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夏言白君懿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林夏言白君懿小说名叫《甜妻上线,总裁请深宠》,又

发布时间:2019-02-18 14:42

林夏言白君懿小说

甜妻上线,总裁请深宠全文阅读

  林夏言白君懿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林夏言白君懿小说名叫《甜妻上线,总裁请深宠》,又名《萌妻不可欺》,是由网络作家小元宝倾情创作。林夏言为了两千万,与白君懿达成协议,做他的未婚夫半年。最后她深陷其中,准备交付真心的时候,白君懿却说这只是一场交易,他们之间也只是一纸契约的关系。
  白君懿,商界贵宠。看过财经报道的人对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他代表的是商界一个传奇。
  凭借精准的投资手腕,短短七年,令濒临倒闭的白氏集团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上市,股价翻增十倍不止。如今白氏集团的产业遍布全国,没有人知道,这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到底将自己的商业帝国发展到了什么样的规模。
  另外,据传闻,白君懿还有深厚的黑道背景,几乎没有人敢找白氏的麻烦,这也是白氏的生意能遍布全国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身为上流社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黄金单身汉,他的私生活也十分的受人关注。

第1章 32号客人

  “第一次?”

  听到身后有人和她说话,林夏言转身,还未回答,身后的女人已经侧过她径自走进宴会厅。

  林夏言微微自嘲,在这种地方,她还期盼什么。

  林夏言攥紧手中的纸条,字条上写着:辉煌宴会厅,32号客人。

  字条的用意再明显不过,而她今晚的目标就是要将自己“卖”给这个客人。按照表姑的说法,能够在第一次“出来”就碰到高档宴会厅的客人,她该偷笑才对。

  呵,这可是A市有名的宴会,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且客人出手很大方,她只需要躺着卖卖力气就能够有一百万——表姑的话直白得如刀子,一下一下地捅着她的心。

  林夏言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将眼泪逼回去,手中那张被捏皱的纸条被扔进垃圾筒里,就像林夏言今晚的命运。

  炫目的灯光,扑鼻的酒味,让林夏言忍不住皱眉。脸上好不容易堆积出的伪装,在对上来来往往身穿西服面带微笑的男人打量的目光后,几乎崩溃。

  “一定要笑。林夏言,弟弟的医药费就靠你了。”

  林夏言面上维持着笑容,找着自己的32号客人。

  从未来过宴会厅的她,显然迷路了,在宴会厅里来回走动,就是找不到自己的目的地。炫目的灯光增加了内心的焦虑,林夏言瞪着迷茫的大眼睛,维持镇定。红润的唇瓣,迷离的双眸,让她看起来十分的秀色可餐。

  “小姐,没找到伴吗?”

  “小姐可真漂亮啊,是第一次吧?”

  “多少钱?你尽管说。”

  “……”

  林夏言咬着牙,这些人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她紧紧地护住自己胸口,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小姐,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一道温柔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

  林夏言乍然听到这么不带侵犯的声音,一时毫无防备,转头开口道:“你好,我想找32号客人。”

  说完,林夏言脸一下子红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却没有半丝取笑的意思,哦了一声,笑着道:“原来是来找王董的,这边请。”

  林夏言隐约记得表姑提过,32号客人姓王。面上对男人露出微笑,林夏言心中稍稍松了口气。男人转身时,恰好看到林夏言的笑容,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看着两人的背影,身旁本来要上前和林夏言搭讪的男人们惋惜地摇了摇头。王董可是圈内出了名的喜欢玩女人的变态,他玩过的女人非死即伤。

  难得遇到这么干净的女人,可惜了。

  “你好,请问还没到吗?”林夏言跟着男人一路走,眼见都要走出宴会厅了,男人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觉上,林夏言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男人头也不回道:“你不是王董的女人吗?王董就在前面,跟我来就是了。”

  林夏言看着前方的路,心中越发觉得不祥。一路上走下来,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都透着几分诡异。前方就是一个拐角,只要拐过去他们就离开宴会了。

  “你好,抱歉,我有点不舒服,想去一下洗手间。”

  男人没有回答。

  林夏言的心提了起来,“你好……”

  “王董喜欢听话的女人。”男人突然停下,转身对林夏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将我们王董服侍好了,你要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林夏言看着那个笑容,心尖一跳。还没说话,前方的包厢里突然传来痛苦的尖叫声。

  “啊!”

  林夏言吓了一跳,本能地朝后退,又是一道更为凄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第2章 救你?凭什么

  “这……”

  林夏言话没说完,带路的男人突然朝前方门口的两人使了使眼色。林夏言脸色一变,转身就跑!

  “抓住她!”

  林夏言低着头,拼命地往前跑。

  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还是做不到。她不过是一个还在实习的大学生,为什么就要遭受这一切。

  爸爸,你在哪里?

  妈妈离开后的第三天,她就被爸爸送去了叔叔家,此后的十年她只见过爸爸两次,每次都是匆匆忙忙。这些年来,弟弟的心脏病开始频繁发作,如果不做手术的话,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这手术前期的费用就要一百多万,她不过是个靠打工交学费的穷学生,哪来的一百万。而叔叔又嗜赌如命,家里的钱都还了赌债,她每一分钱都只能靠自己。

  “站住!”

  林夏言擦了下眼泪,慌张地往前跑,只觉得身后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转头,再回头,重重地撞上了一堵人墙。

  “唔!”

  林夏言吃痛地后退,抬头便对上一双冷如冰霜,凌厉锋芒的眸子。左耳上银色的冰钻,在灯光下,更是折射出一道冰冷的光。

  他身姿颀长,五官精致。在簇拥之下,那双眸俯视着她,像极了丛林中优雅的猎豹,周身的沉默,反而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威慑!

  “还不让开!”

  一道声音惊醒林夏言,她正要走开,身后喊声传来,“跑啊!有本事再跑啊!”

  林夏言转头,那两个穿着西装的大块头已经朝她跑来,面容凶狠,狰狞。如果被抓到的话,她一定会很惨的。

  林夏言身子一缩,抬头,对上男人。他的眼神不如刚才冰冷,可是却透着十足的冷漠。

  眼看后面的人就要来了,林夏言低头,声音近乎卑微,“求求你,救我。”

  说出这句,林夏言觉得自己就像个下着最后赌注的亡命之徒。

  赢了,逃出生天;输了,万劫不复。

  男人低头,看了眼只到自己肩膀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晚礼服长裙,低胸V字领,从他的角度往下看,春光无限。

  “救你?凭什么?”男人的声音透着王者的磁性慵懒,强大的气场,让周围的躁动不自觉沉了下去。

  凭什么?

  林夏言口张了张,干净的双眸看着男人,尽是茫然,随后是深深的绝望。

  男人眉头微皱,从刚才到现在,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都没有半丝痴迷,和惊艳。不得不说,这让人有点不爽。

  男人掐起林夏言的下巴,笑声从喉间震动传来,低沉性感,“救你也行,不过要看你怎么配合……”

  林夏言双眸一亮,还没明白男人口中的话,下一秒,腰肢已经被人扣住,身体一带,重重地贴上男人热烫十足的胸膛。

  “啊……”

  惊呼声尚未发出,唇瓣已经被人咬住,林夏言浑身僵住,昏昏沉沉间,只觉得灯光炫目,男人的唇舌霸道地吮遍她口中柔软,每一个动作,都让她的心忍不住微微悸动。

  看到林夏言眸中的迷离,男人抬起头,淡淡地扫了周围一圈,“看够了?”

  “咳咳!”

  几乎是所有被男人扫过的人都连忙低头,有的拼命喝酒,有的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在地上四处张望。

第3章 得罪白君懿的下场

  白君懿,商界贵宠。看过财经报道的人对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他代表的是商界一个传奇。

  凭借精准的投资手腕,短短七年,令濒临倒闭的白氏集团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上市,股价翻增十倍不止。如今白氏集团的产业遍布全国,没有人知道,这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到底将自己的商业帝国发展到了什么样的规模。

  另外,据传闻,白君懿还有深厚的黑道背景,几乎没有人敢找白氏的麻烦,这也是白氏的生意能遍布全国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身为上流社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黄金单身汉,他的私生活也十分的受人关注。

  一句话概括就是:女人无数,情人不多,女朋友无。

  男人抬手轻轻擦过林夏言的唇瓣,嘴角微扬,“味道不错。”

  林夏言轰的一下子面色通红,一下子就要从白君懿怀中挣脱出来。白君懿不悦地看了林夏言一眼,那一眼透着警告,看得林夏言脊背发凉。

  “白总。”

  白君懿扣住林夏言,掀眸,淡淡地看向站在他面前追上来的两人。

  “白总,她是我们王董的女人。”刚才给林夏言引路的男人上前,小心翼翼赔着笑道:“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冲撞了白总真是该死。我们王董还在里头等着,您看……”

  林夏言身子一颤,小手紧紧地抓着白君懿的西装,生怕听到让她再度绝望的话。白君懿能感受到林夏言的紧张,沉默了半响,在林夏言的神经几乎要蹦到极致之前,才似笑非笑地开口。

  “王董是谁?我没听过。”

  慵懒,邪气,不可一世。白君懿搂着林夏言往外走,身姿挺拔,傲慢得宛若帝王。

  男人看了眼周围人戏谑,嘲笑的目光,咬牙上前道:“白总!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误会,我们王董也在这里,不如换个地方说话?”

  白君懿头也不回,冰冷的声音随着他优雅的步子传来,“你没资格和我说话,有什么问题,让你们王董亲自来找我。”

  男人想上前拦住,可是想到得罪白君懿的下场,只能不甘地停下来。但是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他一定无法像王董交差,想到那个玩女人的变态,男人咬牙切齿,不过随即又想起什么,连忙拿出电话。

  “喂,你不是说想给那个赌鬼一个教训吗?别说兄弟我不帮你,现在他外甥女就在辉煌外头,和一个凯子在一起,要多少钱保管都能要到。”

  男人说完挂了电话,面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那帮讨债的可都是亡命之徒,他倒要看看,这A省的帝王到底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离开宴会,没有了酒精和灯光的刺激,林夏言恢复了过来。而恢复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白君懿怀中退出来。

  白君懿并未阻止,只是看着她微红羞涩的小脸,觉得有些意思,眸中闪烁着玩味。

  “他给你多少,嗯?”

  “嗯?”

  林夏言不解地看着白君懿。

  这个男人好奇怪,刚才浑身还散发着冰冰冷冷,恐怖至极的气息,现在却又笑得十分人畜无害,活脱脱一个浪荡的公子哥。

  到底哪个才是真?

第4章 女人,你卖吗

  “还挺有心机。”不开价,是在等着他主动给价?

  林夏言皱眉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白君懿笑了一声,抬手摩挲眼前细嫩的脸蛋,在她反抗之前在她耳旁低吟道:“怎么,还跟我装傻吗?你不是笃定了我会从那里进去,所以才出来的?我不在乎你是怎么做到的,因为……你,成功地勾起了我的欲望。说吧,多少?”

  林夏言这才听明白白君懿的意思,直白的羞辱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林夏言气得忍不住颤抖,如果不是白君懿救她出危难,她早就直接转身走人了。

  “先生,谢谢你刚才帮我,再见!”

  白君懿挑眉,拉住林夏言的手,皱眉道:“怕我给不起?还是在欲擒故纵?”

  林夏言深吸口气,转身,她的脸藏在黑暗中,看不清神色。白君懿只听着她用十分清冷的声音尖锐道:“先生,虽然你救了我,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侮辱我。我不需要对你欲擒故纵,更不稀罕你的钱!”

  林夏言转身要走,在车灯闪过的瞬间,白君懿看到她脸上两行泪痕。

  白君懿微怔。正要开口,突然一道寒光从身后袭了过来,白君懿反射性地抬手挡住。剧痛从伤口传来,鲜血直流。白君懿利落地拉住来人的手,脚狠狠地踹过去,一把将刀子夺过来,和其它的三个人打了起来。

  林夏言听到声音,转头惊惧发现白君懿一个人被五个人包围着,那五个人身上都带着刀,白君懿已经受了伤,俊脸微白。

  “救、救命啊!”

  “救命啊,有人杀人了!”

  听到林夏言的喊声,对付白君懿的其中两个人当即拿着刀冲了过来。林夏言吓得提起裙子就跑,边跑还边喊救命,丝毫不带喘气的。

  余光看到这戏剧性的一幕,白君懿哭笑不得。看来要尽快解决眼前的人,不然那个笨女

  一把刀突然从身侧砍了过来,林夏言一个哆嗦,害怕地大喊,“啊!救命啊!”

  “笨女人,往这边跑!”

  经白君懿的提醒,林夏言连忙脱下鞋子就跑。两个男人一人朝前一人朝后,眼看就要砍到林夏言,白君懿心一提,却见她飞速地将自己的高跟鞋化作凶器,狠狠地砸向过来的两个男人!

  大概是还从来没有被高跟鞋砸过,两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才拿起刀朝林夏言砍下去!

  “啊!”

  林夏言闭眼大喊,只觉得腰肢一紧,林夏言被白君懿紧紧抱着,再抬头,五个人已经全部倒下了。

  “好厉害!”

  林夏言抬头,双眸亮亮地看着白君懿,万分崇拜,也不顾此时自己正被人紧紧地扣在怀里。

  “呵……嘶……”

  “你受伤了?”

  林夏言连忙从白君懿的怀中出来,中间不小心碰到他的手,察觉到一股湿热,低头一看才发现白君懿手上有一道刀伤,西装被割开,血晕染出来。

  “我们要赶紧去医院!”林夏言说完,就要带白君懿去附近的医院。

  白君懿好笑地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这个女人前一刻不还义正言辞地拒绝他,现在倒是反而送上门了。

  “不去医院。”

  “这怎么行,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林夏言十分坚决。

第5章 你受伤了

  白君懿皱眉道:“不能去医院,如果去医院的话就会被人知道,对公司有影响。”天恒集团总裁被人在晚上砍伤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外界一旦产生质疑,股价就会发生波动。

  林夏言想了想,也想不到办法,只能紧张地问道:“那你的伤怎么办?”

  “去酒店,你帮我处理。”

  来酒店的路上,林夏言一再表示她没有处理伤口的经验,可是白君懿却说相信她,一定没问题。林夏言见他真的是已经疼得脸色发白,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为了避免让人认出白君懿,开房的时候白君懿留在门口,由林夏言去开。

  “你好,要两……一间房。”

  嗯,我告诫自己没有错,就事论事,您是领导,我领的是您发的薪水,我有义务跟您汇报工作情况的,哈哈哈

  “几间?”

  “一间。”

  前台早就看到林夏言带了男人过来,听她确定说开一间房,顿时笑得暧昧道:“身份证。”

  林夏言掏出身份证,脸蛋发红。

  接过卡,低着头走到白君懿身边。

  “可以了。”

  听到如蚊子的声音,白君懿转头,就见林夏言低着头耳根通红地站在他身边。

  “怎么了?”白君懿将黑暗中的烟头掐掉,好笑地看着林夏言。

  林夏言脑袋如钟鼓般摇头。

  白君懿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也没再问。

  “扶我进去。”

  林夏言抬头,才发现白君懿一直是靠墙支撑着才没有倒下,脸有些苍白。

  林夏言用整个身子支撑着白君懿,白君懿手臂挂在林夏言身上,整个脑袋正好埋在她胸前,看起来就像是醉酒的人一样。

  林夏言很不自在,动了动,可是白君懿的脑袋很坚决。

  “喂,你自己多用点力。”

  “我是伤者。”

  林夏言步履维艰,满脸通红,咬牙切齿低声吼道:“你是受了伤,又不是废了!”

  白君懿这次不作声了。

  林夏言无奈,咬牙,继续搀扶着白君懿。

  白君懿能察觉到林夏言努力挺直胸口想要避免两人触碰,可是却不知她这样做反而将胸挺得更直。雪白的突起散发着诱人犯罪的香气,可小女人却还不自知。

  “到了……你、你先起来,我开门……”

  白君懿微微侧身,林夏言没办法只能抱紧他,隔着他打开门。白君懿嘴角微扬,鼻尖闻到一抹淡淡的清香。

  进入房间,林夏言松了口气,将白君懿放到椅子上后,连忙将刚才买的药水纱布等拿出来。

  “先拿酒精消毒,上药,再包扎。”饶是白君懿是男人,此时也疼得他连微抽。

  “好,你忍忍。”

  林夏言做得小心翼翼,虽然是生手,可是也许是内心莫名的内疚作怪,处理的时候生怕多使了一分力。

  林夏言包扎好,站起身道:“好了。”

  白君懿动了动手臂,已经不怎么疼了。抬头却见林夏言站得离得足足有三步远。白君懿眼眸微睐,“过来。”

  林夏言摇头,不过去。虽然此时白君懿受了伤,可是他给人的种压迫感并没有消失,反而就像是受伤的猛兽一样,随时可能发起攻击。

  “过来。”

  林夏言又后退了一步。

  白君懿好笑道:“我受伤了,你不用这么防着我。”

  林夏言顿时尴尬,犹豫了一下,见白君懿的确是面露疲惫,才走过去。

  “扶我上床。”

  “你想做什么!”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