍着心痛,两眼死死盯着许耿。

许耿因为难堪而避开萧云婵的双眼,“云婵,我没想要骗你。结婚的事也都是家里安排的,我并没有同意。”

“是啊,家里安排,”萧云婵早就知道许耿活生生的就是家庭利益熏陶下的一个棋子,罪恶起来总是没有退路,想必当初许家安排她萧云婵和许耿结婚也是为了利益吧。

萧云婵仰头深深的汲取一口氧气,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掉。

“够了,你们都离开这,不要再来打扰我爸静养休息。”萧云婵故作坚强的声明到。

“云婵,你要相信我,我不会遵从家里的意思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许耿伸手抓住萧云婵的双肩,努力的劝说萧云婵不要伤心。

“走,给我走,不要在我面前出现。”萧云婵咬住嘴唇,发飙的吼到。

“走啦许耿哥,人家都下逐客令了,我们就不要自讨没趣了。”傅御梦趁机拉住许耿往外走,就是不想许耿多在这呆一分钟。

许耿见萧云婵已经不愿再听自己说任何话,只得让她自己好好平复下。

“云婵,事交给我,我会解决,你不要多想,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冷静冷静。”许耿失落的放掉抓牢萧云婵的手,转身失神的走开。

傅御梦冷眼哼哼地扭头看了眼全身几乎颤抖的萧云婵,同时看了眼病床上那想动却不能动的萧父,露出自己心满意足的笑容。

傅御梦对今天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怀着全胜而归的心情,愉悦地跟着许耿离开了。

萧云婵不敢相信自己又一次被揭开了心里以为好了的伤疤,她紧闭的双眼还是阻挡不了流淌出来的泪水,这样的现实让她再次被击溃得一败涂地。

“我真傻,明知道他的婚姻就是家族利益的垫脚石……我和他改变不了任何。”

萧云婵有些悲愤地捏紧拳头,在事实面前她无可奈何,除了伤心,萧云婵找不到任何说服自己的理由。

只希望真的像许耿所说,他能处理好一切,但萧云婵心里清楚这将会多难。

萧云婵艰难的收拾好情绪,才意识到刚才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已经打扰到父亲的休息了,惊慌失措般转身。

病床上的萧父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已经全然明白刚才在病房里发生的一切,他眼睛湿润地正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发着神,满满的心疼溢于言表。

“爸,你早就醒来了吗?”看着床上正盯着自己的父亲,萧云婵赶紧走过到病床旁,

萧父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几天的修养虽然让他好得比较快,但目前还是不能说话。

萧云婵明白父亲显然知道了整个的事情,便赶紧坐到床边的椅子里,一脸紧张而又温柔体贴地拉住父亲的手。

萧父那夹着医疗仪器却想动的手充满着温度,瞬间像一股热流般给足萧云婵力量。

“爸,女儿我……”萧云婵抿了抿嘴唇,此时对于父亲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一时凝噎。

面对着自己的窘境,父亲可谓是也牵扯进来的人,萧云婵自己说什么也无法责怪和解释太多。

“爸,快点好起来吧,女儿只想一家人过回原来的样子……”

是啊,过回到自己本来希望的样子,那里没有压力和负担,充满着幸福和快乐。

可萧云婵眼眸中娇嗔着的热泪似乎在提醒着自己,现在只奢求一切都快点过去,父亲也能早点好起来,这样自己也不用背负太多。

萧云婵拉着父亲温暖的大手,似乎找到依靠般,她倚靠在病床旁,歪头倒在病榻上,静静的闭目平复着难受的心情。

萧云婵的心狠狠又疼了一次。

第一章 聪明点好

H市中心医院普通病房内。

萧云婵望着病重的父亲,一向盛满笑意的小脸此时也带上了一丝阴云。

“云婵,这么多的医药费,我们哪里凑得出来啊呜呜。”

看着哭诉焦急的母亲,萧云婵连忙上前安慰,小脸上带着一丝坚定,“妈,你放心,总有办法的。”

毕竟萧母知道家里和女儿的状况,继续哭诉:“都怪许耿那个没情没意的人,害得我们家破产,你爸又因此病倒,现在我们向他借医药费,连理都不理......”

“妈,你别说这个了。”萧云婵出声打断,小脸上阴沉的厉害。

对,事情就是这么狗血,因为家族利益她要和许家联姻,只是没想到,一直喜欢许耿的傅家二千金傅御梦得知,仗着傅家在商界呼风唤雨的地位,害得萧氏集团破产,父亲为此病倒,一时间,她根本凑不出昂贵的医药费,她去许家求助,却是一场闭门羹。

“那你父亲的医药费,怎么办啊。”萧母完全没了注意,把一切寄托都放在女儿身上。

萧云婵狠狠的蹙了蹙眉头,“妈,你先不要担心,我会尽快想办法。”

见女儿如此镇定,萧母心里也好受了些,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着。

许是病房里的气压太过沉闷,萧云婵想出去透透气,顺便想办法如何筹到这一笔医药费。

扭转门把。

门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突兀的出现在萧云婵的眼底。

他穿着精工缝制的定制西装,合理的剪裁将他修长的身形衬托的愈发的高大,他一手拧着补品,而另一只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饶是如此,他浑身上下依旧透着让人高山仰止的淡漠矜贵。

而他的五官更是俊美到无可挑剔。

他背着光,精致的五官显深邃立体,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优雅。

他许是没想到门突然开了,俊逸的眉微蹙,但下一秒,神情恢复到一贯的冷漠优雅,他随意的放下手,隐在袖间的砖石纽扣,闪烁着眩目的光,不显奢华,而是低调内敛不张杨。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是优雅有礼,彰显着他的沉稳和内敛。

男人见萧云婵愣怔,眸光淡淡,却优雅的问道:“萧云婵?”

深沉磁性的声音像是大提琴倾泻而下的音符,低沉优雅,撩动人心。他说话时,没有起伏的声线十分淡漠,但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男人的声音瞬间将萧云婵拉回神来。

她望着他,脸色恢复平静,动了动粉唇,“先生,你是?”

她确实不认识这一号人,就冲着他一身尊贵的气质,就算只见过一面,也会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而她,没有印象。

男人深邃的眸光落在萧云婵精致却有些苍白的小脸上,沉默片刻后,他才缓缓的道:“我是傅御梦的哥哥,傅御南。”

听闻,萧云婵的小脸瞬间一变,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你就是傅家人?”

萧云婵语气不善,但傅御南神色不变,连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尊贵,“小妹性子急躁,她给萧家带来的伤害,肖某感到十分的抱歉。”

“抱歉?就能挽回我家的损失,一句抱歉就能让我爸健康起来么?”

此时,萧云婵怒目的瞪着傅御南。

一不高兴就毁了她爸爸一身的心血,而现在,厚颜无耻来看她笑话,真当她好欺负的么。

萧云婵话一落,傅御南的眉头蹙了蹙,他抿了抿妃色的薄唇,道:“萧家的损失,傅氏集团会尽力弥补损失。”

“弥补?”萧云婵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你当我们好欺负,玩我呢?”

萧云婵死死的瞪着傅御南,因为生气,说话的时候,连肩膀都在颤抖。

傅御南的眉头皱得更加的深了,低沉的嗓音优雅认真,“放心,我傅某说到做到。”

“我不需要!”萧云婵冷冷的望着傅御南,声音也是冷的。

这个男人凭什么这么自大,伤害了她们家,现在又不痛不痒的说着帮她,就算萧氏集团从新活过来了,但是其中,她父亲的健康,受到的嘲讽冷漠,她母亲的泪水,她的担心受怕,谁来弥补?

傅御南深邃的眸微微眯起,他冷冷的望着情绪激动的萧云婵,不动声色的说道:“萧小姐,你确定不需要么?”

“我不需要你虚伪的好意,就算我萧云婵走投无路,也不会接受你的施舍,因为这一切,让我感到羞辱!”

萧云婵话说得很重,每一句话都带着对傅御南的愤恨。

她知道,她应该接受傅御南的帮助,因为这样,她的父亲才能度过难关,她的生活才不会像现在这般艰难。

但是,她那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

凭什么,他伤害了她,现在又像救世主一般出现,让她对他感恩戴德呢!

间萧云婵这般固执,傅御南脸色也在逐渐冷了下来。

作为傅氏集团的掌舵人,还没谁敢这般忤逆他。

他深邃的眸,冷凝着萧云婵,“萧小姐,我希望你能明智一点,现在出了傅氏集团,没有谁会帮萧氏!”

萧云婵像是气笑了,星眸中带着浓浓的讽刺和冷意,“这一切,还不是拜你傅家所赐,你现在来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高尚,傅御南我告诉你,你这样做,让我感觉很恶心!”

显然,傅御南的脾气并不好,他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他微微俯身,将手中的补品放在地上,随即挺直背影,他优雅矜贵的理着衣襟,居高临下睥睨着萧云婵。

“萧小姐,我的话随时有效。”

低沉的声线没有起伏,让人不辨喜怒。

傅御南一说完,便转身离开。

可是没走几步,身后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等等!”

对于这个结果,傅御南一点也不意味,他优雅的转身,妃色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容察觉的弧度,他淡淡的道:“聪明的人一向会做明智的选择......”

只是傅御南的话没说完,已经被萧云婵冷冷给打断,“傅大总裁,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蛋!”

第二章 这是个笨女人!

话一落,萧云婵就捡起放在她脚边的补品,狠狠的朝傅御南扔去。

也不管傅御南那如同暴风雪般随时可能会爆发的黑沉的俊脸,一转身,狠狠的摔上病房门,“嘭”的一声便将傅御南隔绝在门外。

一直在暗处观察的特助江左,看着这一幕,心肝都颤抖了起来。

他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啊,居然被人拒绝的得这么彻底,简直太太太疯狂了。

他再也站不住,他快速的上前,迅速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补品后,恭敬的站在傅御南的身后。

“boss,这种事情,本该让我来做。”

傅御南冷冷的扫向紧闭的病房门,语气很淡,却说不出的阴鸷,“无事。”

正当傅御南要转身走到时候,江左却支支吾吾的说道:“boss,我......”

傅御南停下脚步,脸色淡漠的看着江左,冷冷的问道:“有事?”

见boss追问,江左不得不硬着头皮的回道:“刚刚,二小姐打了很多通电话,不是boss要不要回......”

江左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也不怪他这般害怕,因为boss一回国就听到二小姐的事情,当即震怒,立即将她软禁起来吗,不管她怎么撒娇求情,boss都不为所动。

果然,傅御南一听完,一张俊脸瞬间就沾满了霜雪之气,连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了好几个度。

江左很识趣的将手机递给傅御南。

就算他对傅御梦再怎么生气,毕竟,还是他的亲妹妹。

傅御南来到走廊,长身玉立的站在窗前,拨通电话。

“哥,求求你放了我!”一接通,傅御梦的哀求声瞬间从电话的另一端传了过来。

傅御梦本是个骄纵无比的人,此时听见她这么的哀求,傅御南的心也不由的软了。

他深邃的眸透过窗户看着医院的花园,问道:“知道错了么?”

傅御梦立即接过话,“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下手那么很,让萧云婵她家破产了。”

傅御梦的话,让傅御南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沉郁,他毫不留情的拒绝道:“软禁时间延长!”

一说完,也不顾萧云婵的呼天抢地,瞬间挂断电话。

而傅御梦傻眼了,她不都认错了嘛,为什么哥哥还要软禁她?

想着,傅御梦的心就扭曲起来,都怪萧云婵那个贱人,不但跟她抢许耿,现在,她的哥哥居然也站在她一边!

傅御梦的手狠狠的捏成拳头,眼中的闪过一丝狠辣。

萧云婵,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江左一来,就感受到boss周身的气息比之前更加的冷冽了。

哎,肯定是二小姐又惹了boss了。

江左小心翼翼上前恭敬的说道:“boss,我让护士把补品送给了萧小姐,只是,刚刚在病房门口,看见萧小姐正在和医生说些什么,她的脸色并不好。”

听闻,傅御南的眸微微一深,将手机递给江左后,就迈着修长笔直的双腿,往病房走去。

走进,便听到萧云婵的声音。

不是之前与他那般的冷漠,而是多了一丝哀求和讨好。

傅御南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皱眉听着。

病房内,萧云婵捏着医生的衣角,求情道:“医生,你看能不能再给我几天时间,我绝对能凑足医药费的。”

萧母也在一旁哭泣道:“是啊,医生,你多给我们些时间。”

医生这种场面见多了,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对于医药费,我也无能为力,而且,你父亲昏现在迷不醒,需要尽快检查,也许还会进行手术,到时候还需要更多的医药费。”

“医生,我知道,你再给我多一点时间,就一周,一周好不好,我一定会凑足钱来交医药费的。”萧云婵眼睛中充满了哀求。

有钱的时候,觉得钱并没有多重要,到了现在,萧云婵才感觉到钱的重要性,而她,也正为了这笔昂贵的医药费恳求着。

因为,她必须争取这短短的时间,只有这样,她才能救治父亲。

见萧云婵这把哀求,医生依旧不为所动,“小姐,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只是医药费的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

萧云婵有些挫败放开医生的衣角,指尖却慢慢泛白。

该怎么办,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难道她要认输么?

不,她萧云婵决不能放弃,不管多么艰难,她也要坚持住,为了父亲,为了母亲,也为了自己。

猝不及防,萧云婵猛地跪下,萧母见此,早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云婵,都怪母亲,让你这么的受罪啊。”

萧云婵给了萧母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再看向医生,“医生,我相信你也是有父母的,一定能体会我此时的心情,我现在跪下求你,希望你看在一个女儿的一片孝心,给我一些时间。”

萧云婵突然跪下,让医生也是措手不及,加上萧云婵的话,见惯了生死的医生,也忍不住的心软。

“难为你这么孝顺,那我就多个你一些时间,不过只能三天,再久一点,我真的没有办法。”

听到这话,萧云婵瞬间一喜,她连忙的站起来,朝医生鞠躬感谢。

“谢谢你,我一定会想办法筹到钱的!”

三天就三天,总比没有的强。

正当医生离开的时候,突然,门开了。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望去。

就看见一身矜贵的傅御南缓步走来,他神情一如的淡漠优雅,但遮不掉他骨子里的尊贵冷傲。

他修长如玉的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烫金的黑卡,递给医生,“需要多少医药费,就刷这张卡。”

黑卡,整个京都的发行量都是有限的,持卡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让人毫不怀疑,他的话的可信度。

正当医生要接过黑卡时,萧云婵带着怒意的声音便响起:“我不需要你的好意!请你马上给我离开。”

萧云婵的话一出,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她,包括萧母,萧家已经是孤立无缘的地步,没有人会帮她们,而现在有人愿意付医药费,云婵为什么要拒接?

傅御南并不意外萧云婵的拒绝,只是没有想到萧云婵会这般抗拒他,为了医药费宁可下跪,也不愿意接受他的好意。

这是个笨女人!

“萧父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允许萧小姐的拒接?”

第三章 放开我

他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响起,依旧没有起伏,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萧云婵却气得浑身发抖,她控制不住的上前,扬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病房里显得异常的响亮。

“云婵,你干什么?”萧母一惊,上前便拉住萧云婵,怕她还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来。

傅御南的俊脸,随着萧云婵的手部的力道,狠狠的偏向一边。

他的俊脸也在萧云婵的这一巴掌在中,变得黑沉无比,瞬间,整个病房的气压像是降低了几度,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说话。

连医生也不由的背脊一寒,看着男人手中的烫金黑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接。

傅御南的幽眸冷冷扫了愣怔的医生,这一眼很冷,带着习惯性掌握一切的不容违逆,瞬间让医生打了个寒噤。

他反应迅速的接过黑卡,“先生,我们会在最快的时间内为萧小姐的父亲安排治疗方案。”

一说完,根本不顾萧云婵的阻断,跟着门口江左就办事情去了。

此时,病房里。

萧云婵眼红的望着傅御南,“我自己会筹到医药费,不需要你的假惺惺!”

而傅御南只是慢条斯理的侧头过,对着萧母,眸中的清冷已经褪去,此时略带上了一丝歉意,“等萧伯父醒过来,我会弥补我妹妹给萧氏集团带来的损失。”

傅御南优雅的说完,修长的手一伸,便准确无误的抓住了萧云婵的手腕。

萧云婵见此,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抗,但男人的手就像如磁铁一般,不论她如何挣扎,也甩不开。

傅御南的手微微收紧,他眉眼温和优雅的看着萧母,道:“为了不吵着萧伯父,我先带萧云婵离开,不过你放心,我会安全送您女儿回来。”

萧母还没从所有事情都解决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又听到傅御南考虑周到的话,当即下意识的点头。

得到萧母点头,傅御南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强势的拉着萧云婵的手腕,大步便走出了病房。

萧云婵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抗拒,她狠狠的甩着胳膊,但傅御南的手掌就想是粘了强力胶般牢牢的粘在的手腕上,死活都挣脱不开。

萧云婵几乎气得跳脚,“傅御南你这个混蛋,到底要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傅御南不为所动,唇角挑着淡淡的弧度,他不咸不淡的说道:“太吵。”

什么?

这男人一声不吭的就把她带走,还不容她反抗了,到底有没有道理可讲?

萧云婵对傅御南的讨厌程度又多了一分。

“你嫌弃我吵,那你就放开我!”萧云婵气狠狠的说道,手也是使劲的挣扎。

傅御南深邃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勾起唇,淡淡的话缓缓的溢出嘴角:“对小野猫,需要的就是调教。”

萧云婵几乎不敢相信,这句带着一丝暧昧的话居然从傅御南的口中说出。

她发现,这个男人不但虚伪,霸道,而且不要脸到了极点。

她怒目看着身侧的傅御南,因为生气,喘着粗气,她发现,她已经被这个男人气得快要炸毛了!

二话不说,拧起手,就毫不犹豫的朝傅御南的手掌咬去。

不只是不是凑巧,就在萧云婵快要咬上着千钧一发之际,他不着痕迹的松开了。

猝不及防,萧云婵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手腕。

萧云婵吃痛,因为反射性,她立即松开了在嘴。

抬起头,气得眼红的看着矜贵的站在她眼前的傅御南。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医院的花园里,下午的阳光洒下来,让他的五官愈发的立体,他又长又密的睫毛,也在阳光照射下,在晰白的眼睑下留下了剪影。

他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他的手随意的垂在是身侧,砖石纽扣的眩光更加的绚丽。

“你还要干什么?”萧云婵甩了甩被自己咬痛的手,一边后退一边警惕的盯着傅御南。

不过萧云婵没有注意到的是,她无意间的小动作落入傅御南的眼底,一向平静无波眼眸滑过淡淡的涟漪,在阳光下,恍惚间透着几丝滟涟。

似乎察觉到萧云婵的局促,傅御南勾着唇角,似笑非笑的问道:“你紧张什么?”

“谁紧张了,你站住,别再过过来了!”萧云婵强掩饰住心中的心虚,倔强的呛声道。

傅御南的嘴角勾起比先前更大的弧度,嗓音深而缓,“说话打结,不是紧张是什么?”

他话说的很慢,加上本就低沉磁性的声音,在阳光的暖意下,萧云婵不禁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诡异地暧昧起来。

可是,前一刻,他们还是拔剑张鹭的对峙着。

萧云婵的小脸不由红了,当然,这不是害羞,而是因为男人的打趣而气的!

“傅御南,有没有告诉你,你真的很让人讨厌!”

萧云婵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个吼出来的,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应对傅御南无耻的言论!

其实,暴怒的萧云婵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早已经顺着男人的话题引导而去了。

傅御南似笑非笑的睨着萧云婵,深邃滟涟的眸带着一丝不怀好意。

“你这么抗拒我,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嗓音一如既往的低沉缓慢,质感华丽,其中的暧昧浓得让人心惊肉跳。

“你.......”萧云婵的话深深的别噎住。

这个男人曲解人的意思真厉害!

什么叫引起他的注意,她想逃都来不及。

此时,萧云婵几乎气炸了。

但傅御南依旧没有要放过萧云婵的意思,而修长的腿不断迈进,萧云婵不断后退。

直到背抵在树枝上,她才停下脚步。

萧云婵浑身紧绷,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傅御南,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只感受得到,她心中那股没地方可以发作的火,几乎要让她爆炸!

傅御南没有给萧云婵任何反应。

走进,手一圈,炙热的大手就重重的烙在萧云婵的纤细的腰上。

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变得密不可分。

萧云婵震惊了,傅御南这混蛋到底在干什么?这里可是公园,人很多,睁着眼睛就能看见。

“放开我!”

第四章 警告

说话间,萧云婵还有些慌张的四下观望。

果不其然,已经有一些陌生人的目光暧昧的朝她这边飘过来,一时间,萧云婵的小脸气得更加的红了。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身体不断的扭动挣扎,誓要脱离开傅御南。

男女间天生的力量悬殊,让萧云婵处于极端的劣势,所以,傅御南只是缓缓的挑起眉头,毫无压力的收紧手。

这样一来,两人间的距离更加的密不可分,即便隔着衣物,萧云婵也能感受到傅御南胸膛上完美的肌理纹路。

这一下的警告,萧云婵瞬间安静下来。

萧云婵看向傅御南,四目相对。

他的深邃黑沉的眸像是亘古不变的墨湖般深不可测,也正因为如此,让人不敢与他对视,因为哪怕只是一瞬,就会沉溺其中,内心中所有的想法会在这双深眸中变得毫无保留。

哪怕倔强如萧云婵,此刻,在男人深深的凝视下,心跳也快了半拍。

两人隔得极紧,傅御南能清晰的感受到怀中女人快起来的心跳声。

他微微的勾起妃色的唇,俊美到让人高不可攀的容颜就这么毫无征兆得带上了笑意,比起一贯的冷漠优雅,这一刻的笑,像是桃花,俊邪无比。

许是容颜太甚,一时间,萧云婵愣住了。

良久,耳边响起男人磁性惑人的声音,“如你所愿,你的举动,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傅御南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倔强萧云婵,他的就有一种让彻底将她融入怀中的想法。

而现在,他照做了。

女人的身体比想象中还要柔软,发丝间也散发的淡淡的清香气息,一瞬不瞬的领绕在鼻息间,让心都安定了下来。

傅御南不得不得才承认,他很喜欢抱着她的感觉。

男人的话,拉回了萧云婵的思绪。

她觉得自己都要气笑了,这男人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什么叫成功引起他的注意?

拜托,这不是狗血言情剧好吧!

正当萧云婵要反抗的时候,突然袭来一股大力,瞬间拉开萧云婵和傅御南两人。

还没等萧云婵回过神,“啪”!

一道又脆又响的巴掌声音响起在耳侧。

萧云婵扭头望去,就看见傅御南被一个女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而他的脸已是阴云密布。

吓!

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这一巴掌,打得太给力!

傅御南这混蛋,就是欠抽!

抽了傅御南一巴掌的人是个美女,她嫌弃痛恨的看着傅御南,“你这种花言巧语的男人我见多了,别以为长得好,就可以随便的欺骗女人!”

美女一边说,一边伤心低低才抽泣。

显然,她受过类似情伤,而碰巧听见了傅御南说的话,想起自己经历的痛,没控制住,就狠狠闪了傅御南一耳光。

萧云婵觉得之前的烦闷,在美女的一巴掌在红一瞬间消散,真是解气啊!

得意窃喜一笑,趁着傅御南被美女纠缠的空隙,萧云婵悄悄开溜。

傅御南斜了一眼萧云婵逃跑的背影,回眸,冷冷的看着在眼前骂骂咧咧的女人,眼中闪过厌恶一闪而过。

“闭嘴!”

声音依旧淡漠,不是面对萧云婵时的优雅,而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寒,让人不寒而栗。

美女吓得瞬间噤声。

她怔怔的看着傅御南转身而去的背影,浑身僵硬,男人警告的话几乎让她从头冷到脚,简直太可怕了!

傅御南一路跟随萧云婵来着花园石椅上。

萧云婵一坐下,就看见不远处正朝她走来的男人,心中一愣,随即,秀美皱起。

这个男人还真打算跟她死磕到底么?

傅御南一走进,萧云婵凉飕飕也随之响起,“傅大总裁,美女这么快就把你调教好了,我看像你这种表面优雅内里禽兽的男人,花一天时间都不够!”

傅御南眼睛危险的一眯。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得意忘形。

走上前,在她前一步停下,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精致的脸蛋。

“萧云婵,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要不要在深度了解一下!”

“你......!”

萧云婵再次被傅御南的无耻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在说这些的时候,淡漠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波动,甚至连语气都没有任何的起伏,很难让人相信,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萧云婵不禁觉得,这只是她的一阵错觉!

“我怎么?”傅御南突然俯身,坐在了萧云婵的身侧。

萧云婵下意识的挪动身体,但傅御南步步紧逼,瞬间,她想起了之前那个拥抱。

萧云婵几乎是恼怒的吼出来,“你无耻!”

话音一落,耳边便响起男人低沉惑人的嗓音,“是吗?”

萧云婵还没从他这句话会过神来时,便感觉嘴唇已经被人给覆盖住。

轰!

萧云婵的头像是被炸开了!

这个男人到底在干什么?!

当一个灵活的东西伸进她嘴里的时候,萧云婵才反应过来,她只觉得头皮发麻,猛烈得挣扎起来。

但事实是,萧云婵越挣扎,这个吻就越深。

她气得浑身发抖,秀美狠狠的皱着,脚一提,便狠狠的踩在了傅御南的脚上。

“嘶!”

男人吃痛,皱眉放开了萧云婵。

萧云婵狠狠的擦拭着自己的嘴角,想要将傅御南残留在她口齿间的气息一一的抹去。

傅御南定定的看着萧云婵的毫不掩饰的嫌弃,不由的挑了挑眉。

他似乎,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修长如玉的手放在石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愫,他启唇的,开口道:“做我的女人。”

没有起伏的声线,听不出他口中的话是否认真还是其他。

听了他的话,萧云婵出乎意外的冷静了下来,停下手中的动作,冷冷的看着傅御南俊美的容颜,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

“你哪里来的的自信,你看不出来吗,我巴不得离你远远的,你问出这话,不觉得可笑吗?”

听闻,傅御南的眸光微闪,按着节奏敲打的指尖不由的顿了顿,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他看着萧云婵,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看中的东西,还没有我得不到的。”

话说到这,傅御南顿了顿,他镀着光的深眸紧紧的锁定着萧云婵,深的不像话。

“包括你!”

第五章 太可恶了

他缓缓落下这三个字,带着志在必得,而他眼中的自信,让萧云婵恨得咬牙切齿!

“你的对象是我,只要我不愿意,你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的!”

“是么,”傅御南只是淡淡的勾起的唇,丝毫不在意萧云婵的话,“如果赌注是你的父亲呢?”

“你什么意思?”萧云婵的声音顿时抬高。

傅御南轻笑,“如果萧小姐答应我,你的父亲会平安无事,否则.......”

话说道这里,已经知道后面的意思。

萧云婵浑身的颤抖了起来,没有哪一刻,她这般的讨厌一个人!

这个男人,终于暴露出暗黑的一面了吗?

所以什么优雅都是假的,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才是真的!

简直太可恶了!

眼神一凝,扬手,就朝这张极其讨厌的脸甩去,只是在半途,手却被男人截住。

傅御南冷冷望着萧云婵,淡漠的眸也不由得冷了起来,“萧云婵,适可而止,你觉得我会让同一个再甩我一个巴掌么?”

萧云婵几乎是尖叫出声,“放开我!”

傅御南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看着她,而萧云婵的情绪几乎燃到一个极点!

“你叫我适可而止,你别忘了,是你来招惹我的,傅御南,你就是个超级大坏蛋!”

萧云婵狠狠的挣扎,但就是挣扎不开。

她急切的想离开着危险难测的男人,脑中灵光一闪。

“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让男人猝不及防,他的眸深了深,但只手仍旧牢牢的抓着萧云婵的手腕,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见此,萧云婵突然大叫起来,“救命啊,他要暴打我。”

“救命,救命!我根本就认识他!”

“快来人啊,快救救我。”

我的凄惨的呼声,瞬间引来的一大群爱看热闹的人,他们没有瞧见萧云婵眼底的精芒,只注意到她哭得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瞬间同情心泛滥。

当即有人义愤填膺为萧云婵打抱不平。

“一个男人居然打女人,简直给男人丢脸!”

“姑娘,你别怕,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帮你!”

“打女人的混蛋,你快放开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此时,傅御南一张俊脸,黑得堪比锅底。

居然给她来这一招,以现在的情形,饶是他怎么解释,也说不清了!

修长的手,微微一松,而凄惨的哭着的萧云婵,感受到男人的动作,心中一喜,瞬间挣脱开了,身体灵活的穿过人群,快速的逃离。

傅御南冷眼扫向依旧不愿走到众人。

起身,傅御南欣长的身形足有189cm,在最高不过170cm的人群中,显得尊贵无比,就想是古代的帝王一般,站在最高处,睥睨着天下,让所有人的都甘愿朝他俯首称臣。

在场的人都因为傅御南周身冷傲尊贵的气质,吓得噤了声。

不约而同,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傅御南浑身冷漠,迈着步子离开。

萧云婵一路小跑,风吹干了她脸上的眼泪,而她也来到一条小河边。这里人很少,离医院也有一段很长距离。

“傅御南混蛋应该不会追来了吧。”萧云婵默默念叨了一句,直接坐在岸边,休息了起来。

阴了傅御南一把,难得心情好,萧云婵边休息边欣赏着流动的喝水。

而平静的湖面,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傅御南黑沉的俊脸,不由自主,萧云婵的嘴角便荡漾开一抹笑意。

“傅御南,让你欺负我,活该被人揍。”

傅御南一来到这里,就听见萧云婵口中幸灾乐祸的话,很显然,这个女人正在脑补他被人狠揍的画面。

瞬间,傅御南的幽眸便是危险的一眯。

他悄声身前,直到来到萧云婵的身后,萧云婵依旧没有发现傅御南。

“解气么?”

低低沉沉的嗓音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响起在身后,让正沉寂在傅御南被人狠揍的情景中的萧云婵浑身一抖。

因为这一声太过吓人,一个重心不稳,就栽倒在河里。

突然的变故,让傅御南也不由的微楞。

此时,最倒霉的就是萧云婵,她根本不会水,现在栽倒水里,接连呛了好几口水。

“咳咳咳,救命,我不会游泳啊咳咳咳......”萧云婵胡乱的在水里挥舞着双臂,而她的身体也在不断的下沉。

难道,她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

不,不行。

激发斗志的萧云婵双脚也蹬了起来,手挥舞的更加的厉害,“救命啊,咳咳,我不会游泳。”

这一次的呼救,比之前的声音微弱了不好,看来,她确实要坚持不住了。

很快,她的头已经埋进了水里,只有两个小手丫还在水面挣扎着。

就在萧云婵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身体一轻,而下一秒,清新的氧气已经进入肺里。

萧云婵咳嗽了两声,便昏了过去。

傅御南的眉头紧锁,此刻,似乎永远都保持平静的他,眸中也闪过一丝浓浓的慌张。

在听到她不会水的那一刻,一股从未有过的害怕从他的心脏侵袭而来,而他居然在第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没有去救她。

直到第二声呼救声响起的时候,他在惊觉。

要是他晚了一刻,该怎么办!

一想到会出现某种可能,傅御南的心就急促的跳了起来,极大的后怕让他连手都在颤抖。

双手压着萧云婵鼓起来的胃,有规律的按压起来。

随着傅御南的动作,萧云婵的嘴角不断的溢出河水,到最后河水吐完,萧云婵依旧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傅御南的眉头狠狠的蹙起,俯身,毫无杂念的对萧云婵做起人工呼吸。

处于混沌中萧云婵的,意识游离。

突然,一道她极其渴望的气息像是甘泉一般不间断的流进她的嘴里,萧云婵贪婪的呼吸着。

没过多久,周围的景象慢慢清晰了起来,意识也不断的清晰。

挂着水滴的眼睫,狠狠的颤抖,星眸缓缓的睁开,一张放大的俊脸就清晰的映入眼底。

萧云婵的大脑在一瞬的空白后,变清得醒。

是傅御南。

原来是他救了她!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