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暖婚:吻安,傅先生是由作者素素最新创作,书中的主要人物是粱夏夏傅司晨,又名《

发布时间:2019-02-18 14:42

粱夏夏傅司晨小说

天价暖婚:吻安,傅先生全文阅读

  天价暖婚:吻安,傅先生是由作者素素最新创作,书中的主要人物是粱夏夏傅司晨,又名《绝宠小娇妻》。粱夏夏因为工作原因,被安排去挖霸道总裁傅司晨的隐私。结果没想到借酒壮胆,导致自己喝醉了,与傅司晨共度了一夜春宵,后来还怀孕了...
  “……”鲜嫩可口?
  “你放开我!”隔了一会儿,梁夏夏扭动手腕,满脸痛苦之色。
  混蛋?真是新鲜的词!
  他深邃的眼眸锁住她的容颜,于不动声色中抬手,将她的包包毫不留情地扯了过来,“女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他危险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微微退开身子,转身往窗边走!
  “你干嘛?”梁夏夏快速地追上去!
  “想要吗?”他倚在窗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嘴角是勾起的,却让人莫名胆颤。

第1章 撞破他的好事

  男人盯着身下的女人,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

  站在门口的梁夏夏听见室内传来的娇喘与闷哼,羞红了脸,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对傅氏皇朝的总裁傅司晨进行了了解,但也没有想到会撞见这种事情啊,太羞人了!

  走?还是不走?

  “你在这里做什么?”就在她犹豫不决时,房门被打开,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她头顶的位置飘来,梁夏夏一抬头,便撞进他深邃的眸子里。

  “额……”

  好帅!

  英挺的剑眉下,黑眸深邃,鼻梁高挺,微微勾起的唇角,略显薄凉,而他现在的表情显然是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梁夏夏咽了咽口水,往下看去,还好,这家伙已经穿上衣服。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扣子还没有完全系上,内里是一件暗红色条纹衬衫,领口敞开,能够看见性感的胸膛。

  噢,乖乖!这种男人哪怕只是看看都能让人想入非非啊“晨,怎么回事啊?”一道娇嗲的声音传过来,紧接着,梁夏夏看见一名身穿枚红色包臀连衣裙的美女走了出来,她手中拿着几条颜色不同的领带,走到傅司晨面前,一条一条帮他比划着。

  “这位小姐估计是想看看你在床上的风姿。”他低头,唇瓣抵在她的耳根处,虽然压低声音,却还是能够让梁夏夏听得清楚。

  梁夏夏脸红得就像熟透的苹果,牙齿陷进下唇里,忽然觉得唇瓣有些凉,再低头时,瞅见地上的几滴鲜血擦!神马情况?要不要这么丢脸?她居然在看美男时流……流鼻血了?

  “啊!晨,你看她都把地板弄脏啦!”美女忽然“惊”叫起来。看向梁夏夏的眼神满是嘲笑兼鄙夷。

  梁夏夏顿时觉得丢脸到家了,转身就想跑,却“还满意吗?”男人忽然看向她讥诮地问道。他的嗓音充满了磁性,梁夏夏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原本以为报纸上的他的照片是P出来的,没想到,真人居然比照片还好看!

  妖孽!

  梁夏夏暗骂。

  她快速抽出纸巾,勉强擦掉鼻血,余光却瞥见他将美女支走了,梁夏夏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傅司晨已经向她走来。

  他很高,至少一米八以上,身姿颀长,面对身前的梁夏夏,睥睨之态尽显。

  梁夏夏怔了一下,关于傅司晨的传闻她没少听说,这家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要他一个不高兴,全世界的人都得跟着遭殃。

  想到这里,她抖了抖,咬了咬唇,硬着头皮说:“你……想干什么?”

  傅司晨嘴角噙笑,眼神却冰冷,令人如堕冰窖!

  梁夏夏满心忐忑……“没,没事的话,我,我也先走了。”偷拍不成反而被抓,这种事情说出去主编是绝对不会饶了她的好吗?

  傅司晨嘴角勾了勾,他可没有忘记刚才出来时她满脸羞红的样子,素面朝天的容颜竟是如此赏心悦目,让人直想咬上一口。

  得不到他的回答,梁夏夏当然是转身就走,但是某妖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看到了不该看的,你觉得你不该留下点什么再走吗?”他双手环胸,慵懒地倚在墙壁上,嘴边带一抹坏笑,领口还是敞开的,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

第2章 乖,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我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啊!”梁夏夏想要抵死不认,但是傅司晨却忽然欺身上来,每一寸靠近都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梁夏夏下意识后退,却不曾想身后就是一大花瓶!

  她退无可退,而他的身体却在此时贴上来,梁夏夏吓得赶紧将藏在包包里摄像机和录音笔捂住。

  “傅,傅先生,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啊,我就只是不小心路过而已!”是的,不小心路过而已。

  梁夏夏一颗心砰砰直跳,欺骗他的同时也不断欺骗自己!

  傅司晨不说话,但是他的男性气息却铺天盖地地席卷了梁夏夏的呼吸,而他越是不说话,她就越是紧张——这妖孽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不小心路过?”他的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

  梁夏夏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对!”舌头差点打结。

  他的手慢慢往下移,路过她的胳膊,再到胳膊肘,再往下……就是她捂住包包的手了,她手心里全是汗水,“你……你干什么?”

  “乖,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什么意思?梁夏夏只觉得他的手到了自己的手腕处,怎么破?她的眼珠子转啊转的,但是映入她眼帘的全是他那张性感无比的唇瓣,诱人得不行,她忽然一闭眼,于是——

  四片唇瓣相贴之时,不仅是傅司晨,就连梁夏夏自己都怔住了,她强吻了享誉国内外的总裁傅司晨?噢,NO!让她昏死过去吧傅司晨眸子眯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他,要知道就算他和不同的女人翻云覆雨,那也是从未接过吻的!他下意识地就想捏死她,刹那间,梁夏夏也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寒意,她快速将脸往边上偏,从傅司晨唇上擦过此时,傅司晨的手距离她的脖子只有一厘米,却因为她这一动作倏然顿住,转变成掐住她的下巴,眸子里冒出炽热的火焰,像是要将梁夏夏给焚毁,在梁夏夏的慌乱中,他狠狠地攫住她的柔软唇瓣,毫不留情地撬开她的唇瓣,舌头滑入她的口腔内,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呵!主动送上门来的甜心,不要白不要!她的唇,柔软中带一抹清甜!不知不觉间,他只想要更多,更多!

  梁夏夏先是怔住,再是吓傻了,按照她的计划,剧情不应该是他被吓傻,然后她再跑路才对吗?

  怎么现在反倒是他主动了?额……这是她的初吻啊啊啊啊!

  “唔……唔……”她下意识地伸手抵在他的胸前,但是男女力量悬殊,她只能被他吃得死死的,而且还全身无力!

  这是神马情况?

  眼见梁夏夏满脸通红,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傅司晨才反应过来,掐住她的下巴,“装处女的技术一流!”他眸子幽深地看着她,眼里充满鄙夷。

  “装处女?”梁夏夏瞪他,一想到自己的初吻被占了,愤怒就溢上脑门,扬手就是一巴掌拍过去,“你不要脸!你才装处女,你全家都装处女!”呜呜……这明明就是她的初吻,他居然说她装!

  傅司晨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神眯起,危险地打量她,“呵!我不要脸?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他眉目带起了戏谑,“鲜嫩可口,味道还不错!”

第3章 鲜嫩可口,味道不错

  “……”鲜嫩可口?

  “你放开我!”隔了一会儿,梁夏夏扭动手腕,满脸痛苦之色。

  混蛋?真是新鲜的词!

  他深邃的眼眸锁住她的容颜,于不动声色中抬手,将她的包包毫不留情地扯了过来,“女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他危险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微微退开身子,转身往窗边走!

  “你干嘛?”梁夏夏快速地追上去!

  “想要吗?”他倚在窗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嘴角是勾起的,却让人莫名胆颤。

  梁夏夏跳过去,打算将其抢回来,“还给我!”这可是她的身家性命啊!

  傅司晨也不避让,只是将拿着包包的手伸出了窗外,看着梁夏夏满脸通红焦急的样子,他眉眼弯弯,对,就是这种又着急又无奈的表情,他简直喜欢极了!

  “不要!”梁夏夏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我想怎么样,你都会答应吗?”他挑眉,似笑非笑。

  “……”梁夏夏咬唇瞪他,千万个草泥马早已从心里奔腾而过!

  “之前给过你机会。”他右边嘴角一勾,五指张开,包包就这样……“咻”地掉了下去,傅司晨悠闲地拍拍手心,仿佛那包包弄脏了他的手似的!

  “……”尼玛!这是三十七楼啊好吗!梁夏夏奔到窗边时,只看见底下闪烁不止的灯光。

  “下面是鱼塘。”他唇瓣掀了掀,离开时只留愤怒不已的梁夏夏在原地。

  “……”梁夏夏气得咬牙切齿:傅司晨!你个混蛋!你全家都混蛋!

  咦?那家伙去哪儿了?要不要走得这么快?梁夏夏泪奔!

  这是傅氏皇朝最新启动的项目落成的晚宴,许多企业家都到场了,其中更不乏上流社会的名媛千金以及各路明星,当然也少不了知名报社记者。

  像梁夏夏呆的那种小公司,是不会被邀请的,而她之所以能到这里来,完全仰仗大学认识的同学叶其轩,不过叶其轩这家伙最近太忙,所以没有过来。

  梁夏夏怒气冲冲来到大厅时,差点就被那些璀璨星光给晃瞎了钛合金……眼!她下意识捂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发现傅司晨已经站在聚光灯下!

  梁夏夏再次惊呆了,那家伙往聚光灯下一站,更显得璀璨如星,耀眼得不行,简直令人移不开眼睛。

  呸呸呸!她刚才才被他欺负了,干什么老是想着他的美色?不过是空有皮囊罢了,想刚才……啧啧……真是衣冠禽兽。

  这样一想,梁夏夏心理更不平衡了。她气呼呼地端起旁边的一杯香槟,仰头喝尽,也不管口感如何,为了解渴,继续拿了第二杯傅司晨,等着我这就过去找你丫的算账去!

  五分钟后。

  怎么晕晕的?她扶住身边的桌子,整个世界开始摇晃!

  她看着眼花缭乱的世界,似乎有人向她走了过来,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继续攥紧双拳。当那个人走到她面前时,她一下子跳出去,敞开双臂,将其拦住。

  “傅司晨,你凭什么摔我的摄像机和录音笔,你赔给我!”越说越气愤,她一下子冲过去,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你丫的有什么资格?你今天要是不还我摄像机和录音笔,我就……我就……”她脸酡红,身子微晃,但是神情却是绝对认真。

  傅司晨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周围的人瞬间感觉呼吸困难,这是傅总裁生气的前奏。而一旁的保镖已经做好随时将梁夏夏扔出去的准备。

  “你就如何?”他淡淡的声音响起,如同天籁。

第4章 是这样缠着我吗

  “你就如何?”他淡淡的声音响起,如同天籁。

  -----------------------------

  梁夏夏觉得世界晃得更加厉害了,也许是喝了酒,她无暇顾忌傅司晨什么表情,抬手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我就……我就一直缠着你!”

  粉嫩的唇瓣嘟起,腮帮鼓鼓的,水蒙蒙的双眼瞪着,却显得愈发可爱。

  “是这样缠着吗?”他忽然挑起她的下巴“唔……”唇瓣忽然被堵住!晕乎乎的梁夏夏起先是反抗,到最后居然变得享受起来,眼神很是迷离!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四周沉寂得厉害,就连音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傅司晨好不容易才放开她,看着她脸色酡红,眼神迷离的样子,心蓦地漏掉一拍,“小可爱,这样的缠绵够吗?如果还不满足,先到我的休息室去等我。”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

  但是梁夏夏根本不懂,“我为什么……”话音还未落下,傅司晨已经抬手捏住她因为被吻而略显红肿的唇瓣,“乖,等我!”然后拍拍她的肩膀,随即有两名美女上来,傅司晨说:“带下去!”声色冰冷。

  众人倒吸三口冷气,有些站不住了,估计傅司晨此刻的内心已经暴怒不已了,从认识傅司晨至今,他们还从未见谁敢这么对待过傅司晨。

  头疼,梁夏夏抬手扶额,迷迷糊糊睁开眼,惊了一下,再闭上,再睁开,眼前的人还是没变,而且距离自己只有两厘米距离,她下意识双手环胸裹紧衣服,“你,你干嘛?”

  傅司晨双手撑在她身侧两旁,眸光紧紧锁住她的容颜,“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说完,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她。

  梁夏夏看着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一遍,然后停在胸部那里,她更紧地抱住自己,大吼:“流氓!”

  “……”傅司晨嘴角噙着坏笑,“是说你自己吧?”他还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评价!这个小女人,他非得好好治理才是!

  “我怎么了?”梁夏夏挑眉。

  “你在我和别的女人快活时,在门外偷听,以此勾引我,不料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然后,你又假装醉酒,引起我的注意,甚至把我拉到这房间里来了!”他皱眉,颇为鄙夷地说。

  “什么?”梁夏夏这一听,可谓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是我把你拉到这里来的?那我们没有发生什么吧?”和这种随处发情的大色狼呆在一起,而且还是她酒醉的情况下,她是真的怕怕啊!

  “孤男寡女,你以为呢?”他挑眉。

  梁夏夏扬手,在他胸口锤了一拳,“你是男人,你为什么不阻止?”眼眶红了。

  傅司晨皱眉,虽然不是很痛,但是可以感受到她用了全部力气,一直以来都是女人想着怎么爬上他的床,而她居然在知道与自己发生关系之后,表现得如此愤怒,呵呵……装得可真是像啊,虽然他们之间的确没有发生什么!

  “身体长熟之后,就有了生理需求。况且是是主动送上门来的,我为什么不要?”他非但没退,反而更凑近了她,灼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你的身体……也很鲜嫩可口呢!”

  梁夏夏的脸瞬间爆红,洁白整齐的牙齿陷进下唇里,“你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她双手撑在他胸前,抗拒他的继续靠近。

第5章 拿开你的脏手

  “怎么不说肮脏、龌蹉、猥琐没下限?”他依旧是那种捉弄人的表情,让人恨不得在上面挠两条疤痕。

  “你就是肮脏、龌龊、猥琐没下限!”

  “真乖!”他抬手,在她脸上抚摸了一下。

  梁夏夏身子一颤,拍开他的手,“拿开你的脏手!”末了,还伸手推他,“滚开!”

  傅司晨抓住她乱动的手,“小可爱,做了我的女人,你还想让我滚到哪里去?”

  “……”梁夏夏瞪着他,没想到这家伙长得俊若神祗,居然会这么不要脸,“你不是身居高位、众人景仰、万丈光芒吗?怎么,你肚子里的墨水都到哪里去了?你到底有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你知不知道素质两字怎么写?”

  又是这种表情,愤怒却无可奈何的表情,傅司晨简直爱死了这种表情。

  “的确不知道,业内人士都知道,我没读过几年书。”他身子侧到一边,与她挤在一张单人沙发上,那姿态完全是痞子才会做出来的,可这姿态由他做来,却多了一抹慵懒的霸气,高贵得像个帝王。

  梁夏夏几乎是下意识弹跳起来的,却被他伸过来的手摁住了肩膀,“小可爱,做了我的女人,你还想到哪里去?”磁性的嗓音透着慵懒,透着诱惑,他就是喜欢诱惑别人,然后看着别人一步一步掉进深渊中,再也爬不起来,当然,不是任何人都值得他去诱惑的。

  梁夏夏一把扯开他的手,“滚蛋吧你,姑娘我就算是把你睡了一次,也不能算是你的女人!再说了,就算我和你真的发生了什么关系,为什么不是你是我的男人?”说完,迈步就走。

  这次,傅司晨没再拦她。

  “小可爱,我说过我喜欢听话乖巧的女人!”他警告的话语从她身后传来,梁夏夏才懒得去管,“难道你忘记你刚才在我身下大胆又听话的矛盾样子了吗?要不要再回味一下?”

  闻言,梁夏夏差点一头栽倒在地。醒来时,听他说自己已经和他那什么时,她就已经愤怒和难过得不行了,现在又受到了赤果果的挑衅,她简直觉得这是毕生耻辱啊!

  半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却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问:“多少钱?”

  多少钱?傅司晨眉梢一挑,右腿叠在左腿上,端起旁边的红酒细细地喝起来,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尼玛,有钱了不起啊?梁夏夏暴怒,却还得等着。“多少钱,我付给你,从今以后我们各不相干!”不就是睡了他一次么?他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有钱,好吧,算是她赚到了。虽然这样说也很难说服自己傅司晨眸色一沉,她把他当成卖的了?够胆!“这个,我得让我的秘书给我计算一下。”他慢悠悠地说,望着杯子里红酒的眼神有些危险。

  梁夏夏再次差点栽到地上,“傅司晨,你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鸭子来待价而沽了吧?你放心,嫖一个鸭子的钱姑娘我还是有的!”

  傅司晨嘴角的笑容先是凝了一下,而后他站起来,迈着步子向梁夏夏走来,梁夏夏下意识后退,后背贴在了门上,大脑像是瞬间进了浆糊,完全没办法思考。

  毫无疑问,她惹到了傅司晨。

  但是这家伙的气场敢不敢别这么强大?

  依旧是刚才那个姿势,他的双手撑在她的脑袋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果不是你提醒,我都要忘了。”他的声音低低的,响在她耳边,带着蛊惑的力量。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