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隋一伟隋祈青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9 04:03

隋一伟隋祈青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隋一伟隋祈青小说叫做《白眼狼养成记》,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隋一伟隋祈青小说主要内容:隋宝柱嘴里嚼了一块黑乎乎的地瓜干,眯缝着眼靠在屋檐下晒太阳,看了看那个拿来养的小孩,搬着板凳靠过去塞了两块地瓜干给他。

白眼狼养成记
推荐指数:★★★★★
>>《白眼狼养成记》在线阅读>>

《白眼狼养成记》精选章节

隋宝柱嘴里嚼了一块黑乎乎的地瓜干,眯缝着眼靠在屋檐下晒太阳,看了看那个拿来养的小孩,搬着板凳靠过去塞了两块地瓜干给他。

小孩咬了一口,磕掉了半颗晃动的乳牙。

“你像这样,先在嘴里含着,含得软和了再嚼。俺没牙都吃得了。”隋宝柱砸了砸嘴。

小孩听话地含了一块,还没等含软和就使劲囫囵咽了下去,喉咙疼出了眼泪。

隋宝柱乐了,“原来是个饿死鬼哟。”

小孩闻着屋里传来的饭香味,使劲吸了吸鼻子。

“吃饭喽。”隋一伟在屋里吆喝了一嗓子,还传出了一声舀子碰到水瓮的清脆声。

隋宝柱搬着板凳慢悠悠挪进了屋里,小孩含着剩下的那块地瓜干默默地咽着口水。

“吃饭了,没长耳朵啊你?”隋一伟小跑出来,不耐烦地踢了小孩的马扎一脚,“把你坐的马扎拿进来。”

小孩连忙怀抱着马扎跟着隋一伟进了屋,屋里黑黝黝的,但小孩还是一眼看到了一张小木头桌子上的热乎饭。

桌子正中间摆了一只树条编的大篮子,篮子里放了四五个热腾腾黄灿灿的窝窝头,三只碗里盛了满满的热汤,散发着肉香味,还有一只小碗,里面放了两只腌得黑乎乎的萝卜。小孩看得眼都直了,口水咽得咕噜噜地响。

隋宝柱坐在最上首,端了一碗汤开始慢悠悠地喝,喝出一块肉来就夹给隋一伟。

隋一伟嫌弃地撇撇头,把肉再给他夹回去,“俺碗里的肉比你多嘞。”说着拿起一个暄窝头就着咸菜啃。啃了半天才看见那小孩还傻愣愣地抱着马扎站在一旁呢。

“你不饿?”隋一伟莫名其妙地看了看他,冲饭桌一努眼,“吃啊,愣着干啥?”

小孩还是眼巴巴地望着不动。

隋一伟抬头瞅了他一眼,把窝头塞嘴里,空出一只手从脖子上扯下那个小佛扔他脚下,“你这个太小了根本就不算是宝贝,俺一点都不稀罕要;人家寺庙里都供着一个大金佛,比真人还大嘞,它的小指甲盖都比你这个好,俺想要的是那个。”

小孩连忙捡起来仔细瞅了瞅,小心翼翼地挂在脖子上,这才放心的放下马扎坐到桌子边。

隋一伟端过一碗汤递给他,又拿了个窝窝头鄙夷地看了看他的脏爪子,还是递到了他手里。

小孩跟猪吃食儿似的,端起碗咕噜噜的几口就把汤喝光了,汤里有好几块劲道的瘦肉都不带嚼的,喝完了连一块骨头都没吐出来。又拿起窝头发狠似的使劲往嘴里碾,恨不能一口塞进去。

“俺的天娘哎,慢着点,别噎死。”隋一伟瞪大了眼,咬下半块咸萝卜递给他。

小孩噎得直着嗓子,夺过咸菜又一口扔进嘴里,咔嚓咔嚓两下就又咽了下去。也不等隋一伟说啥,小孩自己急的站起身一手拿一个窝头往嘴里塞,又是嚓嚓没两下就吃的渣都不剩了。

隋一伟看直了眼,在小崽子再伸手之前连忙抢过最后一个窝头掰了一半扔隋宝柱碗里,剩下一半赶紧塞进嘴里,这才觉得安全了。

小孩眨巴着眼可怜兮兮地瞅着隋一伟。隋一伟冷汗都冒出来了,心想自己捡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无底洞啊这是。

被他这样直勾勾地看着,饶是隋一伟脸皮厚也有点挂不住了,再说自己还差点害的人家没命了呢,隋一伟狠狠心咬了咬牙就把自己的那碗肉汤递给了小孩,还不放心地嘱咐道:“喝完这碗汤你可要饱了啊,俺家没吃的了。”

小孩没那么饿了,这才稍微慢了点品着味地喝那碗汤,直到喝完也没喝出一点肉渣渣来。

好不容易伺候这一老一小吃完饭,隋一伟找出那把剪羊毛的剪刀,沾了沾水就开始在水瓮沿上嚯嚯地磨。

小孩有点怕,踮着脚挠了挠屁股想着溜。隋宝柱笑呵呵地抠了抠没几颗牙的牙龈说,“娃子,莫怕莫怕,俺家不吃活人的。”

小孩翻个白眼,心想要吃也是把我宰了吃,当然不会活着吃……刚吃的是什么肉?这样想着心里更怕了,小孩眼珠紧紧盯着门外,刚要迈开小脚丫就被隋一伟拽住脖子上的绳子。

“你见过大白天开着大门杀人的?”隋一伟一眼看穿了小孩的心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坐下。”小孩被按在了小马扎上,隋一伟抡起大剪刀就在小孩头上一阵乱剪。

听着头上头发簌簌往下掉的声音,小孩稍稍放了放心。

“刚才吃的是什么肉?挺香的,我以前没吃过。”小孩低着头想了半天才轻声问。小孩的声音又软又绵长,很是动听。

“你没看到汤里的油花儿?”隋一伟一边捏死一只趴到手上的肥硕大虱子一边冷冷地说。

“什么油花?”小孩咽了口唾沫。

“汤里的油花是半圆的啊,跟月牙儿似的。”隋一伟不易察觉地笑了一声。

“那……那又怎么了?”

隋一伟突然顿了手,趴到小孩的耳边轻声说:“这世上只有人肉练出的油是半圆的。”隋一伟又砸了砸嘴,“人肉是最香的肉。”

小孩猛地站了起来,“嗷”的一嗓子嚎了出来,咧着大嘴巴“哇哇”地哭,一边哭一边急得原地蹦跶,跟跳高似的。

隋一伟就没料到这小孩这么胆儿小,而且这么好骗,看到他这反应乐得跺着脚大笑,直笑得岔了气,眼泪都流出来了。

笑够了,隋一伟又捏着小孩的腮帮子板着脸说:“放心,你吃的是弥水河里淹死的人,俺不杀人的。”小孩一听嘴裂的更大了,哭得更凶了,那架势是不把天给哭塌了绝不罢休。

“你莫骗他,娃儿胆子小嘞。”隋宝柱笑眯眯地拍了拍小孩,“他骗你嘞,咱吃的是兔子肉,兔子肉香嘛。”

小孩不信,仍哭哭咧咧的,推了隋宝柱一把跺着脚说:“你骗人!你骗人!就是人肉!人肉!”

隋一伟乐够了,拿过在窗边晒的那一团兔子皮来,冲那小孩子头顶扇了一巴掌,“真是兔子肉,俺昨天逮了一只大兔子,你小子有口福嘞。”

小孩抽嗒了一下,不哭了,仍是半信半疑,自己“嗖”地跑进屋,看了看桌子上隋宝柱吐出的骨头这才信了。插一句后话,从那以后,这小孩就再也没吃过兔子肉。

“行了,真是个小潮巴,说啥都信。”隋一伟笑着推了小孩一把,“老实坐好,俺要给你剪个光头,看你这一头的虱子窝!”

小孩这才想起自己的头发来,连忙往脑袋上一摸,整个后脑勺上的头发只剩了短短一茬,就剩了额头一块还没剪,头发长得还能够到鼻孔。

小孩连忙捂住自己的头发,死活不让隋一伟再碰了。

隋一伟看着小孩的头发又憋不住地撒了一声笑,“你还真是傻啊,稀罕这么个样式?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快过来,不差这两剪刀了。”

这小孩还较上劲了,使劲捂着头发不撒手。

“那俺给你剪短一点行吧,你这样很碍眼。”

“不剪。这样正好,不碍眼。”小孩态度很坚决。

隋一伟也懒得再理他,敲着他的后脑勺轻声骂了一句“小潮巴”。

隋一伟又把家里唯一的一个脸盆拿了出来,倒上水,捞起小孩把他扔了进去,找了个洗碗的丝瓜瓤子开始给他搓身上的泥垢,泥条儿打着卷儿地往下掉。隋一伟一边搓一边骂骂咧咧地,“草你娘啊,你这是几百年没洗澡了?”

隋一伟手劲很大,小孩忍着疼没吭声,等好不容易从头到脚搓完一遍,隋一伟胳膊都酸了,小孩全身被搓得红彤彤的,总算露出了泥垢下的嫩肉。

“娘的!”隋一伟端起水盆泼脏水时,发现水盆底还积了满满一层泥条子,还有虱子在里面爬呢。

隋一伟一口气给小孩洗了六七遍,看着手底下的黑炭变成了这块白花花的嫩肉,隋一伟才满意了。

一看这小崽子的脸,隋一伟气了个半死:“娘的!不是让你自己洗脸吗?这都不会?!麻利的自己洗干净!”

小孩抿了抿嘴,用白嫩嫩的小手心轻轻沾了点水往脸上一放,还没碰到脸呢立马就拿了下来,隋一伟活活地被他气笑了,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洗脸的人。

“你的脸是泥做的啊?”隋一伟冷笑着拿起丝瓜瓤狠狠地往小孩脸上搓。

小孩拼出吃奶的劲儿挣扎着,小胳膊小腿儿在水盆里乱扑腾,溅了隋一伟一身水花。隋一伟被小孩闹的彻底没了好脾气,索性扔了丝瓜瓤,一只手抓住小孩的两只胳膊,空出另一只手使劲在小孩脸上搓。

隋一伟的手掌又大又糙,小孩脸上的泥条子就扑棱棱地往地下掉。不一会儿小孩的脸上就露出白底来了,隋一伟放下手,正想趴过去瞅瞅这小孩长什么模样呢,却看到这小孩早哭红了眼,金豆豆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滚呢。

“不是,给你洗个脸你哭啥啊?弄疼你了啊?”隋一伟莫名其妙。

小孩双手紧紧捂着脸,哭得更可怜了。

“行了行了,哭上瘾了你还!你再哭!再哭俺一刀宰了你卖给赶集的肉贩子老七,俺不吃人肉,他可吃嘞!”

小孩果然不敢哭了,但仍张着手紧紧捂着脸。

“给俺看看你长啥样啊。”隋一伟拽了拽他的手,没拽下来,“怎么的?长得很丑不好意思了?”

小孩啜泣着捂着脸点了点头。

“行了,俺不笑话你。”隋一伟把手上的剪刀往小孩背上一贴,很不耐烦的说:“快点,不然一剪刀捅死你。”

小孩这才极不情愿地把手放了下来。

隋一伟蹲在地上撩起了他脑门上的头发,把脸凑过去仔细地盯着他瞅。但刚只看了一眼,隋一伟就在心里抽了一口凉气。

这小孩左脸额角上有五块大小不一的红胎记,乍一看就像是被人用沾了红泥的五个手指头按上去的,从左脸眼角边一直密密麻麻排到眉心,鲜艳欲滴。

俺的乖乖啊,这可是咋长的啊,隋一伟咂摸着嘴在心里暗暗纳罕。

但凭良心说,这小孩除了这胎记外长得很是清秀,眉毛蹙着,眼睛又黑又澄亮,两层皮包着,像含了两滴露水似的,自带一副聪明像。

鼻梁骨挺高翘,透出股不服气的劲儿,这小嘴儿也很可人,紧紧抿着又红又薄,尤其是他这脸又白又嫩的,就不像是乡下的娃儿,都快赶上玉伟家的香椿了。

隋一伟长这么大还就没见过这么俊俏的小子,就是这胎记……真他娘的可惜了。

隋一伟不动声色地把小孩的头发放下来,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脸看到小孩局促不安的样儿,隋一伟心软了一下,随手把剪刀往地上一戳:“你不丑,很俊,俺就没见过比你还俊的人。”

小孩摸着额角的胎记,一脸不相信地瞪着隋一伟。

“那啥,小孩有胎记很正常,等长大了就没了。”隋一伟眼都不眨地编着瞎话,“你看俺脸上有胎记吗?”

小孩仔细盯着着隋一伟晒的黑黝黝的脸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早先俺脸上也有的,这么大一块,”隋一伟在自己脸上一比划,把左边半张脸都比划了进去,“你看,现在就一点都看不出来了,过两年你就是个俊小伙了。”

小孩将信将疑地看了隋一伟一会儿,默默地拿起脖子上的小佛准确无误地把五块胎记刮了一遍。

隋一伟看着他的动作瞪大了眼,这小佛搞不好是金的!

他记得张老四说过,娃娃儿脸上的胎记拿金子刮刮是能刮掉的!

隋一伟眼直勾勾地盯着小孩手里的小金佛看了半天才移开眼,咽了口唾沫。然后跑进屋找了件自己补了补丁的裤衩和穿小了的背心,拿出来给小孩穿上,又找了根布绳给他系紧了裤子,帮他把脖子上挂的东西塞进背心里,嘱咐道:“别再让人看见了。”

隋一伟从墙上拿下一双旧草鞋让他穿上,等收拾完了又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这小孩,看着这个瘦小的娃儿起码像点人样了,就站起身踹了他屁股两脚,“娘的!老子今天可让你折腾死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