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赵狗蛋张雪梅-大浪滔滔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9 03:35

赵狗蛋、张雪梅是小说《大浪滔滔》里的看主人公,讲述了赵狗蛋原名赵涛生,因为受到刺激,加上感冒发烧,变成了痴傻儿成了山头村出了名的傻子,只是没人知道曾经的傻子已不傻了......

大浪滔滔by南风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赵狗蛋脸上的傻笑更甚了,他挠了挠头说道:“赔,我好好赔,春娥婶。”

待得李春娥走了之后,张雪梅这才上前两步轻啐了一口:“不要脸的女人,都有老公了还到处勾搭男人。”

赵狗蛋这时伸出手,一把按在张雪梅的身后,吃吃笑道:“雪梅嫂,你的毒,还没好,我给你吸……”

张雪梅顿时惊呼一声,挣扎了一下说道:“你个傻狗蛋……竟然知道想女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蛇毒差不多除去了,狗蛋这么说,肯定是对刚才那种感觉上瘾了,毕竟刚才自己的小嘴都碰到他的那个地方了。

张雪梅一只小手搭在赵狗蛋的肩膀上,俏脸都快贴在男人的肩膀上了,“明天你好好在家等我,嫂子带点东西来找你。这回你家的牛把李春娥家的菜园拱了,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怕不是又要刁难你们叔婶两个……”

张雪梅平日里和赵狗蛋的表嫂田瑶关系一直不错。

两人都是山头村的大美人,而且都是寡妇,彼此都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赵狗蛋早已经不傻,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两人一起找到了赵狗蛋的牛,赵狗蛋也从牛背上的框子里抓了一些草药,然后将那条打死的青色掏出蛇胆,和几味草药放在一个布袋里。

赵狗蛋将布袋递给了张雪梅,傻笑着说道:“雪梅嫂,给你,喝,毒就好。”

张雪梅一看狗蛋熟稔的配药手法,顿时也惊了一声道:“呀!傻狗蛋……你竟然还会配药呢?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赵狗蛋不慌不忙,脸上还是那副痴傻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刘老汉,刘老汉,嘿嘿……”

“原来是村头刘老汉教你的,也是……你在他那里生活了那么久,肯定看到了不少门道,嫂子就信你一回。”

张雪梅一听狗蛋说是刘老汉,顿时心中的疑虑消散了大半。

据说村头刘老汉的祖先是康熙皇帝的御医呢,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山头村这么多年,谁家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去刘老汉那里拿药,保证药到病除。比镇里那些穿白大褂,拿着各种针针管管的医生强多了。

在田瑶的丈夫赵刚死之前,早就是孤儿的赵狗蛋就一直被村头刘老汉收养着。

想来这些年就是耳濡目染,赵狗蛋也能看懂一点东西。

赵狗蛋虽然痴傻,但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思维能力,只是有一点痴呆低智罢了,很多东西看多了还是会明白的。

现在刘老汉死了,山头村正愁着没有村医。

如果赵狗蛋会配药,这倒是个意外的好事情。

不过张雪梅知道,赵狗蛋是个傻子,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说出去,自己可以先尝试一下这副药有没有作用再说。

两人在快到村头的时候分开走了,赵狗蛋牵着牛一路往村子里最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一层土胚房,就是他和田瑶嫂一起住的地方。

以前痴傻症没好就算了,如今病好了,赵狗蛋说什么也要让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田瑶嫂过上幸福的生活。

“哞!”

赵狗蛋将牛拴在了土胚房一旁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里,忽然听到里屋,传来一阵诱人的声音。

赵狗蛋连忙来到房子的一侧,伏着身子趴在土胚房的窗户往里面看去。

此时,在房间里正有一道雪白娇小的身影在水浴池外往身上浇泼着清水。

正是他嫂子田瑶在洗澡。

一头瀑布般的长发,玲珑婀娜的身材,胸前一对丰挺在水泽下映衬得如同羊脂白玉一般,散发着诱人气息。

更让赵狗蛋心跳加快,血脉喷张的是,田瑶一只手在往身上浇着水,另外一只手,却是伸到了自己下面……

第1章:

“狗蛋……你轻点……”

张雪梅俏脸通红的趴在地上,上身穿着一件花衬衣,下身却是白花花的一片,在阳光下晃得人眼晕。

一个男人的头正趴在张雪梅的屁股上,随之传出一阵诱人的吸嘬声。

张雪梅俏脸都快红透了,咬着衣袖,声音颤抖的说:“狗蛋……吸出来了没?”

这时,俯身的男人抬起了头,露出一张好看的脸,只是看上去感觉有些呆滞。

赵狗蛋擦了一把嘴角的殷红血迹,痴痴的说道:“雪梅嫂,还没呢……我帮你……清干净……”

赵狗蛋说完,又趴了下去。

张雪梅有意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自己的小命都可能不保,顿时又咬着嘴唇忍住了。

她本来是来山上挖点草药的,却在小解的时候被一条毒青蛇给咬了。

偏偏还是咬在自己的屁股上。

估计是刚才撒尿的时候根本没看清,淋到了灌木里的毒青蛇身上。

大山里的毒青蛇剧毒无比,要是不尽快处理,她可能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举目望去,整个山脚下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张雪梅遇到了在这附近放牛的赵狗蛋。

虽然赵狗蛋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傻子,可现在张雪梅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偏过头看着俯身在自己臀部上吸嘬的男人,张雪梅俏脸羞红的同时,芳心也是一阵颤动。

“嘤……狗蛋……你要不是傻子多好啊……”

张雪梅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模糊了,不知是毒蛇发作了还是内心的情欲被挑动了。

可要是赵狗蛋不是傻子的话,张雪梅还真不敢让他给自己吸毒呢……

赵狗蛋又抬起头,俊朗的脸上露出痴呆的笑意说道:“嘿嘿……雪梅嫂,你腚子好白,好嫩,跟马丽婶家的豆腐一样……”

张雪梅正被赵狗蛋吸嘬的动情,此刻又偏头看到男人冲着自己傻笑,说的话又这么露骨,顿时整张俏脸更是羞红如血。

张雪梅伸手在张狗蛋的头上摩挲了一下,说道:“傻狗蛋,胡说什么呢……快点帮嫂子把毒吸出来吧,嫂子头有点晕……”

赵狗蛋吃吃一笑,点了点头,两只手抓着女人的丰臀,又把头低了下去。

只是低下头的一瞬间,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张狗蛋的眼底深处有一抹狡黠的光芒闪过。

赵狗蛋原名赵涛生,母亲刘雅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难产走了。

父亲赵涛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老师。

只可惜在赵狗蛋五岁那年,村里的学校发生了一次泥石流,他父亲赵涛为了救那些孩子,最终没能逃出来……

也是从那之后,大受刺激的赵涛生,在一场感冒发烧中变成了痴傻儿。

这些年来,村里人也都习惯了他痴傻的样子。

村头的鳏寡老人刘老汉,生前给还他取了个野名:赵狗蛋。

在众人眼中,赵狗蛋基本能够认人,说话也说不了长话,只能讲一些短句。

只是因为他父亲赵涛的缘故,村里人感恩。

这些年,也都对赵狗蛋很不错。

算起来,赵狗蛋可算是山头村里第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人。

可是在去年的时候,赵狗蛋的痴呆症就好了。

不过赵狗蛋有着自己的打算,并没有将自己的病情告诉村里的其他人。

就连他最亲密的田瑶嫂子都没说。

因为这关系到他的一些小秘密。

当傻子多好,村里好多漂亮媳妇和黄花大闺女连在河边洗澡都不会躲着自己。

赵狗蛋吃吃一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目光落在了面前白嫩的丰臀上。

因为角度的缘故,赵狗蛋甚至能够看到女人那里的景色,让得赵狗蛋慢慢有了反应。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给雪梅嫂把毒吸干净才好。

要说张雪梅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年仅二十三岁,嫁到山头村不到两年时间,丈夫陈二柱就因为一次上山打猎,再也没回来了。

张雪梅也就成了山头村有名的俏寡妇。

雪梅嫂和田瑶嫂同样是寡妇的遭遇,让得赵狗蛋对她也很同情。

这时,赵狗蛋突然停下了吸嘬的动作,指着女人那里,痴傻的笑道:“雪梅嫂……你这里漏……漏缝了,毒血流进去了……我帮你吸出来……”

“哎呀!别……啊嗯!”

不等女人阻止,赵狗蛋顿时把头低了下去。

第2章:

张雪梅伸出小手拼命抵着男人的头,却奈何身中蛇毒,下身又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守了两年寡的张雪梅,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了,只觉得连魂儿都飘到天边去了。

“不……傻狗蛋……那里不能……”

一想到自己下面被除了老公之外的男人亲了,张雪梅便心如火烧一般。

张雪梅想阻止,但是做出的挣扎却显得毫无力量。

赵狗蛋看了看女人满是春意的媚眼,感觉时机差不多了。

其实张雪梅身上的蛇毒早就被吸出来了,只要自己再给她配一副草药,过两天就什么事都没了。

只是好不容易能和村里的俏寡妇这么亲近,赵狗蛋可不想浪费这种良机。

赵狗蛋抬起头,任由女人的水渍残留在嘴边,傻笑道:“雪梅嫂……你这里……和我的……不一样……你的怎么是这样……你看我的……”

说着,赵狗蛋便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

张雪梅原本因为赵狗蛋突然停下的动作,内心正感到一阵失落和空虚,却转头又看到赵狗蛋往自己身前的拉链摸索,顿时急的连耳朵都红了。

“这傻狗蛋……不会是知道想女人了吧……”

张雪梅内心忐忑羞涩的同时,眼角却忍不住的扫了过去。

可是这一扫,却是舍不得移开眼了。

怎么会这么大?!

张雪梅俏脸通红,连娇俏的耳朵根都红透了,脑袋一震眩晕,也不知是真的因为蛇毒还是被刺激冲昏了头。

张雪梅下意识的就和将赵狗蛋的那玩意和自己死去的老公相比。

这一比才发现,赵狗蛋的那玩意怕是要比陈二柱大上两三倍!

张雪梅一下子就想到了村长家的那头驴。

“估计傻狗蛋的都能和驴比了!这狗蛋到底是怎么长的?”张雪梅惊呼一声,却忘了阻止赵狗蛋接下来的行动。

赵狗蛋看到女人眼中又惊又喜,满是欲拒还迎的娇羞,顿时知道时机成熟了。

只见赵狗蛋流着哈喇子,伸手摸到了张雪梅那里,一脸痴相的说:“雪梅嫂……你看,我的是这样的,我们不一样……”

男人的话还是断断续续,只能说几个字的短句,显得很吃力的样子。

当了十三年的痴傻儿,赵狗蛋几乎连演都不需要演,外人根本看不出丝毫异样。

他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傻子。

“啊呀!狗蛋……你别乱摸,快把裤子拉上去……”

被赵狗蛋这么一摸,张雪梅顿时有了反应,她虽然是经历了人事的女人,但却经验尚浅。

而且陈二柱还在的时候,那方面也根本是三分钟的功夫,哪能让张雪梅有什么体验?

张雪梅此时的内心却是闪过一道念头。

“要是被这么大的家伙捅进去,估计是个女人都会舒服上天的吧!老天爷还真是公平……给了傻狗蛋这么好的宝贝,却让他变成了个傻子……”

张雪梅心里一边替赵狗蛋感到可惜的同时,一边忍受着越发强烈的欲望。

傻子才好呢!

张雪梅低声喃喃的说道:“和傻子做一次,也不会被人知道,而且狗蛋还这么好看。”

她守了两年的寡,要说没有需求,那肯定是假的。

只是陈二柱还在的时候,是村里有名的猎户,整个村能赶得上他的还真没几个。

所以张雪梅对别的男人,都有些看不上。

可是现在她看到赵狗蛋,却也是被他的资本,撩的动了情。

这个男人除了傻一点,其实哪都比二柱强!

看着张雪梅脸色的变化,赵狗蛋知道她有想法了,于是想着趁热打铁,顿时面红耳赤的往她身上拱去,一边拱还一边说:“雪梅嫂……我难受……你看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说着,赵狗蛋的身子直接贴在了女人的白腚上。

“啊……嗯嘤……好烫!”

突然间,身后被男人的那个东西杵着,一股热力从臀部上,直透心底。

张雪梅内心的欲望在这一刻彻底被点燃了。

张雪梅媚眼如丝,就这么趴在地上转过俏脸看着男人,檀口轻吐:“嗯啊……傻狗蛋……你帮嫂子吸了毒……嫂子也帮你吸一吸吧……”

第3章:

赵狗蛋拱着身子,看着身下的女人,吃吃的笑着说道:“雪梅嫂,帮我吸……帮我吸……”

说着,赵狗蛋又往张雪梅身上挺了挺。

张雪梅哪里受得了赵狗蛋的这种刺激,顿时娇呼一声:“哎呀……傻狗蛋,你杵到嫂子那里了……嗯嘤……那里不可以的……”

感觉着体内的蛇毒好像被清除了,被欲望充斥着的张雪梅咬了咬玉唇,扭摆着丰臀,想要躲过男人的杵弄。

张雪梅此时内心还是有着一丝微弱的挣扎。

不过转念一想,赵狗蛋反正都是傻子,那玩意还那么大,要是能和他弄一次,肯定幸福死了!

张雪梅的内心打定了主意,白花花的腚子更是摆动个不停。

这在赵狗蛋眼中看来,这不分明是在勾引自己吗?

赵狗蛋嘴角的痴笑越发明显了,一手扶着那个东西就往女人的敏感地带胡乱戳弄着,却找不着门路,弄得女人娇喘连连。

别看赵狗蛋那个东西大的出奇,但十八岁了却还是个童子之身。

平时在河边偷看村里的俏媳妇和黄花大闺女洗澡,赵狗蛋无师自通,早就学会了自渎。

而且村头的刘老汉还经常给他讲荤段子,十八岁的赵狗蛋对男女之事满怀憧憬,却又苦于没有实战的机会。

这次能帮张雪梅吸蛇毒,在赵狗蛋看来,简直是老天爷赐的机会!

张雪梅被男人的那个东西杵的芳心大乱,媚眼如丝,一阵娇喘。

干脆转过身子看着赵狗蛋说道:“冤家,你可别杵了……再杵下去嫂子都快要化了……嫂子知道你难受……嫂子帮你吸。”

张雪梅就这么转过身子,俯跪在赵狗蛋的身前,嫩白的丰臀对着大柳树翘挺着。

女人两只手微微颤抖的握着赵狗蛋的那个东西,惊呼一声:“狗蛋……你这到底怎么长的呀,嫂子都握不过来了……”

赵狗蛋没有回答女人的话,只是一个劲的将身子往前面挺动。

嘴角流着涎水说道:“吸……嫂子吸……”

张雪梅抚了一下鬓角的秀发,涨红着俏脸,媚眼中满是情欲的看着男人,檀口轻启,吐气如兰。

赵狗蛋感受到一股热气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一个颤粟,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

女人彻底沦陷了,轻喘一声说道:“傻狗蛋,你可不能……不能和别人说……不然嫂子都没法做人了……”

赵狗蛋早就等不及了。

一个劲的点头,傻笑着说道:“不说,狗蛋不说,嫂子吸……狗蛋不说。”

最后,女人的俏脸低了下去。

在赵狗蛋刚刚感受到一阵温暖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喊叫声。

“天杀的赵狗蛋……你家的牛把我的菜全拱了!”

女人的声音在山脚下传荡开来,显得很是刺耳。

张雪梅当下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站了起来对着跪在地上的赵狗蛋说道:“哎呀!有人过来了!狗蛋……快!你快起来!”

女人自己也赶紧把裤子提了起来。

“哎呀!”

张雪梅刚想走,却感觉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顿时向前面倒去。

赵狗蛋一把扶住女人的腰肢,一只手正好按在了女人胸前的挺翘上,顿时感觉一阵滑腻,手上微微加了力道,傻笑道:“雪梅嫂,你小心,别摔着,嘿嘿……”

女人不由得嘤咛一声,整个身子更软了,几乎都快伏在赵狗蛋的头上了。

“啊!你们……张雪梅,你这个不要脸的寡妇,竟然勾搭傻子……”这时,大柳树的另一个方向传来一道女人的惊呼声。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傲人,前凸后翘的中年美妇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赵狗蛋正光着屁股蛋扶着张雪梅站起来,背对着中年美妇。

而张雪梅伏在赵狗蛋身上,虽然穿好了裤子,却显得有些衣冠不整。

赵狗蛋心说这可遭了。

要是让女人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倒没事,可雪梅嫂子一定会受人冷眼的。

张雪梅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咬着嘴唇看着中年美妇说道:“春娥姐,我没有……我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春娥一只手插在腰上,胸前一对波涛起伏一阵,看得人眼花。

此时李春娥的另一只手指着张雪梅说道:“赵狗蛋的裤子都被你扒下来了,你都恨不得挂在男人身上了,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二柱才走了两年,你就耐不住寂寞勾搭野男人了,还勾搭一个傻子!”

赵狗蛋这下可忍不住了,但是他却时刻都提醒着自己,现在自己是个傻子。

“春娥婶,雪梅嫂,蛇毒,我吸蛇毒。”赵狗蛋也不提裤子,就这么扶着张雪梅转过身子,指着不远处一条被砸死了的小青蛇,痴痴地说道。

要不是之前机灵,把那条蛇打死了,估计这下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要给张雪梅配一副草药,也要用到这条青色身上的东西才行。

赵狗蛋这么一说,张雪梅顿时也反应了过来,急切的说道:“春娥姐,我进山采药,被这条蛇咬了一口,是狗蛋帮我把毒吸出来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张雪梅越说声音越小,不知是没有底气还是毒素还未除尽。

不过此时的李春娥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张雪梅的话上。

此刻李春娥一双凤目紧紧盯着赵狗蛋的下面,小嘴张着,足够放下一颗鸡蛋了。

半响,李春娥惊呼一声:“傻狗蛋怎么长了个驴玩意!”

第4章:

李春娥的反应,让得赵狗蛋很是满意。

“傻狗蛋……还不把裤子提起来,尽让别人看笑话。”一旁的张雪梅好似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去一般,两只手从赵狗蛋身后帮他把裤子提了起来。

赵狗蛋傻笑着,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李春娥似乎还不打算就这么放两人离开,一把拉着赵狗蛋说道:“狗蛋啊,你帮雪梅嫂子吸蛇毒,怎么还把裤子给脱了呢!还有……你的牛把我家的菜园全拱坏了,我可要回去和你田瑶嫂好好说道说道!”

这时,张雪梅又楞住了。

对啊,赵狗蛋帮自己吸蛇毒,裤子脱了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的……

自己和赵狗蛋的事情要是被李春娥说给了田瑶姐听,那自己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赵狗蛋可看出了李春娥的想法,这个女人仗着老公赵大猛是村里生产大队的队长,平时没少欺负村里的寡妇小媳妇。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尽快让雪梅嫂子脱身。

看着李春娥拽着自己的手,赵狗蛋脸上露出痴痴的笑,一把就从身后抱住了李春娥。

赵狗蛋的两只大手在女人胸前的波涛上胡乱抓揉着,皱着眉头说道:“春娥婶,不要说,田瑶嫂,生气,不要说……”

李春娥一听就知道赵狗蛋是怕自己去田瑶那里告状,惹得田瑶不高兴。

“没想到这个傻子倒还挺会心疼他那个表嫂的……”李春娥心中这般想着,胸前却不断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哎呀你这个傻狗蛋……你抓婶子的乃干什么……快放手……哦!”

“不放,春娥婶不说,我就放。”

“好好……哦……婶子不说……不说就是了!”

得到女人的答应,赵狗蛋这才松开抱着李春娥胸前的双手,放手的一瞬间还忍不住的往身前挺了挺。

顿时间李春娥只感觉自己的屁股上好像被一根大烙铁给烧着了一样。

女人双腿一夹,大腿根部一片泥泞……

“这傻狗蛋的大货子真是吓人……这要是捅进去怕是要舒服死了……”李春娥脑子里光是一想那种滋味,身上便更加的燥热起来了。

要不是看到旁边还有张雪梅在,李春娥都快要忍不住和狗蛋好好玩一下了。

一想到自家赵大猛,李春娥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别看赵大猛名字取得生猛,可那家伙就是个剔牙的玩意,好多次连赵大猛完事了,李春娥都还当他没进来。

久而久之,李春娥便越发的饥渴难耐了。

“春娥姐,狗蛋也是为了救我才让牛拱了你家的菜园的,赶明儿我备点东西给他,亲自上你家赔罪行不?”

这时,一旁的张雪梅连忙拉着赵狗蛋的另一只手说道。

张雪梅一看两人这姿势,再一听李春娥发春似的浪叫,早已经历了人事的她,哪会不知道李春娥心里的想法。

自己和狗蛋的好事被李春娥坏了,现在她又想来捷足先登,哪有那么好的事?张雪梅瞥了一眼赵狗蛋胯下那大货子,娇艳的红唇舔了舔,媚眼里满是欲火。

李春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行,不过我可先说好了……必须狗蛋亲自过来,不然这事可没完。”

李春娥也知道现在有张雪梅在,她想和狗蛋做那事肯定是做不成了,临走的时候,李春娥背着张雪梅,伸出小手一把握在了赵狗蛋的大货子上,娇喘一声说道:“冤家……你这家伙可把婶子的魂儿弄丢了,你得好好赔我。”

在说赔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小手更是用力的动了一下。

赵狗蛋脸上的傻笑更甚了,他挠了挠头说道:“赔,我好好赔,春娥婶。”

待得李春娥走了之后,张雪梅这才上前两步轻啐了一口:“不要脸的女人,都有老公了还到处勾搭男人。”

赵狗蛋这时伸出手,一把按在张雪梅的丰臀上,吃吃笑道:“雪梅嫂,你的毒,还没好,我给你吸……”

张雪梅顿时惊呼一声,挣扎了一下说道:“你个傻狗蛋……竟然知道想女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蛇毒差不多除去了,狗蛋这么说,肯定是对刚才那种感觉上瘾了,毕竟刚才自己的小嘴都碰到他的那个地方了。

张雪梅一只小手搭在赵狗蛋的肩膀上,俏脸都快贴在男人的肩膀上了,“明天你好好在家等我,嫂子带点东西来找你。这回你家的牛把李春娥家的菜园拱了,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怕不是又要刁难你们叔婶两个……”

第5章:

张雪梅平日里和赵狗蛋的表嫂田瑶关系一直不错。

两人都是山头村的大美人,而且都是寡妇,彼此都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赵狗蛋早已经不傻,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两人一起找到了赵狗蛋的牛,赵狗蛋也从牛背上的框子里抓了一些草药,然后将那条打死的青色掏出蛇胆,和几味草药放在一个布袋里。

赵狗蛋将布袋递给了张雪梅,傻笑着说道:“雪梅嫂,给你,喝,毒就好。”

张雪梅一看狗蛋熟稔的配药手法,顿时也惊了一声道:“呀!傻狗蛋……你竟然还会配药呢?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赵狗蛋不慌不忙,脸上还是那副痴傻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刘老汉,刘老汉,嘿嘿……”

“原来是村头刘老汉教你的,也是……你在他那里生活了那么久,肯定看到了不少门道,嫂子就信你一回。”

张雪梅一听狗蛋说是刘老汉,顿时心中的疑虑消散了大半。

据说村头刘老汉的祖先是康熙皇帝的御医呢,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山头村这么多年,谁家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去刘老汉那里拿药,保证药到病除。比镇里那些穿白大褂,拿着各种针针管管的医生强多了。

在田瑶的丈夫赵刚死之前,早就是孤儿的赵狗蛋就一直被村头刘老汉收养着。

想来这些年就是耳濡目染,赵狗蛋也能看懂一点东西。

赵狗蛋虽然痴傻,但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思维能力,只是有一点痴呆低智罢了,很多东西看多了还是会明白的。

现在刘老汉死了,山头村正愁着没有村医。

如果赵狗蛋会配药,这倒是个意外的好事情。

不过张雪梅知道,赵狗蛋是个傻子,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说出去,自己可以先尝试一下这副药有没有作用再说。

两人在快到村头的时候分开走了,赵狗蛋牵着牛一路往村子里最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一层土胚房,就是他和田瑶嫂一起住的地方。

以前痴傻症没好就算了,如今病好了,赵狗蛋说什么也要让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田瑶嫂过上幸福的生活。

“哞!”

赵狗蛋将牛拴在了土胚房一旁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里,然后就来到房子的一侧,伏着身子趴在土胚房的窗户往里面看去。

此时,在房间里正有一道雪白娇小的身影在水浴池外往身上浇泼着清水。

女人有着一头瀑布般的长发,玲珑婀娜的身材,胸前一对丰挺在水泽下映衬得如同羊脂白玉一般,两颗粉嫩的相思豆傲挺着,散发着诱人气息。

再往下,因为角度的缘故,赵狗蛋只能看到一截嫩白的丰臀和沟壑。

窗外,赵狗蛋吞了吞唾沫,早已不再痴傻的他,眼中流露出对女人深深的迷恋,下身的大货子早已经涨得快要从裤裆里爆出来了。

“狗蛋……是你吗?你回来了呀!”这时,洗澡堂里的女人好像听到了水牛的叫声,背对着窗外呼喊了一声。

等到女人转过身的时候,顿时发现了正趴在窗沿看着自己的小叔子。

“呀!傻狗蛋……你杵在那干什么?吓死嫂子了!”四目相对,女人俏脸一红,顿时拉过一旁的毛巾裹住了诱人的身子。

男人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冲着女人痴笑着。

赵狗蛋傻笑着,嘴角流出了一丝涎水说道:“姐姐,洗澡好看,狗蛋也要洗,洗澡好看。”

女人一听自己的小叔子叫自己姐姐,顿时羞红了脸。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也没计较那么多了。

“对呀,狗蛋是个傻子,就算被他看了身子也没啥吧。”心里想着,田瑶便打开了洗澡堂的门,一把将小叔子拉了进来。

田瑶一看小叔子身上满是灰尘的衣服和汗臭味,俏脸更是红润了。

“看你一身的臭汗,快脱了吧,嫂子帮你洗澡。”田瑶强忍着因为小叔子身上的男人味而悸动的心思,一边帮赵狗蛋脱去外衣。

顿时间,赵狗蛋健朗匀称的上身暴露了出来。

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恰到好处的肌肉,无一不彰显着雄厚的雄性荷尔蒙。

再加上赵狗蛋本就长着一张好看的外表,简直就是无数女人的克星。

田瑶心中想着,要不是因为小叔子是个傻子,怕是只要狗蛋一勾手指头,这十里八乡的俏媳妇大闺女都恨不得爬上他的床头呢。

想着这些,田瑶的手慢慢伸向赵狗蛋的裤腰。

啪嗒!

“哎呀!”

因为没注意,在拉下赵狗蛋的裤腰时,田瑶只感觉一股火热打在了自己的手上,顿时惊叫了一声。

“这……这怎么会这么大的呀!好吓人……”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