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楚沐雨沈少卿小说-独家暖婚:爱你渐生欢喜免费阅读 by炀筝

发布时间:2019-02-18 10:41

楚沐雨沈少卿小说

独家暖婚:爱你渐生欢喜全文阅读

  女主楚沐雨男主沈少卿的小说名字是《独家暖婚:爱你渐生欢喜》,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总裁类小说,由网络作者炀筝所著。沈少卿和楚沐雨小说讲述的是被自己的未婚夫和小三出卖,楚沐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春风一度。一夜过后她狼狈逃到国外,几年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孩子竟然得了白血病,她只能回国再次找到那个男人···
  去医院的全程,沈少卿和楚沐雨没有一句话的交流,可他却察觉到了她的疏离和警惕,抱着小孩坐得离他远远的,仿佛恨不得贴在车门上。
  长眉不由皱起,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不悦。沉默的车厢内,氛围很是凝固,糖宝不时地咳嗽几声,听起来很是令人心疼。
  这时,沈少卿才打量了楚沐雨怀中的糖宝一眼。
  小家伙留着可爱的西瓜头,圆圆的脸颊上染着一抹绯红,垂下来的睫毛像蒲扇一般卷翘,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你女儿?”片刻,他开口,终于打破了这沉默的氛围,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楚沐雨愣了愣,一双清透的双眼微眨,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沈少卿薄唇轻抿,不置可否,眼底的复杂神色却越来越深。医院到了,楚沐雨连忙道谢,抱着糖宝下了车。
  沈少卿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拨出了一个电话:“查,她是谁。”
  他就这么站在风口,冬夜的风凛冽而冰冷,沈少卿的头发被吹得凌乱地搭在额前,他就这么站着,不由自主地出神。

第一章 被拍卖的女人

  身下传来一阵冰冷的凉意,由一根根坚硬的钢筋构成的囚笼仿佛带着久远而瘆人的意味。

  楚沐雨缓缓睁开双眼,陌生而阴森的感觉让她瞬间竖起了全身的防备和警惕。

  四周刺眼的光线打在她身上,她难以适应,伸出手挡了挡,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笼子之中!

  华丽而宽敞的大厅里,无处不彰显着奢靡而禁忌的味道。

  一双双冰冷而写满欲望的眼睛缠在楚沐雨身上,让她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有些恐慌,这究竟是哪里?

  她不由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她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上了一套性感而大露尺度的情趣内衣。

  上身的那片黑色的蕾丝半透明堪堪蔽体,酥胸半露,若隐若现,而下身更是羞耻,除了那遮挡重要部位的薄如蝉翼的布料,再无其他遮挡物。

  楚沐雨脸色一白,猛地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用力地在遮挡着自己的身躯。

  莫大的羞耻和凌辱感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紧咬下唇,将头低下去,不敢看向那些让人感到恶心的目光。

  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她浑身一颤。

  “现在大家眼前所见的展品,我命名为“囚笼中的初夜”,她……非常干净。”

  苏寄言的声音有条不紊,还带着一丝意味深长,仿佛正在拍卖一件艺术品,而不是他的未婚妻,楚沐雨的初夜。

  楚沐雨的心狠狠咯噔一声,猛地抬头看去,嘴唇不停地颤抖着,终于确信,前方站着的那个男人,在拍卖她的男人,正是他的未婚妻苏寄言。

  他看向她的眼神变得那样冰冷和疏离,仿佛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牵绊一般!

  楚沐雨的嘴唇毫无血色,眼中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寄言。

  她很想上前狠狠地质问苏寄言,为什么要这样将她当成一个玩物拍卖,这无疑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和伤害。

  而苏寄言却在有意地回避着楚沐雨震惊和怨恨的目光,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奢侈而华丽,妆容精致的女人。

  今晚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源于他身旁的女人林素媛的一句话:“如果你能做到将楚沐雨的初夜卖掉,我就相信你,嫁给你。”

  为了得到林家强有力的家族支持,苏寄言只好顺从了林素媛的意思。

  这画面何其讽刺,楚沐雨双手紧握成拳,指节发白,又气又怒,嘴唇都差些要被咬出血了。

  耻辱和愤怒像滔滔燃烧的火焰,不断地吞噬和席卷着她的全身。

  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目光胶着在她的身上,楚沐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宛如让她当众受刑,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指节发白,嘴唇都快要被她咬破了。

  事已至此,她就像是一个溺水的稻草人,被当成鱼肉般任人处置,她恨,可是更多的却是无能为力!

  黑暗不断朝她靠近,她不知道今晚接下来,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囚笼的楚沐雨肌肤洁白无瑕,周身散发着莹白的光润感,腰身细得盈盈一握,仿佛轻而易举就能揉碎。

  一双纤长而笔直的腿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而该有肉的地方一点也不少,胸前的大片雪白引发人的无尽遐想。

  更重要的是,她有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庞,仿佛不施妆容,就足以让周围的所有人黯淡失色。

  台下的叫价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激动,一个比一个挥金如土。

  楚沐雨看见这混乱不堪而让人心底发麻的局面,恐惧地摇了摇头,鼻头发红,眼泪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拍卖员的喊价已经到了七百万,越到这样的时候,楚沐雨便越是惶恐和害怕,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将头狠狠地埋在双膝之间,不敢再听下去。

  然而就在那第三声拍板交易的声音即将发出的前一秒,一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角落传来:“八百万。”

  话音落地,全场瞬间寂静了一刻。男人的声音掷地有声,仿佛是大提琴发出的低沉而悦耳的音节,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朝他看去。

  男人站了起来,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剪裁得当的深黑色长风衣衬得他本就修长的身形愈发挺拔,他的眉眼凌厉而精致,仿佛是经过精雕细琢雕刻而成的完美作品。

  立领料峭,衬得他坚毅而流畅的下颔线条愈发凌厉。

  他背着光而站起来,气场却清冷而令人难以靠近,长腿轻抬,他一步又一步地走向被困在笼子中的楚沐雨。

  她纤瘦的身子缩成一团,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里,看起来是那样的惶恐和无措。

  沈少卿缓缓走到楚沐雨面前站定,抬眉,淡淡地对苏寄言道:“八百万,我给,放她出来。”

  楚沐雨闻言,缓缓地抬起头来,她害怕而绝望,双眼泪眼婆娑,哭肿得像个核桃般,男人背着光而站,从她的角度,看不清男人的脸。

  只见笔挺的西装裤下,是一双一尘不染而价值不菲的牛津皮鞋,他的双腿修长笔直,长风衣更是衬得他气度卓然,袖口隐隐露出价值连城的腕表,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强势气息。

  他站在她面前,宛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仿佛能够为她遮挡住身后那些如狼似虎而下流的目光。

  她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可那双狭长而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双眼,却牢牢刻在她的脑海里。

  “救,救救我。”她不知道他是谁,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人终于看到了一片绿洲。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音和来自深渊的绝望,将最后一丝希望,都放在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沈少卿深深地看了楚沐雨一眼,转身,从风衣里面拿出一张支票和钢笔,潇洒利落地签下名字,夹在指尖,淡漠地递给苏寄言,“放了她,结束这荒谬的一切。”

  苏寄言从沈少卿的手中接过支票,眼底划过一丝复杂而阴沉的神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买下楚沐雨的初夜的人,竟是沈少卿,他在商场上水火不相容的死对头,这样的行为,无疑是一种正面的挑衅!

第二章 他寻找的人

  拍卖会结束。

  眼看着两个有着彪悍身型,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楚沐雨死死地护住自己的身体,她以为被得救,却还是难逃被摆布的命运。

  “放开我,你们这样是犯法的!”她绷紧了身体,挣扎着咬牙切齿地道。

  却没有人理会她的挣扎和控诉,他们冰冷得像是没有灵魂的傀儡。

  楚沐雨被扔进一个黑暗的房间,被迫灌下了催情药。

  而后,房间里只剩下一片漆黑,楚沐雨坐在床上,渐渐感受到身子在不断地发热。

  那种浑身上下都被燃烧着的感觉让她很不好受,她下意识地磨蹭着身体,试图让这种灼人的体温下降。

  正在她难以自抑地不断在床上翻滚之时,“啪”的一声,满室的灯光点亮,门被打开,一个高大而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沈少卿一进门,便看见穿着性感而大尺度的楚沐雨蜷在床上,双颊红得有些不正常。

  他松了松领带,几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女人微醺的脸庞。

  秀致的细眉,清亮而明透的双眼,那美丽而精致的五官渐渐和记忆中那张脸重合起来。

  如果说刚才在拍卖会上,他还不那么确定,那么现在仔细端详过这张脸,他已经确切地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

  他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但他一清二楚,很多年前,她……正当沈少卿渐渐陷入回忆的沉思中,手上突然传来一股温热的触感。

  他的大掌不知何时被楚沐雨攥住,她紧咬着下唇,那双美丽的双眼中满是难耐和无辜,“热,好难受……”

  她俯坐在他身前,肌肤雪白而细腻,胸前的饱满而丰盈的风光一览无遗,那层薄薄的黑纱下,粉嫩的樱桃若隐若现。

  沈少卿抿了抿唇,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他轻轻拨开她的手。

  他之所以进来,只是为了例行公事做个样子,还有,为了确定这个女人是否就是她,并不打算真的要了她的初夜。

  可下一刻,他精壮的腰身便被缠上一双柔软如水蛇般的手臂,她整个人像八抓鱼一般,缠在他的身上。

  “救命,好难受……”她不断地磨蹭着他的身体,紧紧地揽住他,仿佛将他当作唯一的温暖源泉。

  她空虚得要命,恨不得有什么能够狠狠地填满她的身体,她热得要命,恨不得有一个宣泄的出口。

  沈少卿的脸色一变,眼底划过一抹暗色,更加深不见底。

  她柔软得仿佛一滩水,一碰就碎,却美好而旖旎得不像话。

  “听话,别这样。”沈少卿开口,声音低沉暗哑得不像话,他轻轻地握住楚沐雨雪白的肩膀,想要将她推开。

  谁料,楚沐雨哪里还有半分残存的理智。

  感受到下体似乎有坚硬而灼热的东西顶着她,顺着生理的本能,她一路沿着沈少卿的身体向下,摸到了他下腹处的炙热。

  沈少卿闷哼了一声,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也在她的这一个动作里灰飞烟灭。

  他瞬间反客为主,两只手抬住楚沐雨的身体,直接将她猛地压在了墙壁上。

  她的脸色熏红,一双迷蒙的双眼半睁半合地看着他,丝丝媚骨,简直要人性命。

  沈少卿站在她的两腿中间,将她纤瘦而笔直的腿大尺度曲折起来,缠放在他的腰上。

  焦急而渴望,他像一只被彻底激发了欲望的困兽,大掌覆上她的腿根,轻而易举地除去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蕾丝内裤。

  感受到她潮湿得不像话的秘密禁地,他眼底的情欲更深,从喉间一丝喟叹,沈少卿的身子一挺,彻底与她融为一体。

  沈少卿生平第一次,像一只不知餮足的兽,在楚沐雨的身体里欲罢不能。

  从墙上,到地上,桌上,到床上,这个房间的每一处,都留下了噬骨的旖旎和暧昧……次日清晨,沈少卿一大早便接到了一通紧急电话。

  他蹙眉坐了起来,随手扯了件浴袍披上。

  正在熟睡中的楚沐雨却仿佛有些不安稳,呢喃地说着些呓语。

  准备换衣服的动作一顿,沈少卿又坐回床边,低头打量着楚沐雨。

  晨间,他额前的头发慵懒而凌乱地搭在额前,侧脸的线条如刀锋般凌厉,眉眼间却透着难得的温存。

  他掀开被子,发现楚沐雨的身上猩红点点,青紫一片,全是被他昨天晚上蹂躏出来的。

  沈少卿的眼底不由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心疼。

  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她柔和的侧脸上,沈少卿抬手,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挺直秀气的鼻梁和饱满柔嫩的唇。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模样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沈少卿想到过往发生过的一切,看向楚沐雨的目光不由更加柔和而充满怜惜。

  床边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沈少卿皱眉拿过来挂掉,又蜻蜓点水般地在楚沐雨的额间印下一个吻,才利落地换好着装出门。

  临走前,他脚步一顿,朝着身后跟着他的助理比了个手势,“在这守着她醒来。”

  楚沐雨一直晕晕沉沉地到了中午才醒过来。

  看见被子下满身的青紫痕迹和被蹂躏得狼狈不堪的床单和衣物,她不发一言,紧紧地捂住了脸。

  该来的始终躲不掉,她最终还是被当成一个物品般,任人交易和掠夺。

  她揉了揉太阳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更记不起来,那个男人的模样……心中一阵不安和无措,楚沐雨马上坐了起来,仓促地换上衣服准备离开房间。

  可刚刚走到门口,却听见两个男人交谈的声音,“沈少说要看着她醒来……”

  心中猛地一咯噔,楚沐雨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从二楼的窗户小心翼翼地逃了出去。

  脚一沾地,哪怕浑身酸痛和狼狈,哪怕不知道她还能够去哪里,可楚沐雨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便是逃,逃得远远的。

  昨晚发生的一切,被困在笼子里当成物品交易,被下药失身,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噩梦!

  离开这里,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再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第三章 再见是陌路

  到了中午时,守在酒店房间门外的助理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直接打开门,可里面哪里还有楚沐雨的身影。

  沈少卿正在开完重要会议,便接到了助理的电话,“boss,那个女人跑了……”

  他的脸色一沉,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冷冽地吐出几个字:“找回来。”

  手机被他紧紧捏在手中,脑海中她娇媚入骨的声音和泫然欲泣的双眼仍萦绕在脑海,一夜的温存瞬间荡然无存,沈少卿狭长的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然而,楚沐雨这一消失,便再也无所踪影。

  ……

  六年后,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

  街头的路灯昏黄,凌晨的街道冷清而寂静,雨淅淅沥沥地打在女人的肩上,而那把大伞却始终向着她怀中的小女孩倾斜。

  女人的脸庞清瘦而有些苍白,头发是没有营养的栗色,却并不掩精致的五官和清丽的气质,身上只随意披着一件薄薄的米色开衫。

  可窝在她怀中闭着眼的小女孩却穿着厚厚的羊羔小棉服,小女孩粉雕玉琢的脸上染着一抹不正常的绯红。

  紧紧地抱着糖宝,楚沐雨的心里又急又慌,今晚睡觉的时候唐宝突然发起高烧来,而她住的偏僻,这个时候街上连计程车也没有了。

  好不容易,路边的积水溅起水花,前方的好几辆车陆陆续续经过,刺眼的车灯打在楚沐雨脸上,楚沐雨大力地挥着手臂,却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

  眼看糖宝额头的温度越来越高,楚沐雨的身子颤抖,紧咬着下唇,慌乱而不知所措……天边轰隆隆地打了几个响雷,一场暴风雨即将更猛烈地来袭。

  这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打着双闪缓缓驶了过来,雨刮器甩得飞快。

  楚沐雨顾不上那么多,猛地几步扑到路中心,挡住车子的去路。

  开车的司机雨天视线模糊,一时没注意,前方一道纤瘦的身影扑了上来,他吃了一惊,猛地踩紧了刹车,在距离那道身影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及时地停了下来。

  因为车子的惯性,坐在车后座的男人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有些不稳地往前倾了倾。

  男人缓缓睁开那双狭长而漆黑如墨的双眼,绯色的性感薄唇轻启,长眉微蹙,闪过一丝不悦,“怎么回事?”

  司机连忙赔笑,转过头,一把降下车窗,一脸火气,语气不善地对撞上来的楚沐雨恶狠狠道:“怎么走路的?专业碰瓷啊,往路中央撞……”

  然而,他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全身湿淋淋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用央求的目光看着他:“求求你,可以送我去医院吗?”

  司机皱了皱眉,拒绝道:“我可不是做善事的,哪有这个时间!”

  “真的拜托你了,孩子发高烧了,真的很急很急。”楚沐雨说着,已经不由自主带上了哭腔。

  坐在车后座的沈少卿轻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不耐地听着司机和对方的纠缠,抬了抬手,也降下车窗,看向车外的人。

  这一眼,却让他怔了怔。

  只见卑微地躬着身子乞求司机送她去医院的女人身形单薄而清瘦,怀中抱着一个肉嘟嘟的小女孩。

  昏暗的光线下,她的侧脸线条柔和而温婉,头发凌乱地束在脑后,整个人柔软得像小猫。

  沈少卿的眼底一深,这张脸渐渐和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真的是她吗?

  六年过去了,年月久远到他开始渐渐不确信,久到他已经不能具体地记起,她眉眼间的一点一滴。

  像她,却也不那么像她。

  记忆中的她纤瘦却不失饱满,那个夜晚里,她一次又一次的辗转低吟,脸色微醺得像美好的粉刺,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瘦到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上车。”沈少卿的眼底一深,轻抬了抬下巴,淡淡道。

  闻言,楚沐雨连忙朝司机道谢,走到后座,拉开车门,动作匆忙地坐下。

  “非常谢谢。”她小心翼翼地将湿衣服收好,对男人道谢,一抬头,动作却不由一顿。

  宽敞的车后座,男人穿着身黑色的长风衣,剪裁得当的风衣挺括而有型,立起来的领子衬得男人原本就棱角分明的下颔线条愈发凌厉。

  修长的双腿微敞,姿态慵懒而恣意,骨节分明的双手放在膝盖上轻点,袖口处隐约可见价值不菲的链表。

  男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淡淡落在她身上,和她怀中的糖宝,但也只轻轻一扫,便转移了视线。

  楚沐雨的身上湿了一大片,因为出门时匆忙,开衫下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裙,此时更是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她身材的线条。

  她有些局促地收紧胸前的衣服,脸上闪过一丝窘迫。

  去医院的全程,沈少卿和楚沐雨没有一句话的交流,可他却察觉到了她的疏离和警惕,抱着小孩坐得离他远远的,仿佛恨不得贴在车门上。

  长眉不由皱起,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不悦。

  沉默的车厢内,氛围很是凝固,糖宝不时地咳嗽几声,听起来很是令人心疼。

  这时,沈少卿才打量了楚沐雨怀中的糖宝一眼。

  小家伙留着可爱的西瓜头,圆圆的脸颊上染着一抹绯红,垂下来的睫毛像蒲扇一般卷翘,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你女儿?”片刻,他开口,终于打破了这沉默的氛围,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楚沐雨愣了愣,一双清透的双眼微眨,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沈少卿薄唇轻抿,不置可否,眼底的复杂神色却越来越深。

  医院到了,楚沐雨连忙道谢,抱着糖宝下了车。

  沈少卿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拨出了一个电话:“查,她是谁。”

  他就这么站在风口,冬夜的风凛冽而冰冷,沈少卿的头发被吹得凌乱地搭在额前,他就这么站着,不由自主地出神。

  过去不到十分钟,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沈少卿点开,脸色一沉。

第四章 他们的女儿

  是她,真的是她。

  消失了六年,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回来的时候也悄无声息。

  还有那个小女孩,沈少卿想起她怀中那个五官精致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再想起六年前的那个夜晚,他的目光一缩,难道……沈少卿脸色微冷,脸上一片阴沉,司机刚刚降下车窗想要询问他是否离开,只听见“砰”的一声,车门被他猛地关上。

  长腿一迈,他大步流星地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医院急诊室门前。

  楚沐雨一脸不安地站在长椅前,焦灼地等候着,眼看着糖宝被护士推进去,她恨不得能代替糖宝受这煎熬。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朝着楚沐雨走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我会照顾好糖宝。”

  楚沐雨一愣,感激地看向陆之言,他是她的发小,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这几年她和糖宝多亏了陆之言的照拂。

  正在楚沐雨焦虑地等待着急诊室的结果之时,刚才车上的那个男人走到她面前,高大而挺拔的身影笼罩住她的。

  楚沐雨不由怔住,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因为他的再度出现感到疑惑。

  男人背着光而站,脸上的阴影有些深,她这才真正看清楚他的正脸,雕刻般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俊美的下颚,一切都像是上天偏爱的完美作品。

  而那双如墨般的眸子深不见底,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请问,有什么事……”楚沐雨低声问,她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用这样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然而,只见男人冷笑一声,直接攥起她的手臂,将她往墙角逼,他的长臂撑在墙上,她被禁锢在他的方寸之地里。

  “装什么,不认识我了?”他勾唇,语气冰冷而满带紧迫。

  楚沐雨被吓了一跳,皱着眉愕然地看着他,“你认错人了吧,先生?”

  这个近距离甚至有些暧昧的姿势让她感到很不适应,她挣扎了一下,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

  “看来,六年前那一夜,让你记得不够深刻啊。”沈少卿手指轻抬,攥紧楚沐雨尖巧而精致的下巴,仿佛想要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一丝破绽。

  果然,这话一出,楚沐雨的脸色一白,一脸讶然地看着他。

  六年前那一夜,那个囚笼和那个被灌迷药失身的夜晚,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她的噩梦!

  她柔软而粉嫩的嘴唇轻颤,背在身后的双手紧握着,“你,什么意思?”

  沈少卿皱眉,楚沐雨刚才惊愕的眼神完全不是装的,原来,她真的完全不记得他了?

  然而不待沈少卿回答,楚沐雨的内心一咯噔,想到还在急诊室里的糖宝。

  原来,这个男人便是六年前买下她的初夜的人,而糖宝的父亲,便是他。

  手指紧握得发白,楚沐雨越想越害怕,她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糖宝是他的女儿,她绝对绝对,不可以失去糖宝……空气中的氛围瞬时变得异常凝固。

  “不记得了?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她是我的女儿,对吗?”他步步紧逼,薄唇轻启,问出了那个最让楚沐雨害怕的问题。

  沈少卿身上强烈的压迫气息让楚沐雨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咬了咬唇,一字一句地说:“糖宝是我和别人的孩子,我结婚了。”

  “至于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吧。”她逼着自己直面沈少卿的眼光,好让她看起来不那样心虚。

  话音落地,氛围瞬间冷肃。

  沈少卿的眼底一沉,眉宇间染上了深深的寒意。

  片刻,他冷笑一声,俯在她耳侧低声道:“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这样孤立无援狼狈的模样,是结婚该有的样子?”

  她分明瘦了那么多,眼神还是那样倔强和清透,抱着糖宝的样子是那样无助和惶惑,他怎么会相信。

  沈少卿的呼吸喷薄在楚沐雨的耳侧,让她的耳朵瞬间染上一层绯红。

  她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试图远离他的禁锢。

  正当楚沐雨不知道如何去圆这个谎时,急诊室的门打开,医生和护士推着小糖宝出来。

  见状,她连忙上前几步,而这时,陆之言一边摘下口罩一边朝她走来,楚沐雨脑袋灵光一闪——“之言,孩子好点了吗?”楚沐雨走到陆之言身前,亲昵而自然而然地挽住陆之言的手臂。

  陆之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见楚沐雨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再抬头看向站在那旁的冷肃男人,心下了然。

  他也就顺势揽过楚沐雨的肩膀,“糖宝烧退了,今晚好好休息就好,辛苦你了。”

  楚沐雨点点头,随后拉着陆之言走到沈少卿身前,“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丈夫,陆之言。现在误会解除了,很感谢你刚才送我和糖宝来医院。”

  沈少卿原本就冰冷的眼神,此刻因为楚沐雨的几句话,变得更加没有温度起来。

  他抿了抿唇,喉结上下滚动,不发一言地看着楚沐雨。

  陆之言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及时地打破僵局:“因为今天值夜班,没能及时照顾好糖宝,实在感谢这位先生将他们送过来。”

  他说完,伸出手,意欲和沈少卿握手,可沈少卿却冷冷扫了一眼,根本没有要伸出手的意思。

  陆之言的字里行间满是对楚沐雨主权的宣告,深深地刺痛了沈少卿。

  正这时,糖宝揉了揉眼睛缓缓转醒,对楚沐雨道:“妈咪。”

  柔柔的奶音,仿佛能直击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糖宝的大眼睛扑闪扑闪,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这个陌生的叔叔。

  楚沐雨发现女儿醒来,一阵欣喜,但又害怕她喊陆之言“叔叔”会露馅,连忙仓促地抱着女儿离开。

  陆之言见状,也跟了上去。

  最后,只有沈少卿一个人笔直地站在原地,看着那“一家三口”的背影,他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砰”的一声,他丝毫不吝啬力道,狠狠地用拳头砸向墙壁。

  钝痛的感觉袭来,他咬了咬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院。

第五章 那是孽债

  沈少卿离开后,陆之言状似随意地打趣道:“怎么,上门讨情债的来了?”

  楚沐雨正抱着糖宝出神,闻言,慢慢回过神来,有些佯怒地瞪了陆之言一眼:“当着小孩的面,你说什么呢!”

  陆之言却收起玩笑的模样,深深地看了糖宝一眼,片刻,意有所指地说:“他和糖宝之间,不是那么简单吧?”

  单从楚沐雨刚才拉着他又是挤眉弄眼又是不知所措地演了一场大戏,他就知道,那个男人,并不简单。

  楚沐雨被戳中心事,勉强扯了扯嘴角,扯开话题道:“糖宝除了发烧,身体没什么事情吧?”

  “明天最好做个抽血检查,我看这发烧有点不正常。”陆之言说。

  一旁有些蔫蔫的糖宝伸出小肉手,戳了戳自己肉肉的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不情愿地说:“糖宝不想抽血血,妈咪,糖宝怕怕!”

  楚沐雨怜惜地揉了揉糖宝的西瓜头,安抚道:“妈咪也陪你一起,就像被蚂蚁咬一下,一点都不痛呢!”

  陆之言笑着离开了病房,楚沐雨给糖宝脱外衣准备睡觉,谁知,糖宝突然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神秘地问:“妈咪,刚才那个叔叔是谁呢?”

  听见糖宝提起沈少卿,楚沐雨的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她顿了顿,淡淡道:“妈咪也不认识。”

  “啊?”糖宝闻言,有些失望地张了张嘴,“他长得真像电视机里的人,糖宝想要和他握握手……”

  楚沐雨的动作一僵,随即捏了捏糖宝的脸颊:“他看起来就很凶,糖宝还是不要和他交朋友了!”

  话音落地,楚沐雨莫名感到一阵心虚。

  糖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嘟囔道:“那好吧。”

  三天后,糖宝的身体检查结果出来了,楚沐雨被医生一个严肃的电话叫到了医院。

  当接过那一张薄薄的检查结果时,楚沐雨有些不安,手微微颤抖。

  “白……白血病?”她愕然地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一般,又细细看了一遍那张纸上的文字,身子一个不稳,险些向后摔去。

  像是心脏被狠狠地捶了一锤,闷声不响,却痛入五脏六腑。

  楚沐雨的脸色一白,嘴唇完全失去了血色,握着那张纸的手完全失去了力气,她张了张嘴,不死心地问:“医生,会不会是弄错了?”

  她的糖宝明明看起来那样健康,那样活泼,那样灵动,怎么可能会得白血病?

  而医生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我们也担心出错,所以用抽样的血进行了二次检测,结果还是一样。”

  瞬间,如晴天霹雳,痛苦和绝望,迷茫和无措,种种心情百味杂陈,袭卷着楚沐雨的全身。

  “那,要怎样才可以治好她的病?”良久,楚沐雨木木地开口。

  “有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采取保守治疗,另一种,是进行骨髓移植,我建议是采取手术移植,但骨髓的匹配方面会有些困难……”医生道。

  然而,上天似乎总是爱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予她最后的沉重一击,楚沐雨被告知骨髓与糖宝不匹配,无法进行手术移植。

  仿若全身的灵魂和力气都被抽空,楚沐雨在医院的长椅上一动不动地坐了一下午。

  最后,濒临绝望时,她想起了一个人。

  那个男人,糖宝是他的骨肉,她和她的骨髓不匹配,或许……想到这里,她恨自己的自私,为什么一心想着不能将糖宝拱手相让,为什么不能考虑到糖宝的真正需要!

  她紧紧地捏着手机,目光中有一丝迟疑,但更多的是抉择。

  沈家别墅。

  佣人敲门进去,只见沈少卿身穿睡袍,姿态慵懒而随意地坐在办公桌前,挺直的鼻梁前架着一副金丝眼睛,清冷而俊雅。

  可他一只手撑在下巴上,薄唇轻抿,一副正在出神的样子。

  佣人不由感到一丝困惑,最近这几天,沈少卿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而沈少卿漆黑如墨的眸子轻阖,神思飘远了,并没有察觉到佣人的动作。

  他没有想到,六年后再次见到楚沐雨,会是这样的情形,当年她逃走了之后,他花了许多力气和人脉去找她,却都无果。

  她看样子完全忘了他,可他却不会忘记,很多年前的一切……那时他尚且只有十六岁,原本殷实而富足的家庭被栽赃陷害,最后破产,他沦落到家破人亡,无处可归。

  最落魄的时候是寒冷的冬天,他被迫流落街头,连身上的衣服都永远是那几件,更别提温饱了。

  只是他心高气傲,纵使坠入深渊,也不愿意做乞讨的事情,便坐在天桥底下,任由人来人往异样的目光。

  可那么多人经过,唯有她驻足,一双灵动而纯净的双眼看着他:“你不饿吗?”

  他连眼都不曾抬过,可没过多久,她去而复返,手上捧着一份热腾腾的饭递给他,笑得两颊边的梨涡出现:“我请你吃。”

  自从这一天起,她每天都会经过那里,甚至已经习惯了每次都给他提前准备好饭,笑着看着他吃完,再离开。

  他那时候将自己封闭,不善言辞,可她就像是闯入他黑暗阴冷世界里的一抹暖阳,将他的生活照亮。

  有她的存在,冰冷的寒冬也好像变得没有那么难熬和痛苦。

  后来有一天,他不再去天桥底下,而是振作起来去开辟自己的人生。

  他知道,她还会像往常一样带好饭去天桥底下,但是已经找不到他了……回忆的一幕幕不断变得冗长而遥远,沈少卿揉了揉太阳穴,兀自讽刺地摇了摇头,她早已结婚生子,他这又是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打断了沈少卿的回忆和出神。

  然而,待沈少卿听清那头柔软而有些颤抖的声音,心不由一紧,是她。

  “是沈先生吗?”楚沐雨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开口。

  “嗯。”沈少卿的声音有些低。

  “不知道你是否有空,我想,约你见个面。”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