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心相予:总裁的绝世佳人》是由网络作者阿檀所写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严昊羽姜

发布时间:2019-02-18 14:05

严昊羽姜烟翼小说

炙心相予:总裁的绝世佳人全文阅读

  《炙心相予:总裁的绝世佳人》是由网络作者阿檀所写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严昊羽姜烟翼是书中的男女主角。她是从白天鹅沦落成丑小鸭的落魄女,他是被讥笑后一心成为有钱人的亿万总裁,第一次见面他便一眼将她认出,用权力践踏她所剩不多的尊严。
  严昊羽合上文件,骄傲的站起身,走到窗前,一把拽开了窗帘,刺眼的太阳透过落地窗,猛地照亮诺大的办公室。
  以往他最受不了这样的阳光,可是今天却有点不太讨厌了。严昊羽笑了一声,令王秘书大吃一惊。
  当了总裁秘书这许多年,从来没见过严总笑过,而且,还笑得这么甜……
  “把我今天上午的行程取消,过会儿她来找我你直接带进来。”严昊羽也察觉不对,收紧了脸上的笑容。
  “可是总裁,你们是约好了么,不如改动一下吧。上午有个会议非常重要……”王秘书吃力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要是不想干了就去财务部领了工资走人。”严昊羽不耐烦的打断了王秘书的忠言。
  这才是他敬爱崇拜的严总嘛,刚才那一笑简直太不对劲了,王秘书“嘿嘿”一笑鞠着身子关上了门。
  虽然并没有约定,但严昊羽就是可以很肯定,姜烟翼一定会来,而且,一定是今天上午。

第1章 尴尬的相遇

  黄昏过后,天空呈现出暗沉的昏黄色和深蓝色在慢慢的交融,旖旎风光,浑身湿漉漉的姜烟翼停下了匆匆的脚步,用手遮挡着夕阳。

  说好了来这深山只拍一场戏,谁知道还有跳湖的戏份!跳水啊武打啊,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作为白珊珊替身,只能她来做了。

  可谁能料到她这个替身跳湖后换洗衣服的时间,所有的人都走光了。

  顾不得干不干净,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身上的水滴还在往地上淌着,姜烟翼看着四周,这深山老林,可怎么回去嘛!

  “嚓嚓……”姜烟翼腾地坐了起来,不禁发怵,一双杏眼小心的扫描声音发源地,难道还有野生动物不成?

  “唔……严总,轻一点,人家,第一次……”这不是白珊珊的声音么?

  严昊羽冷笑了一声,第一次么,身体并没有放慢动作。

  姜烟翼仔细着上前。

  湖畔,树丛中,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在轻微颤抖,车门大敞,白珊珊雪白修长的双腿裸露在外,风光一片。

  我的天哪,这可是大新闻!当红小花旦白珊珊和土豪郊外野战!这段拍下来能卖多少钱呢,况且白珊珊总那么欺负她。

  姜烟翼赶忙掏出手机,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严总,对我的身体,还满意么?”白珊珊甩着酒红色的波浪卷,娇羞的看着闭着眼睛养精神的严昊羽。

  严昊羽一言不发,连眼皮都没舍得动。

  “严总,那公司的下一场戏,我还是女主对么?”白珊珊撒娇似的口吻并没有让对面这个男子开口。

  白珊珊想都不敢想,本以为什么总裁啊董事长都是些秃顶大肚子的臭男人,可是面前这个男人简直是人间极品!

  小麦色的皮肤紧致有弹性,有力的腹肌随着呼吸有序的伸展,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绝美的唇形,放肆的张扬着高贵优雅。

  “恩。”严昊羽还是没动弹一下,从鼻腔发出了让出卖肉体的白珊珊兴奋地声音。

  能和这样完美无缺的男人行鱼水之欢,还能得到角色,简直是两全其美!

  太不可思议了!姜烟翼实在没想到,白珊珊的女主角都是这么得到的,怪不得在片场总是想做什么做什么,导演都拿她没办法,原来是有人给撑腰啊。

  拍的正起劲儿,突然,姜烟翼明显感到画风有点不对,一股凌厉之气让她后背发凉。

  姜烟翼把手机从眼前缓慢移开,只见原本画面中闭目养神的男子,已经不偏不倚的看着她的眼睛!

  只是看着,并没有什么行动,平静的让人觉得可怕。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姜烟翼紧紧抓住手机,往大路上跑。

  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安全了!

  姜烟翼靠着墙根蹲下身子,拿出手机,翻看着刚才拍的视频,简直是劲爆透了!整个娱乐圈都要振上一阵呢!又能报仇还能卖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爽快的事儿了。

  正想的美着呢,这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车上的男子一步步逼近。

第2章 被抓包

  “拿来。”低沉又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一下子把姜烟翼的梦给搅乱了,唉,大不了就删掉当什么都没发生嘛。

  姜烟翼一脸生无可恋的抬起头,蹲在地上的她仰着脖子才看得清楚这个男人。

  近一米九的身材,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格外高大,亮泽的前额碎发下,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尤其让人窒息的,就是高高在上的气质,仿佛周身笼罩着一股矜贵冷漠的帝王气场。

  白珊珊倒是很有水平嘛,这样的男人一看就是有颜有地位的主儿,姜烟翼越想越生气,姜烟翼拿出手机,无奈的翻着。

  “看好了,我删了啊。”姜烟翼假装狠心的点了删除键,确认后站起身,拿着手机在严昊羽面前晃了晃,转身就打算离开。

  “站住。”严昊羽伸出一只胳膊,把姜烟翼拦住。没成想,这辈子还能遇到她。湿漉漉的白色衬衫,隐隐透着上半身的风光无限,浅色牛仔裤紧紧包裹着臀部。

  她的眼睛里,总有种清高,仿佛人世间的凡尘俗世都不会到她的心底一样。

  和八年前一样。

  姜烟翼不耐烦的再次扬起头,不满的盯着严昊羽的眼睛,“还干嘛?”

  没什么人敢于直视他的眼睛,严昊羽更加确认了,她的这种孤傲又不耐烦的态度,跟八年前一样的,令他反感。

  “干。”严昊羽算是回答着姜烟翼的问题,一双薄情的唇准确无意的吻上了姜烟翼的嘴。

  还干嘛?干?这也算是回答?这个男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而且,他这是在干什么?在他眼里谁的嘴都像白珊珊那么好亲?

  姜烟翼愤怒的想推开,可是再努力也推不开这个男人。索性张开嘴,准备卯足劲儿咬上一口。

  正准备咬下去,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已经知道了她的打算,逐渐离开了她的唇。

  姜烟翼使劲擦着嘴唇,恶狠狠地瞪着严昊羽,算了,全当被狗咬了好了。

  严昊羽轻轻咬了咬嘴唇,她就这么嫌他?整个A市多少有头有脸的女人都排着队等着他抽空临幸,她姜烟翼凭什么?

  “云备份里的,都删掉。姜烟翼。”严昊羽平静的看着姜烟翼,说出的话没有一丝温度。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哪有空备份?”姜烟翼一脸单纯无公害的微笑,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啊,这可怎么办,认识么?还是爸爸的仇家啊?姜烟翼脑子和眼睛迅速飞转着。

  大爷的!没骗过去还白白被非礼了!姜烟翼深呼出了一口气,左边是公路,走公路累死也跑不过劳斯莱斯,右边是丛林,再下去就是湖畔。

  “最后一遍,拿出来!”严昊羽显然已经没什么耐心了,车上的白珊珊一副看笑话不闲事大的样子,一脸奸笑,只差没吃着瓜子躺沙发了。

  “给你。”姜烟翼掏着口袋,严昊羽刚一放松,手机顺着一条长长的抛物线瞬间就飞进了丛林深处。

  姜烟翼得意的看了眼严昊羽,嘴角的笑意洋溢,严昊羽彻底被她这一系列动作给激怒了。

第3章 让你求我

  不是不害怕么,我会让你怕,让你央求我的。

  严昊羽伸出一只手,将姜烟翼的两只胳膊控制在头顶,腾出另一只大手解着她的衬衫衣扣,一颗,两颗,实在是慢,严昊羽直接扯开了最后的两个扣子。

  姜烟翼大惊,他这是……在干什么!

  “你疯了!”姜烟翼反应过来,挣脱不开双手,便抬起脚。

  严昊羽察觉到后,上前一步,全身紧紧地贴着姜烟翼,使得她动弹不得,却没有停下手头的活,内衣被他无情的撕扯开。

  姜烟翼这才清醒,刚才的孤傲得意全然不见,眼睛里只有惶恐。

  “不要,我给你捡回来好不好,别再继续了,求你……”姜烟翼的泪水绝提般的涌了出来,划过她精致的瓜子脸。

  “没用了,我给过你机会了。”严昊羽像提着小兔子一样,提着裸着求饶的姜烟翼,脸上却没有半分怜悯。

  瞬间,一个皎洁如月光的莹白身体,骤然映入眼帘,白璧无瑕,玲珑有致,就是比白珊珊更弱小一些。

  该死,他居然起了反应!

  “我大姨妈来了!放过我……”姜烟翼脑光一闪,突然想起今天正好是她的好日子最后一天,也许,这是她的唯一护身符了。

  严昊羽毫不留情的继续,明明是清汤挂面,却让他每一根血管都爆裂了起来。直到看到面包垫,才停下手。

  姜烟翼发出如动物哀鸣般的哭泣,泪水弄湿了她精致的面孔。那是一种撕裂人心的叫声。

  “拍下来没有?”严昊羽头也不转,车外站着的白珊珊立刻回应,“拍下了。放心吧严总!”

  白珊珊厌恶的看着姜烟翼,她做了很多才能和严总扯上关系谈合作,而她姜烟翼,果然是替身,这种事儿她也要参上一笔。

  “我等你自愿求我上了你。”严昊羽松开姜烟翼,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纸巾,认真的擦了擦手,看着可怜兮兮的姜烟翼无力的将破损的衣服披在身上。

  “如果不想让裸照遍布各大网站报纸的话,就拿着备份来找我,如果这你也不当回事,我能明白的告诉你,以后演戏这行里,你也别想混下去了。还有,千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

  严昊羽连同用过的纸巾和一张名片一起扔在了蹲在地上的姜烟翼面前,连贯性的开车离开了。

  车里,严昊羽开着车,冷峻的面孔终于有了一丝不屑的笑,略凌乱的头发尽显不羁。

  她姜烟翼的冷傲不可一世呢,她的不染尘俗烟火气息在哪里,还不是会被摧毁。

  “严总,你今天真是替我出了一口恶气呢!那个姜烟翼,就是我的替身,每天都想着怎么打败我好取代我呢,今天跳湖都跳了好多回,就因为导演夸了她两句,看她嘚瑟的。”白珊珊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摆弄着姜烟翼的裸照。

  她大姨妈来了还跳湖?真是不怕死的。严昊羽闪过一丝不舍,随后又被击倒姜烟翼的快感冲倒。

  姜烟翼虚脱的倒在地上,差一点,可是,她已经被狠狠地侵犯了!

第4章 落荒而逃

  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可是,决不能被别人知道,她的二婶一定会骂的最难听,甚至把她赶出去,那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比当年,严昊羽正好抓住她所有的软肋。好不容易才可以当个演员替身,她又超级热爱演戏,正好挣得还稍微多一些,二婶才少在家吵闹,如果这行混不下,姜烟翼想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眼泪风干在脸上,姜烟翼想清楚后快速的穿好衣服,狠狠地攥着地上的名片,迅速离开了现场。

  直到半夜,姜烟翼才回到二叔家,直接摊到二楼仓库旁的小房间,那是她属于她的唯一的地方。就算紧闭着房间的门,还是能听到楼下二婶打麻将时推牌的巨响。

  “我也不知是什么命,嫁也嫁不得好人家就算了,这个倒霉拖油瓶整日不死不活的,你们都看看,哪有正经女孩子家大半夜回来衣服还被扯烂的?”二婶穿墙的骂街声惹得牌友哄堂大笑,姜烟翼拿起枕头拼命堵上耳朵。

  住进二叔家后,二叔身体不好,全是二婶持家,二叔就算想为她做些什么也会被二婶斥责,最过分的时候还闹离婚。

  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多挣些钱,这样才有搬出去住的时候,这是她这几年最大的梦想了。

  要是爸爸妈妈在,这些苦难恐怕永远都不会来到吧。姜烟翼转了转手中发烫的水杯,看着窗外。

  眼前最要紧的事,就是听那个疯男人的话,拿着手机备份去找他,要回裸照。姜烟翼在床上翻动着,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呢?他是谁?

  反正睡不着,姜烟翼打开电脑,搜索名片上的名字。

  严昊羽,严氏集团上市公司总裁,杰出企业家,严氏创始人之一,十年前白手起家创办公司,三年内成为A市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五年内进军大陆,十年之间享誉全国,成为祖国的冉冉新星……

  单单是简介,都得翻上几页!姜烟翼双手一摊躺在床上,怎么惹上了这么一个有钱还有空的变态啊!

  她总算相信,他确实能让她连演员替身都当不下去,也能让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大不了找他换回来,没事的。姜烟翼不停地安慰着自己才得以入眠。

  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有结果了没有?”严昊羽放下书桌上的文件,抬起头眼睛,对准着王秘书。

  “已经都查清楚了,严总,这是收集到的姜烟翼从小到大的资料。”王秘书得体的将文件放到严昊羽的面前。

  姜烟翼,22岁,16岁那年姜市因法律纠纷被告上法庭从而破产,其父姜建达挈带全家出逃,被仇家杀害,母亲因此精神恍惚,六年都住在精神病院。

  姜烟翼被生父托付给弟弟养,高中后就开始打工,服务员收银员,工厂做零件发传单或是客服,换过大大小小十来份工作……

  呵,原来从十六岁,就从白天鹅走向丑小鸭了,也不知道姜烟翼那么高傲的性子竟然能承受这么巨大的落差……

第5章 记得学会屈服

  严昊羽合上文件,骄傲的站起身,走到窗前,一把拽开了窗帘,刺眼的太阳透过落地窗,猛地照亮诺大的办公室。

  以往他最受不了这样的阳光,可是今天却有点不太讨厌了。严昊羽笑了一声,令王秘书大吃一惊。

  当了总裁秘书这许多年,从来没见过严总笑过,而且,还笑得这么甜……

  “把我今天上午的行程取消,过会儿她来找我你直接带进来。”严昊羽也察觉不对,收紧了脸上的笑容。

  “可是总裁,你们是约好了么,不如改动一下吧。上午有个会议非常重要……”王秘书吃力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要是不想干了就去财务部领了工资走人。”严昊羽不耐烦的打断了王秘书的忠言。

  这才是他敬爱崇拜的严总嘛,刚才那一笑简直太不对劲了,王秘书“嘿嘿”一笑鞠着身子关上了门。

  虽然并没有约定,但严昊羽就是可以很肯定,姜烟翼一定会来,而且,一定是今天上午。

  果然,三分钟后。

  “叮叮……”

  办公室的门响了,严昊羽仍旧看着窗外,不出声。

  姜烟翼索性推门进来了,此时的严昊羽正背对着她,墨蓝色的西装衬得他身材更挺直,锃亮的黑色皮鞋没有一点灰尘。

  衣冠**!姜烟翼默默地嗤鼻,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就是一个大流氓,以为有点钱就可以胡作非为,高人一等了么?可笑!

  “咳咳!你要的东西在这了,我的东西也拿出来吧。”姜烟翼一来就开门见山,她真的不想尽量再惹出什么事了。

  严昊羽终于转过身,正视着姜烟翼。她确实长得还行,白皙的皮肤,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睫毛,樱桃红唇微微撅起。

  一身黑色运动衣将一米六的身高包裹的严严实实,高高的马尾辨充满能量,干净的脂粉不施。

  这么怕他吗?怕不是也得来。

  严昊羽冷笑了一声,“拿来。”

  “这不公平,一起交换!”姜烟翼严肃表达不满。

  “你没有跟我谈资格的余地,不拿来就出去!”严昊羽很是头疼,明明都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丑小鸭,哪还来的傲气要与他公平?弱肉强食,她难道不知道,这些不公平都是她姜烟翼交给他的吗!

  姜烟翼愣在原地,该不该给他?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他既然知道她的名字,如果不给,她以后一定不得安生……

  “我给你。”姜烟翼拿出手机递到严昊羽面前。无奈,还有几分凄凉。

  “这才懂事。我相信你查过资料后,不会再有别的备份了对么?”严昊羽一手接过手机,三两下就给手机格式化了还给她。“你要记住,斗不过的人就要学会屈服。”

  姜烟翼狠狠瞪着严昊羽,眼眶发红。她这些年过的就很憋屈了,总是要向权势屈服,向金钱利益屈服,向二婶屈服,现在,还要怎样……

  “我的裸照呢?”姜烟翼的声音有些颤,还是骄傲的仰着头,尽量与严昊羽直视。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