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陈名鲍雯-佳人有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9 22:39

《佳人有梦》的主人公是,是网络作者“壹夜成名”倾情创作,讲述了我老婆是个性感漂亮的空姐,而我则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很多人羡慕我人生巅峰,却不知我承受了多少辛酸和屈辱。

佳人有梦by壹夜成名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我彻底吓懵逼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就连手都还放在她的胸前。

而看到我的脸后,陈雅显然也愣住了。我寻思她本来可能只是想看看我长相,值不值得和她发生关系,压根就没想过我是谁。

很快陈雅那本就香腮微红的脸就彻底红透了,跟猴屁股似得。

她先是目光游离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还坐在我腿上呢,忙慌乱的站了起来。

而我也立刻将抓她胸的手给缩了回来,这时,陈雅才扬起手狠狠的在我脸上抽了一耳光,嘴上骂了句‘畜生’。

被她打了一巴掌,我一点反抗的心思没有,心里既害怕又尴尬,我直接往床里面躲了躲,低着脑袋,不敢看她的眼睛。

而陈雅则很快将面具扔给了我,叫我戴上,应该是也不想看到我这张脸,让她感到难堪。

然后陈雅才用手机跟我说,叫我今天发生的事儿不准讲出去,还让我赶紧辞了这工作。

我哪里敢反抗陈雅,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而陈雅则很快整理好衣服出去了,我听到她和芸妹说了几句,大体就是玩累了,然后她们就去结账离开了。

我这才出了包厢,本来是准备直接下楼去酒的,不曾想雪姨却叫住了我,她给了我两千块钱,说我表现不错,还问我有没有兴趣完全干这个。

我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消费这么高,这事儿来钱也太快了。

不过虽然羡慕,我可不想真的干这个,忙摇了摇头,然后就下楼去了酒,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工作。

这一夜我一直心神不宁的,心里发慌的很,不知道陈雅会不会因为这事针对我,所以干起活来也心不在焉的,不小心还打碎了个杯子,被臭骂了一顿。不过我早就习惯了,他们这些服务员仗着我听不见,经常对我骂脏话,有时候被客人教训了,也会找我发泄,就没把我当正常人看。

两点多下班后,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回了家,因为我觉得陈雅是不可能把这种事告诉鲍雯的。

可刚进了家门,我就看到陈雅和鲍雯坐在沙发上。两人面都不好,像是刚吵了一架。

我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冲她们点头微笑。

可就在这时,鲍雯朝我冲了过来。不给我反应的时间,她扬手就甩了我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虽然以前鲍雯也打过我,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当着陈雅的面打我,我感觉特别的屈辱,加上之前还被陈雅扇了一巴掌,我感觉这对母女已经把我的自尊彻底给践踏了。

我强忍着怒气,用手势问她们为什么打我,因为我不太相信陈雅把那事告诉鲍雯了。

鲍雯又抬脚踹了我一下,嘴上还骂我:“不要脸的脏东西,居然在外面丢我的脸!”

我强力克制着自己,看向鲍雯。

而鲍雯这才用手机打字给我看:畜生,你是不是在外面当公关呢?

见鲍雯这么说,我就知道陈雅将这事跟鲍雯说了。当时我挺诧异的,寻思她咋好意思跟鲍雯说啊,出去瓢遇到了自己女婿还有脸说?

但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陈雅肯定不说自己叫服务了,她肯定说碰巧看到的,或者说朋友叫的。

感觉这对母女真挺奇葩的,当时我真想当着她们的面,将她们彼此的丑陋嘴脸撕破。

但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我用手机打字解释说我不是男公关,我说我只是服务员,今天只是被拉去凑数了。

可她们根本就不相信我,她们说我想钱想疯了,干这么肮脏的事。还说要把我给退婚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她们就都没脸了。

我寻思你们一个不正常,一个找男公关,你们怎么就不觉得丢脸呢?但我不能惹怒她们,因为那样她们肯定让我退礼金,甚至让我走投无路。

于是我继续打字说我不是男公关,我说她们不信可以去调查,求她们给我一个机会。

这时鲍雯才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她踩着我的后膝盖,叫我跪下,她要我给她们下跪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那样她就继续跟我做夫妻。

我知道她这样做不是为了留下我,她是怕她妈让她重新找男人,而天底下哪里还有我这么便于她控制的老公呢?她肯定舍不得我走啊!

我用力绷直了双腿,愣是没有下跪。我感觉这是我仅剩的一丝尊严了,我绝对不能给她们母女下跪,一旦跪下,我以后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

鲍雯见我不肯下跪,就用力扯着我头发,将我脑袋往下压,同时还狠狠的踩我的小腿肚子。

我的身体越来越弯,眼看着就要被她给推得跪倒了。

而陈雅这时也在一旁冷冷的说着:“又聋又哑,既不能生育,还出去当男公关,这个男人当真是一无是处,小雯,扔了就扔了,这次妈支持你。”

陈雅的话像是尖刀般一下子刺进了我的心脏,终于,我愤怒了。她口中的毛病我一个没有,全是她们这对母女诬陷我的,凭什么要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承受这种屈辱?

在怒气的驱使下,我猛的就站直了身子,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接就将鲍雯给撞倒了。

然后我二话不说,直接就冲出了家门,砰的一声将大门给关上了。

我发狂般在大街上狂奔着,愤怒的咆哮着,肆意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跑着跑着,当我全身都被汗水浸透,我才渐渐冷静了下来。

我这才意识到我今天冲动了,这么多天我都忍下来了,今天我其实只要再坚持坚持,就算不下跪,她两应该也不会再为难我的,因为鲍雯显然并不是真的想我离开,而陈雅其实也有把柄在我手中,她们不会真的将我逼上绝路。

我心中有点懊恼,但整个人却轻松了不少。

这时我突然发现身旁就是一个情趣用品自动售卖机,于是之前那个刚刚萌芽就被我掐灭的念头,再一次迸发了出来。

既然闹掰了,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鲍雯给办了!要是真的能让她给怀孕了,我在她们母女那失去的一切,指不定还能全部找回来。

于是我直接买了一瓶药,我打算找机会给鲍雯下药,然后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夫妻。

不过我没选择今夜下手,今晚是肯定没机会的,所以我在外面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才悄悄回家了。

我原计划是给鲍雯道歉,请求她原谅我,然后再偷偷给她下药的。

结果我发现鲍雯在卫生间洗澡,而床头柜上刚好放着一杯刚倒好的白开水,我知道鲍雯每次洗澡完都有喝水的习惯,于是就心一狠,悄悄将那药给放进了水里。

然后我就躲到了她的床底下,很快我就看到鲍雯从卫生间出来了,从我的角度刚好看到她修长的美腿,真的是太诱惑了。

她坐到了床边上,咕嘟咕嘟的就将那杯白开水给喝下了,而我的心也随之彻底悬到了嗓子眼上。

这药究竟会有怎样的功效?

我感觉都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了,真怕鲍雯也听到。

很快鲍雯就爬上了床,刚开始还挺安静。渐渐的我就听到了鲍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我寻思药效怕是上来了,我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继续隐忍着,我必须确保鲍雯意识迷糊了,或者完全不受控制了才出去,因为我不确定我能打得过她,要是打起来可就不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当我感觉床上已经没了动静,也不知道鲍雯是不是晕倒了时,我才悄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我站了起来,站在床边上,很快就看到鲍雯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

她胸前沟壑很深,两条大长腿叠交在一起,看的我差点流鼻血了。

最终,我噎了口口水,心一狠,直接就将伸出了手……

01 聋哑女婿

我老婆是个性感漂亮的空姐,而我则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很多人羡慕我人生巅峰,却不知我承受了多少辛酸和屈辱。

我和我老婆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他在婚姻介绍所上班,那天他找到我,说有个女人征婚,我很符合条件。

征婚条件很奇葩:上门女婿,憨厚老实,性格懦弱,聋哑人。

我父母走得早,家里还有个十六岁的妹妹,妹妹患有重度贫血,一直以来我压力都很大,性格也很自闭,甚至说有点自卑,所以这条件确实适合我。可我虽然不爱说话,但我不是聋哑人啊!

我朋友说这女人挺有钱,会下一笔数目不小的礼金,这让我很动心,毕竟妹妹每年治疗费用很多,我根本承受不起,所以我真想‘嫁’给这个女人。

最后还是朋友帮我出了个主意,他说女方想找个聋哑人,肯定是怕男方多嘴啰嗦,只是单纯想找个传宗接代的,应该没别的什么秘密,让我装成聋哑人就行了,而且还是后天聋哑,可以识字的那种。

他说只要能骗上个三五月,以后结婚了就算被发现了也没啥。

我照做了,第一次见面是在机场附近的一个茶餐厅,见到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了,一直以为她是个挺丑的老女人,没想到是个空姐,当时她还穿着空姐制服,别提多好看了,真是有气质。

她只是随意瞥了我几眼,最后用手机打字跟我交流了一会,就走了。

她叫鲍雯,二十六岁,比我大四岁,我感觉她对我很冷淡,挺不屑的,应该是没看上我。

不曾想,三天后,我就接到她的通知,说如果我没意见,就可以结婚了。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了,感觉整个人都活在梦里,不知道她看上了我什么。后来鲍雯带我去了一趟她家,见了她的家长。

我只看到了鲍雯的妈妈,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熟女,穿着紧身的旗袍,皮肤保养的也特别好,吹弹可破,感觉说是鲍雯的姐姐我都信。

鲍雯给她妈介绍了我,说我是个聋哑人,不方便交流,但人很好,以前还救过她的命,有责任感,说她蛮喜欢我,希望她妈同意。

她妈从头到脚打量着我,就像是看着一个玩物。

她们以为我真的听不到,交流起来挺肆无忌惮的,最后她妈说我长相还可以,身体也蛮结实,应该可以生个大胖小子,就是聋哑这一方面,稍微说不过去。

鲍雯说她就是看中我听不见,不会说话,这样她才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呢,她妈也就没说啥了,好像是同意了我。

那天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妈就一直偷偷瞄我,好像是还在观察考验我。

一个星期后,我就和鲍雯领证了,我们没举办盛大的婚礼,就是简单置办了一下,来了大概不到十家亲戚吧,应该是怕太多人知道我聋哑的事情,觉得丢脸。

晚上我和鲍雯住进了婚房,作为一个二十三岁男人,我感觉整个人都燥热的不行,今晚可能会有疯狂的爆发,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鲍雯用手机打字,让我先去洗澡,我就火急火燎的去洗了,然后她也去洗了,我在床上等她。

从卫生间出来后,鲍雯只穿了睡衣,这让我有点尴尬,毕竟我们虽然结婚了,但我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完全放不开。

在这时,她突然关掉了灯,然后拉起了被子,她将我推倒,用被子挡住了我两的身体。

然后,她悄悄把手机拿给我看,她用备忘录打着一行字:我妈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监控了,你得配合我。

看到这,我彻底懵了,这是啥意思?

我瞬间就有点熄火了,而她很快又翻开了下一条备忘录,这次是很长一段内容,看完我才弄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鲍雯说她之所以跟我结婚,只是想应付她妈,她其实是打算一辈子不结婚的。而她以前也找过假男友骗她妈,但是被发现了,所以她妈现在已经不怎么信她了,因此鲍雯才找了我这么个老实的聋哑人真的结婚,因为我不算正常人,不怎么会破坏她的生活。

而鲍雯她妈为了确定鲍雯这次不是骗她,才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就是想看看我们会不会同房啥的,因为她妈一直想抱个孙子。

看到这,我整个人都蔫了,我就说鲍雯这样的大美女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原来一切都是套路,我只不过是她的一颗棋子。

我突然有点心酸,感觉自卑的不行,刚刚升腾起的烈火瞬间就熄灭了。

而就在这时,鲍雯突然又瞪了我一眼,示意我配合她……

结束之后,鲍雯起身套上了那件紫色的睡衣,坐在床头点上了一根细长的香烟抽了起来。而我则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也许是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眼泪都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了,不过最终我忍住了没哭,我只是在那寻思,难道我陈名一辈子就这样了吗,都没有机会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吗?连自己的老婆都碰不得?

不过我也只敢想想,最终这一夜在沉默中就渡过了。

接下来的几天,鲍雯都没有去上班,应该是婚假吧,因为我是聋哑人,她也不怎么跟我说话。而我的生活也很简单,就是每天收拾家里,拖拖地养养花什么的,虽然清闲,但我却感觉很窝囊,不过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只是个上门女婿,我是嫁过来的。

当然,每晚我们还是会假装“例行"。

一个星期后,鲍雯婚假就结束了,她恢复了上班,而我的生活则依旧枯燥,每天连门都不出,生怕鲍雯的妈妈还在监视我。

本以为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要这样了,虽然窝囊,但至少正常,不曾想,这只是我屈辱的开始。

那天晚上,我在楼上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有争吵声,是鲍雯和她妈妈,看来是鲍雯放假回来了。

我听到鲍雯的妈妈问她:“小雯,你到底怀上了没有啊?”

鲍雯有点不耐烦的回道:“没有,哪有那么容易的,而且我怀疑陈名他那里不行,成活率很低。现在我没时间,等年假的时候,我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听到这,我大脑翁的一下就懵了,你压根就不让我碰,你居然说我不行!

这一刻,我感觉既丢脸又委屈,真想冲下去,告诉鲍雯的妈妈,一切都是鲍雯在骗她,但是我不敢,因为我怕失去我现在的生活。

后来鲍雯跟她妈又吵了两句,大体意思就是让她妈少管她的事,然后她就踩着高跟鞋上楼了。

我吓得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很快鲍雯就来到了房间里,我忙挤着笑脸去接她,伸手帮她拿包,她却一把将我推开了,叫我滚。

我不敢有丝毫的反应,依旧跟在她后面献殷勤。

她没有理我,直接就进卫生间洗澡了。洗澡出来后她穿了一身紧身的运动服。

鲍雯有跳健美操的爱好,她直接就对着镜子扭动了起来,那完美的身段在我眼前扭来扭去的,看的我整个人非常不爽。

看着她的背影,我忍不住在那寻思,她可是我老婆啊,我为什么就不能占有她?

这时,鲍雯从镜子里看到了我在偷看她。也许是还没从气头上消火吧,她竟然转身就来到我身边,抬手就甩了我一耳光,骂道:“你有什么资格看我,再看我就把你眼睛给挖了。”

在我们农村,男人被女人打耳光,那是最大的侮辱,但我却只能忍,我装作没听到她话的样子,迷茫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跑进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我心中就明白,房间里的摄像头,鲍雯妈妈肯定已经撤走了,所以鲍雯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对我,她已经不需要演戏了。

而我也明白,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无需演戏的鲍雯,指不定要怎么对我呢。我在她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一个男人,甚至说算不上一个人,她似乎就把我当成了是一只花钱买来的狗。

没想到鲍雯很快却推开了门,恰好看到这一幕的她冲上来又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随后很快用手机给我敲了一行字,她说从今天起,不准我再碰她的东西,睡觉也不准我再睡她床上了,我打地铺就行。

我不敢反驳,只得点了点头。

于是就这样,我们过上了同房分床的日子。鲍雯的脾气很不好,加上我的隐忍和退让,她就有点得寸进尺,她不止一次责骂我,甚至动手打我。有时候我真想退了这门亲事,和她离婚。可我已经收了她家四万礼金,她每个月还会给我三千块钱,我真的狠不下心来。

有时候我也会安慰自己,出去打工干脏活累活,那么苦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我在这里只需要忍气吞声就能赚到了,权当这是一份工作吧,等以后我有好的发展机会了,我再退了这门亲事。

然而,挨打挨骂我可以忍,但很快却发生了一件让我无法忍受的事。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原本已经在地上睡着了,突然鲍雯的手机就响了。

她以为我听不到,也没防备我,直接就接起了电话,她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亲爱的,你可算回国啦?人家可想死你了。”

听到这,我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寻思女人之间也会经常用这种口气说话。

我一个农村人,虽然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但我又不傻,用脚趾头想我都能想到,鲍雯这是有外遇了!

当时我真的是气的快吐血了,这事要是发生在我们农村,会被人戳脊梁骨戳一辈子的,是足以丢脸到喝农药自尽的。

我真想冲过去揪住鲍雯的头发,问她是怎么回事,但我一点都不敢。我只能死死的闭着眼睛,装睡。

我感觉我的心都在滴血,同时我心中也非常纳闷,鲍雯既然有男人了,为什么不和他结婚,却要找我这么个‘聋哑人’?

以她的姿色,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不过联想到她刚才的电话,我隐隐间又猜到了什么,鲍雯难道是个小三?

这时,鲍雯已经换上了一套性感漂亮的连衣裙,还化了淡淡的妆容出门了。

我短暂愣神了一会,最终就一咬牙,悄悄跟了上去,我倒想看看这看不起我的高冷老婆,今晚是要和哪个男人鬼混!

02 化验单

出了家门,我叫了辆出租车远远跟着,很快她就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这里一晚上的房费好像就上千呢,当即我的怒气就冷了下来,对方肯定是个有钱人,我拿什么和人家斗?

我跟着鲍雯进了酒店,眼睁睁看着她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最终却没有勇气闯进去捉奸。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将脑袋埋在膝盖里,心里压抑的想哭,却哭不出来。

从不抽烟的我去买了一包烟,一口气抽了小半包,嗓子都冒烟了,依旧压不下我心中的无助。

我的老婆在酒店里和别的男人鬼混,而我却屁都不敢放,我还是个男人嘛?

最终,我决定把这一切录下来,回头给鲍雯的妈妈看,这样到时候就算离婚了,谅她们也不会跟我要礼金,因为是鲍雯出轨在先的。

于是我就躲在走廊的尽头,等候鲍雯和奸夫出来。

一直等到了凌晨三点多,鲍雯去的那个房间突然就开门了,于是我立刻就用手机偷偷录了起来。

先是鲍雯从房间里出来了,很快又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当时我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但却发现那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这女人长得特别漂亮,很魅惑的那种,一看就像是个狐狸精。

我寻思不会吧,鲍雯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服侍男人?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并非如此,因为我发现鲍雯搂住了这个狐狸精的腰,喊她老婆,说要去吃宵夜。

这下我总算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给我戴绿帽子的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发现这个秘密后,我没有丝毫的开心,相反,我越发的难过了,我陈名连一个女人都不如?她能给鲍雯的,难道我就不能吗?

眼看着她们离我越来越近,感受着鲍雯身上那高冷的气质,最终我还是吓得扭头跑了。

我一口气在马路上狂奔了几公里,直至大汗淋漓,才无力的回到了那个冰冷的家。

无助的躺在床上,回想着嫁给鲍雯的这一幕幕,我总算是明白了这一切。我终于知道鲍雯为什么要找我这‘聋哑人’做老公了,又终于明白她为何要欺骗她妈妈了,原来她鲍雯压根就不喜欢男人!

我该怎么办?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吗?还是揭穿她,退了这门亲事?

最终,我决定还是先忍下来,我得为自己找好出路,再来解决和鲍雯的婚事。

然而,就在几天后,鲍雯却做了一件让我彻底暴怒的事情。

那天一大早,鲍雯就出门了,等她回来后,她给我扔了一张纸,同时用手机打字告诉我:我妈今天要来,你等会把这张报告单拿给她看,就跟她说你会积极治疗的,医生说了,只需要治疗大半年就能治好,说你会当个好女婿的。

我狐疑的拿起这张纸,看完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是一张医院的化验单子,化验人竟然是我,化验单上居然说我不孕不育!

她鲍雯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侮辱我?

这一刻,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心里萌生了起来。好你个鲍雯,你不是说我不能生养吗,那我偏偏不让你如愿!

03 好像有人

脑袋里一升起让鲍雯怀孕的念头,我整个人都有点兴奋了起来,莫名的激动。

但我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我只是拿着化验单,迷茫的看向鲍雯,同时摇着脑袋,示意她我不愿意接受。

鲍雯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垃圾’,还伸手在我耳朵上拧了一下。

然后她才用手机打字告诉我,她说她晓得我有个生病的妹妹,她说只要我能帮她骗她妈妈,只要骗过一年,以后我妹妹的医药费她全帮我出了。

我寻思自己资料肯定是我那朋友给鲍雯的,也不用担心装聋哑的事情暴露。而鲍雯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动心了,最终为了妹妹,我暂时压下了报复的念头。

于是我就点头应了下来,而鲍雯非但没对我表示感激,反倒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还骂了声‘窝囊废’。

没一会功夫,鲍雯的妈妈就来了,她似乎很喜欢穿旗袍,今天穿的是件紫色的旗袍,让她看起来雍容典雅,这也让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征服了这个女人?我为什么从来没见过鲍雯的爸爸?

不过我也只是随意想想,才没心思管这么多呢,很快鲍雯就下去和她妈妈谈话了。

我听到鲍雯对她妈说:“妈,你来啦,我还正准备联系你来着呢。”

鲍雯妈妈心情好像不错,笑着问鲍雯肚子里有动静没。

鲍雯突然就叹了口气,说:“妈,还真被我说中了,我前两天刚带陈名去男科检查过,他有问题,现在要不了小孩。”

我气的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发出动静。

然后鲍雯妈妈就挺生气的说:“什么?陈名那方面不行?我看他身体不是蛮好的嘛,怎么会不行。小雯,你不会是又想办法骗妈妈了吧?”

鲍雯说怎么可能,婚都结了、证也领了,怎么可能还骗她。然后她就给我发短信,叫我带着化验单下来。

下楼后,我尴尬的看着鲍雯妈妈,羞愧的红着脸、低着脑袋。

她妈盯着我看,特别是我的下面,就像是想要看清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

我把化验单递给了她,同时用准备好的纸和笔写给她:岳母,对不起,我去医院检查过了,我那方面确实有问题,我对不起小雯,更对不起您,暂时不能给您添孙子了。

鲍雯妈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她质问鲍雯怎么选男人的,杂选了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她甚至还说我这是小太监。

我脸丢死了,但还是继续写给鲍雯妈妈看,我说:岳母,对不起,但医生说了,我这病不难治,只要好好调理,是可以恢复正常的,医生还说治好了以后,给我开个药方吃,可以生儿子呢。

这时鲍雯也附和了起来,她说反正婚都结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了,总不能刚结婚就离婚换男人吧,她丢不下这脸。

最终鲍雯妈妈也就没说啥了,她留下来吃了个午饭就走了,午饭是我做的,我感觉的出来,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变了,对我很不满意,当时我真想给她解释,却又只能忍。

这事之后,鲍雯甩了我两千块钱,说是我的尊严费,我虽然不爽,但还是把钱收了。

接下来几天时间鲍雯都没在家,应该是上航班了,而我也抓住这几天去市里溜了一圈,我想给自己找份工作,将来要是和鲍雯闹掰了,也好有个退路。

但由于我怕被鲍雯发现,我就只能是个‘聋哑人’,聋哑人想要找个适合的工作真挺难的,一时半会我也没找到满意的。

而没有鲍雯在家,虽然寂寞,但我也乐得清静,有时候我也会偷偷翻鲍雯的衣柜,用她的衣物发泄。渐渐的,我发现我已经适应这样的日子了,就算几天不说话,也没啥感觉,感觉自己真成了个哑巴。

至于鲍雯妈妈,她对我那方面的事倒是挺上心的,时不时的还会给我发发短信,要么是叫我吃什么补品,要么就让我锻炼身体……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而就当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适应这个角色的时候,鲍雯却再次做了一件非常伤我自尊的事。

她居然把她那个相好的女人带回家过夜!

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在楼底下给自己做夜宵的时候,鲍雯回来了,身旁站着一个女人,正是上次和她在香格里拉开房的那个女生。

这女生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穿着类似学生装的短袖衬衣和短裙,让很有狐狸精气质的她又多出了一丝别样的清纯。

我躲在厨房不敢出来,没脸去面对她们,但我却竖着耳朵听着。

我听到鲍雯对那女人说:“小水,今晚就在我家过夜吧。那个窝囊废也在家呢,居然有点偷星的感觉,挺好玩。”

那叫小水的女生立刻怯羞羞的说:“那男人长什么样啊?不会被他发现吧,男人狠起来可都是疯子啊。”

鲍雯轻哼一声,不屑的说道:“知道了又怎样,他就不是个男人,本来就是我花钱买来的东西而已。这些天,他连我的手都不敢摸,他要是敢胡来,我打断他的腿。”

这时,鲍雯她们听到了厨房里的动静,于是鲍雯立刻进了厨房,她看到了我,然后就将我拉了出来。

她指了指叫小水的女孩,然后用手机打字告诉我:今天我朋友在我家睡,你在楼底下打地铺。

我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这时小水噗嗤一声就笑了,她显然也知道我听不见,她笑着就说道:“这男人是挺窝囊的。”

我心中怒气升腾,但不得不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还挤着笑脸,做了个手势,问她们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鲍雯冰冷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带着小水上楼了。

等她们上楼了,我才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空气中。

然后我就准备上楼拿我的被褥,可就在这时,鲍雯居然从楼上把我的被子给扔了下来,嘴上还嘟囔着:“一股男人的臭味。”

我虽然是农村的,但我其实很讲干净,鲍雯的话真的很伤我自尊,但我不得不默默的在楼底下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我也没心思吃什么夜宵了,一个人躺在地铺上,大脑完全一片混沌,我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家里给我戴绿帽子吗?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不止一次提醒自己,我只是个扮演老公,鲍雯不是我真正的老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但这理由并不能说服我,因为我观念很传统,我们都领证结婚了,我就是她的老公,她带别的女人回家鬼混,那就是骑在我头上拉屎!

最终,我一咬牙,蹑手蹑脚的就来到了楼上。

我刚站到了房间门口,就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声音。她俩也是仗着我听不见,把我当空气一样,完全肆无忌惮。

我不知道她们具体在干什么,但我可以猜的到,想想就有点脸红。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当时很有冲进房间的冲动,却又心痒的想多听一会。

而就在这时,那个叫小水的女孩却突然娇滴滴的开口说道:“雯雯,房间门口好像有人。”

04 暗中报复

小水说门口有人,我吓得就身体僵硬在了半空。下意识的我就准备跑,但我忍住了,我必须镇定,就算她们真发现了我,我也得装作刚好上楼的样子。倘若我跑了,那不仅人要暴露,就连我的听觉可能都要暴露。

而鲍雯却一点也不慌,她不屑的说:“那窝囊废估计都呼呼大睡了,就算真上来了又怎样。反正他听不见,就算在门口也无所谓,反正我不会给他开门的。”

小水轻笑了一声,说‘老公’真威武。

听着她们的动静,我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刺激,反而陷入了无边的空虚,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连狗都不如。一只狗只要摇尾乞怜都能得到主人的赏赐,而我呢?

我心有不甘,狠狠的握着拳头,却始终没有勇气撞门而入。

但我躲在门口却听到了她两的另外一段谈话,也让我对这个小水有了更多的了解。

小水好像是哪个酒吧的驻唱,现在被经纪公司看上了,但是酒吧老板不让她走,她还让鲍雯帮她想想办法呢。

鲍雯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她说会帮小水解决的。而这也让我一下子怂了,我寻思要是一时冲动得罪了鲍雯,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最终我只得落寞的下了楼,直到夜里三点多我才睡着,那晚我做了一夜的恶梦,梦里全是嘲笑我的嘴脸。

第二天一早鲍雯和小水就出门了,到中午时分,我刚做好午饭,鲍雯和小水突然又回来了。她们没跟我打招呼,径直就上了楼。

很快她们就下楼了,我以为她们是回来拿什么东西的,不曾想鲍雯却突然走到了我身边,抬手就在我脸上扇了一巴掌。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脸火辣辣的疼,愤怒的看向鲍雯,但怒气转瞬即逝。

我让自己强制冷静了下来,然后脑子只是转了一圈,隐隐间就明白鲍雯为何打我耳光了。难道她在房间里装了监控,察觉到我了?

想到这,我顿时就尴尬的低下了头。

而鲍雯很快却用手机打字给我看:小偷,把东西交出来。

这下我就彻底傻眼了,鲍雯说我是小偷?我偷什么东西了?

看到我一脸迷茫的样子,鲍雯更来气了,直接就伸手拧着我耳朵,骂我:“就知道你这穷酸样,总有一天会不老实,没想到这才没几天呢,就原形毕露了,连我的东西都敢偷。”

我一个劲的摇头,冲鲍雯摆手,示意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而鲍雯则直接在手机上打了字给我看:快把我朋友的项链交出来,要不然我可报警了。

原来是小水项链丢了,看到报警两个字我吓了一跳,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项链不项链的。

我打字告诉她,她弄错了,我都没见过什么项链。

而鲍雯根本不相信,她打字告诉我,东西交出来,她可以不计较。她还说我肯定是穷疯了,见到值钱的东西就顺走了。

边说话,鲍雯那高耸的胸部就一抖一抖的,都快从胸口蹦出来了。

这时小水走了过来,她挺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不过小水没有鲍雯那么凶,她只是对鲍雯说:“雯雯,算了,看他样子也怪可怜的,你不是说他有个生病的妹妹嘛,估计也是急用钱吧。而且他天天面对你这样的大美女,又没法碰,肯定早就痒死了,也可能需要钱去找小姐呢。我们给她个机会,让他一个人的时候把项链放回去就好了。”

鲍雯说我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就得给点教训,不过她说听小水的,也就没再动手打我了,她只是用手机打字告诉我:看在你第一次偷东西的份上,这次就不教训你了,你找机会把项链放回原处。

边把这句话给我看,鲍雯边说着:“人真是越穷越不检点,这种黑心钱就算偷了拿去治病,也治不好。”

妹妹是我唯一的亲人,鲍雯这句话真是把我刺激到了,我整张脸都气的瘪红了。

最终我没忍住,一把就将鲍雯给推开了,愤怒的冲了出去,由于我比较冲,一把还将小水给撞倒了,气的鲍雯都忘了我听不见了,气呼呼的就在身后骂我:“好你个废物,还反了你,给我站住。”

我没有理会她,一口气就跑出了很远。

鲍雯最终也没追我,而渐渐的我就冷静了下来。虽然依旧生气,但我也懊恼了起来,我觉得我不该就这样跑了,这么多天都忍下来了,怎么能在这事上就忍不下来呢。

可是我真不知道什么项链啊,突然我冷不丁就打了个哆嗦,鲍雯不会真的报警吧?我现在跑了,不是真的就畏罪潜逃了吗?

越想我越害怕,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我觉得必须把这事给弄清楚了,解决掉。

可回去之后我发现鲍雯和小水已经不见了,我寻思鲍雯和小水完全没必要拿我偷东西来侮辱我,应该不是骗我的,于是我就打算去房间找找看。因为她两昨晚整那么大动静,谁知道会不会是太激动了,玩的太嗨了,把项链扯掉了啥的呢。

不过我在床上找了一圈,还在床底下找了一遍,确实没看到什么项链。可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看到床头柜的缝隙里有个闪闪发光的东西,用手电筒一照,果然是个水晶项链。

我顿时就是心底一喜,忙给鲍雯发了条短信,我说我去房间找了,找到这项链了,叫她回来拿。

很快鲍雯就回我短信了,她说:把项链放我床头柜上吧,今天算你懂事,这次我就不追究了,要是以后再敢偷我家里的东西,就不会这么轻易收场了!

看完鲍雯的短信,我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鲍雯居然还一口咬定是我偷了项链,她完全就不听我的解释,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目中无人?我真的就连狗都不如吗?

越想我就越气愤,我感觉‘小偷’这个名头,鲍雯已经死死的钉在我头上了,我根本连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愤怒、屈辱、委屈、自卑,种种情绪在我心头升起,最终我决定‘反抗’。

我觉得我可以怂,可以在鲍雯面前装孙子,这一切都是为了生活,为了钱。但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废物,我可以动动脑子,让鲍雯付出点代价。

于是我就用一个微信小号,加上了丈母娘的微信,她的微信号就是她的名字,陈雅。

然后我把那天晚上录的鲍雯和小水去酒店的视频发给了丈母娘,同时还给她留言,说她闺女不正常。

很快陈雅就问我是谁,不过我没再回应她。

搞定完这一切后,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感觉心里爽多了,也没那么憋屈了,我相信陈雅一定会找鲍雯的,而鲍雯明显还挺怕她妈妈的,这一次一定会让鲍雯吃大亏。

果然,第二天鲍雯妈妈就来了。

陈雅是下午来的,当时鲍雯还没回来,她就将我喊到了楼下大厅。

她打字问我:陈名,你给我说实话,你和雯雯感情深吗?是不是真的在竭力生小孩?

我点了点头,然后她又问我:那小雯对你怎么样?她平时是不是经常有应酬什么的,很少回家?

我打字说:还好,小雯还是挺顾家的,很少应酬,就算有朋友要玩什么的,也是带家里来,前几天还带了个朋友回家过夜呢。

我不露声色的将鲍雯带小水回家过夜的事说了出来,陈雅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我估摸着她一定更加相信鲍雯不正常了。

很快鲍雯就回来了,她们让我上楼,我上了,然后就听她两在楼下吵了起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陈雅似乎知道小水的存在。

因为她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小雯,你给妈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还跟那小狐狸精混在一起呢?”

05 知道是谁

陈雅居然问鲍雯是不是还跟那小狐狸精在一起呢,听了这句话,我先是懵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原来陈雅早就知道女儿有问题,难怪愿意接受我这么个聋哑人,而且洞房都要监视呢!

而鲍雯还不知道我告密的事情,她直接就反驳道:“妈,你瞎说什么呢,我婚都结了,怎么可能还和她在一起的。”

陈雅的音量立刻就大了起来,她很生气的说:“小雯,别给我装了,我都收到别人的视频了,你自己看,还嘴硬,你这是要把妈给气死啊!”

说完,陈雅应该是把我偷录的那段视频给鲍雯看了。

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不过鲍雯很快继续反驳道:“妈,谁给你发的这个啊,肯定是谁破坏我们关系呢。这是很久前的视频了,我最近就没找过小水。”

听了鲍雯的话,我寻思她还怪机警的,物证都在了,居然还这么冷静的给自己洗白。

突然,楼底下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陈雅居然甩了鲍雯一个耳光!

当时我心里别提多爽了,寻思你鲍雯也有被打耳光的时候啊,叫你打我。

打了鲍雯一个耳光后,陈雅很生气的继续说着:“小雯,你别骗妈了,我刚才问过陈名了,你昨天还带了女人回家过夜!”

陈雅这么说,我就有点紧张了,寻思鲍雯最后不会把气撒到我身上吧?

很快鲍雯好像也生气了,她气呼呼的说道:“妈,你怎么就那么喜欢管我的事,我婚都结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陈雅还在气头上,一直没说话,过了大半分钟后,她才怒气未消的说道:“小雯,我也不想再管你了,我不管你以后跟谁混一起。但有一条你必须给我做到,你把陈名治好了也好,出去偷男人也罢,你必须给我添个孙子,要不然我就当没你这闺女。”

陈雅居然为了抱孙子,宁可让鲍雯出去找男人,我这才清醒意识到,不仅是在鲍雯眼里,其实在丈母娘眼里,我地位也是微不足道,我真的只是一个拿来传宗接代的工具而已。

陈雅说完,我就听到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应该是她走了。

而鲍雯很快就对她妈说道:“好,妈,这次我听你的,一年之内,我一定给你把孙子生了,从此以后,你就别再过问我的事了!”

听了鲍雯的话,我就愣住了,她难道真的要跟我生孩子?

虽说我有点恨鲍雯,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她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还是挺翘的臀部,无一不对男人充满杀伤力,我对她的身体还是充满渴望的,要是真能跟她生个孩子,我想我完全可以忍受她。

正想着呢,鲍雯就踩着高跟鞋冲上来了。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挤着笑脸就去迎接她,而她一看到我,直接就抬起了脚,一脚踩在了我的小腹上。

其实我早就猜到鲍雯会打我,所以我还是暗暗使了下暗劲的,我身体站的很稳。鲍雯这一脚虽然踢得狠,让我肚子疼的不行,但我并没有倒。

反倒是鲍雯,由于她穿了高跟鞋,一个趔趄没站稳,身体就往后倒了过去。当她往后倒的时候,两条大长腿伸的笔直,虽然穿了安全裤,但依旧很香艳,别提多性感了。

我可不敢彻底激怒鲍雯,忙伸手拉她,不曾想一急没站稳,我两都倒了下去,我下意识的就用手去撑,最后居然撑在了鲍雯的胸上!

我感觉双手握住了世界上最软却又最坚挺的东西,一时间都忘了缩手了。

而鲍雯则猛的抬起膝盖,在我下面狠狠顶了一下,差点把我疼晕过去。

紧接着她又抬手扇了我一耳光,然后一把将我推倒,最后竟然翻身骑在了我的身上。

鲍雯的这一系列动作很快,感觉她像是练过跆拳道啥的,我寻思放开了打,我还不一定打得过她呢。

鲍雯是真的怒了,完全丢掉了做空姐该有的涵养,她骑在我的身上,又啪啪抽了我两巴掌。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但这一次我却并没有感受到多大的侮辱。一来是因为从我的角度,隐隐间可以看到鲍雯那呼之欲出的白兔,再者,我今天已经发泄过了,鲍雯已经被她妈打了,此时她越气急败坏,越说明我报复的很成功。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就笑了。

很快鲍雯也发现了我在笑,她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伸手揪住了我的头发,问我笑啥,而我却笑得更欢了。

这下鲍雯也懵了,立刻就松开了手,估计是怕把我打成神经病吧。

然后她才意识到我听不见,于是又用手机打字问了我一遍,问我是不是疯了,挨打还笑。

我用手机打了一句话:我不就是你花钱买的一条狗吗,你打我是应该的,而我笑也是应该的,我没有资格哭。

看了我说的,鲍雯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硬了起来,她显然是没想到我这么个窝囊废,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不卑不亢,却讲出了心中卑微的倔强。

最终鲍雯还是收手了,也许只是打够了,她骂了我一句废物,说我还想做狗,我连狗都不如,就会给她妈讨好,然后她就起身离开了我的身体。

很快她就去卫生间洗澡了,就好似碰了我有多脏,多恶心似得。

我这才擦了擦嘴角被鲍雯扇出来的血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站了起来,我发现虽然疼,但真的不像以前那么难过了。

难道我已经不把被女人打当成是一种屈辱了吗?并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似乎找到了对付鲍雯的办法了。

我明面上可以一直怂、懦弱,但我完全可以在背后阴她,而我发现我还挺享受这种藏于暗处的感觉的,就像是一个刺客。

等鲍雯洗完澡出来后,我也准备去洗澡了,但她却一把拦住了我,她让我滚下楼去,她说她朋友今晚还要来过夜。

这下我就再次愣住了,草,鲍雯真是色胆包天啊,陈雅今天刚教训过她,她居然还要带女人回来睡,这是完全不把陈雅的话放在心上啊。

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陈雅说只要鲍雯给她生孙子,她就任由鲍雯胡来了。

难道鲍雯真的下决心要和我生孩子了?

从她今天对我的反应来看,我觉得完全不可能,然后我的心顿时就咯噔一跳,寻思她不会真的要出去找别的男人生孩子吧?

心里突然有点害怕,因为如果鲍雯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仅存的一丝男人的自尊心也荡然无存了,毕竟我们可是结婚了的,而且我可能要演一辈子她老公,倘若以后孩子也不是我亲生的,那我这辈子真的就毁了。

我浑浑噩噩的就下了楼,晚饭都没心思吃,就是傻愣傻愣的躺在地铺上。

而小水始终没来,就在我以为今晚鲍雯要独守空房的时候,在凌晨一点多,小水居然来了。

今晚她穿了一套护士套装,超短的那种,胸前的沟壑非常的深,感觉都可以夹住手机了。小水是和鲍雯截然不同的一种性感,鲍雯属于那种高冷女王范,而小水的性感很直接,能一下子就点燃男人,难怪鲍雯都被她俘获了,说直白点,就是骚!

她看都没看我,直接就上楼找鲍雯去了。当时我心里还是挺不爽的,鲍雯真的是一点没把我当家里的一份子啊,钥匙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给其他人。

当时我真有一种冲动,这里反正也是我家,以后我在家里就不穿衣服,看你们还敢随便过来不。

不过我也只能心里想想了,可没那么大的胆。

等小水上楼后,我只是忍了一会,就再次鬼使神差的悄悄上楼了,我也知道自己这行为很挫,很猥琐不堪。但作为一个正值血气方刚,还结了婚的男人,却碰不到女人的身子,我真的很有那种需求,而她们就在楼上,我完全没法克制。

我来到了楼上,悄悄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结果我却发现她两并没有在整事,而且我还听到了让我后背惊出一身冷汗的话。

我听到小水对鲍雯说:“雯雯,我知道是谁偷拍我们,还把视频发给你妈了。”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