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傅斯年严温夏小说-天价先生请出招免费阅读 by安静

发布时间:2019-02-18 09:32

傅斯年严温夏小说

天价先生请出招全文阅读

  男女主角为傅斯年严温夏小说名叫《天价先生请出招》,又名《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总裁之夜夜索欢》,小说作者是安静。严温夏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出轨了,一气之下提出了离婚。没想到离婚后,豪门总裁傅斯年不仅要娶她,还把她宠上了天。
  当初嫁给商祺一是因为自己爱他,二是因为为了严氏集团。可现在谁都知道她不过是一个笑话,商祺不爱她,根本不管严氏集团的死活……
  “傅斯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傅斯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长腿一抬,漫步走到严温夏面前,倾身贴到她的耳畔。
  “商祺是不可能会管严家的,而我可以帮你。”傅斯年笑了笑,朝她耳边轻轻说着。
  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萦绕在严温夏鼻翼,她皱着眉心后退两步。

第1章 不比一场情事重要

  A市高档小区28楼。

  夜深人静,整个A市好似都开始陷入沉睡之中。

  严温夏蹲在墙角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眼里带着惊恐,好看的脸蛋十分苍白,额角溢出了汗渍,她浑身开始颤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犹豫了很久,她握紧了手里的门把,深吸了一口气,她打开了房门。

  扑鼻而来的是浓烈的糜烂气息,房间里交缠的两人还在动情地操作。

  “祺……你好棒……”

  女人的娇喘惊心动魄,似乎丝毫没察觉到严温夏的到来。

  严温夏握着手机的手更紧了几分,嘴角勾起了一丝苦笑,心好似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一般疼得厉害,这道声音她怎么会不熟悉?她简直是在自取其辱。

  忽然,“啪嗒”一声,严温夏把房间里大灯打开了。

  明亮惨白的灯光下,眼前的画面格外刺眼,衣服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四周,而她的丈夫商祺,现在正赤身裸体的和柳丽娜依偎在床上。

  严温夏用了十分的忍耐,才克制自己没有夺门而出。

  看到严温夏走了进来,商祺浓浓的眉毛高高向上挑起,似乎不满自己的情事被打断,有些不悦的开口到,“你回来干嘛?”

  声音冰冷不耐。

  听得严温夏心口一痛。

  她是他的合法妻子啊,如今却看着他怀里抱着其他的女人。

  可她却不能有任何的怨言。

  甚至,还需要讨好他。

  因为现在只有他才能拯救严家……

  想到这里,严温夏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床上不着寸缕的两人,勉强压抑下心里的伤痛,说道,“商祺,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件事?”

  “祺,你和她有什么好商量的呀。”床上响起柳丽娜娇柔妩媚的声音,“就算是有,肯定也没有我们现在的事情重要。”

  “柳丽娜,你能不能回避一下?”严温夏贝齿紧紧咬着下唇,蹙眉看着柳丽娜。

  “回避?我为什么要回避?我有什么是听不得的,还是说你要做什么不入流的事?”

  “你……”

  “好了。”商祺喝住了争吵的两人,等到她们都不说话了,才冷冷的看了一眼严温夏,终于又开口,“现在我们还有事情要办,请你离开。从你发生那件事开始,我跟你之间就没什么事情好商量了。以后有什么事你也不用来找我,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语气冰冷,态度冷淡,听得严温夏胸口更加痛了。

  柳丽娜将头温顺的贴在商祺微微起伏的胸口,唇角微微上扬。

  就凭严温夏这种女人,也想来和她斗,也不照照镜子。

  严温夏垂眸,捏紧了手。

  她很想甩手走人,可想到严家的状况,她犹豫了。

  她放低了姿态,“商祺,严家的事已经不能再拖了,求你能不能……”

  “严温夏,你心里应该比谁都要清楚。”商祺不耐烦打断,“严家就是一个无底洞,我是不可能为了你而不管商家死活的。我们给彼此一点面子,别这样搞得两家撕破脸好吗?”

  别撕破脸吗?自己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他,都已经没有用了吗?

  严温夏身体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靠在墙壁上,心在不断地往下沉。

  她还在求他做什么?

  她在他的眼里,还比不上一场情事重要!

第2章 还不起债就肉偿

  难道连自己最后那一点点微薄的尊严也不要了吗?

  严温夏闭了闭眼,双手紧握,骨节有些泛白,终于还是转身离开。

  离开家后,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她严温夏活得到底是有多失败?

  老公在别的女人怀里,公司也快败在她的手里,内忧外患,可她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像个丧家之犬一般流落街头……

  一股酸涩涌了上来,她强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手指掐进了肉里也毫不自知。

  “咚!”

  就在这时,几堵肉墙拦住了严温夏,她眸子带着恐惧的抬头看向来人,堵在巷子口的,正是她这几天避而不及的人。

  “哟,严总,您不在公司也不在家,在街上溜达什么呢?这几天到公司找您,您都概不见客,怕是忘了今天是还钱的日子了吧?”一道粗声粗气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小巷子的沉寂。

  严温夏心里一颤,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看着面前三五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强行压住内心的害怕,强扯出了笑意说道:“张总,这一连几日我都在外出差,刚才才回来。还没来得及联系财务给您汇款呢!”

  话还没说完,那满面油光的男人便打断了她,他挺着便便的大肚子不悦地开口,“严温夏,你少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早就派人查了你这几天的行程,你根本没有出过A市!我看你是躲起来不想还钱吧!”

  未等她回答,张总摸了摸下巴,不怀好意地看着严温夏,“听说这几日严氏集团的股票一直在下跌,这营运状况也逐日下降,莫不是现在严氏集团已经空了?要不,严总跟我走一趟,让我看看贵公司的账本如何?”

  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那两人立马会意的点了点头便要上前。

  严温夏心下一紧,见那两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更是慌乱,急忙的笑着开口:“张总,你真是会说笑,我们严氏集团怎么会出问题?欠你的钱,我明天就安排财务给您打过去!”

  可那张总却是抬高了下巴看着严温夏,缓缓朝着她靠近,忽的脸色一沉猛地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骂骂咧咧。

  “严温夏!你倒真以为我张光明是素的!自从你老头瘫了之后,严氏集团经营状况就日益下降,你现在还得起吗?”

  紧接着,他竟单手制住她,从她的口袋里搜出手机,调出通讯录后便把商祺的电话拨了出去。

  然后,又把手机塞给她,恶狠狠地对她说,“你还不起没关系,叫你商祺帮你还!”

  他的举动不由地让严温夏心头一紧,商祺恨不得跟她划清界线,如果这时候拨通电话,她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不能接,不能接!严温夏心里暗暗祈祷。

  却不想电话被接通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商祺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严温夏,最后跟你说一次,严家的债务我不可能帮你还的。”说罢便挂断了电话,嘟嘟的声音听在严温夏的耳里格外的刺耳。

  “好哇,严温夏,原来你早就和商祺闹掰了。当初劳资借钱给你,也是看在你老头和你老公的份上!现在你老头醒不过来,连商祺都不管你了,你还真当你自己是什么玩意儿?”

  说着张光明冷哼了一声,一把拽过了严温夏,讥笑道,“你不过就是被别人搞过的破鞋!既然你还不起钱,那就用另一种方式先偿还一二吧!”

第3章 不能得罪的傅斯年

  张光明的眼里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看得严温夏心里隐隐不安。她想要挣开张光明的手,可却无计可施。

  “张总,我说了钱明天一定会还你!你,你先放开我!”严温夏的声音已经有些哆嗦,她心里知道这个小巷子里如果张光明对她做了什么,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抵抗。

  想到刚才他所说的,她的心就难受得紧,脑子里闪过了那一夜的画面,清晰得她呼吸都开始难受了。

  可张光明却不打算放手,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蛋,淫笑道:“你这女人今天要是把老子伺候得开心,劳资说不准就暂时不找你要钱了!”

  说着嘴巴便要凑上去,看得严温夏心下便是一慌,狠狠地一把推开了张光明,脚步踉跄的往后退,眼里泛起了泪花。

  “妈的!”

  张光明啐了一口口水,便又冲上去一把拽住了严温夏的衣服,猛地一扯,只听得“擦”的一声,肩膀上的衣服便被扯掉了一大块,里面的胸衣也足以可见,看得张光明下腹一紧。

  严温夏紧咬着下唇捂住了自己的胸前,噬着泪水不住的往后退,又见渐渐围上来的几个男人,心里更是不知所措。

  “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

  忽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了严温夏的耳里,她抬起头看向了声源处,只见一个清隽挺拔的男人一脸冷漠的站在巷口,只是那一眼便惊住了。

  前所未有的慌乱从她的心底生起,她始终觉得会发生一些她不愿意发生的事。

  张光明等人也看向了巷口,也是惊住了,就这样看着男人大步地走了进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男人淡淡的看了严温夏一眼,冷声道:“张总,你这样可不是君子所为。”

  只是这一句话张光明便吓了不轻,擦了擦自己额角的冷汗,点头哈腰的开口:“傅总严重了,我这不是和严总谈点话吗?”

  傅斯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可是吓得他不轻,要知道傅斯年他可得罪不起!只是他怎么没有听说过严温夏这女人和傅斯年有任何关系?

  “是吗?不过现在我有点事,要和严小姐谈一谈。”傅斯年依旧一脸清冷,“张总,可以吧?”

  “可以可以,您请您请。”张光明点头哈腰,无比谄媚地站在一旁,给傅斯年一行人腾足了地方。

  傅斯年点头,淡淡扫了严温夏一眼。

  只是一眼,严温夏的腿便不自觉的颤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声音哆嗦:“你,你见我干嘛?”

  “严小姐,走吧?”傅斯年身旁的秘书方雅林朝着严温夏开口道。

  严温夏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傅斯年,见他无任何表情似乎连正眼都没有再看她。她心里也不觉疑惑,但又看了一眼仍在一旁的张光明,心下便有了决定。

  张光明都不敢得罪傅斯年……

  她又怎么敢得罪傅斯年……

  傅斯年啊……呵……

  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讽刺,手不由得捏紧了拳头,扰好被拉扯下来的外套,便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傅斯年再次瞥了一眼张光明,却是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你们两个善后,其余的人跟我走。”

  说罢便带着人大步离开了,只留下张光明不甘心的站在原地。

  外面刮起了冷风,冻得本穿得单薄的严温夏冻得瑟瑟发抖,偷偷地瞥了一眼离自己两步开外远的人,心下一紧,便准备拔腿就跑。

第4章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可才跑了两步,便被人狠狠从后扣住了手腕。

  “严温夏,你准备去哪儿?”依旧是不带温度的声音。

  严温夏嘴角微扬回过头,“傅总,我想了一下公司还有事情等着我处理,恐怕不能跟你走了。”

  “我们聊聊。”傅斯年眼睛微眯居高临下看着严温夏轻声开口。

  只是这一句话,严温夏的脸色更为难看,使劲的想要甩开傅斯年,“我不去!你放开我!”

  “呵。”傅斯年听后竟真的放开她,不再管她。

  难道他是特意过来替她解围的?

  严温夏见傅斯年轻嗤一后,便兀自坐进了迈巴赫里。认为他默许了她的话,转身要走。

  可没走两步,傅斯年身边身手矫健的秘书便把她拎了回来,拽着本就娇小的严温夏上了车,根本没有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

  一路上下严温夏都想要跳车而去,可都没有得逞。

  一直到了酒店门口,她看着方林雅拿出房卡刷了一下,打开了门后傅斯年便走了进去。

  严温夏的心乱成了一团,看着走进房间的傅斯年不知所措,她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退路。

  随后,方林雅示意便严温夏进去。

  眼里带着几分犹豫,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总在里面。”方林雅依旧淡淡的开口,拿出房卡刷了一下,打开了门示意严温夏进去。

  她知道她必须得进去了。

  严温夏深吸了一口气,终是迈开了步子走了进去,身后的门也应声关上,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嘴角的涩意更深了。

  一样的房间,犹如梦魇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内心的酸楚更是不断的涌了上来。

  傅斯年,这个她这些年在刻意遗忘的人物。

  终于,还是要面对了。

  她缓缓走了进去,心里更是闷得难受,整个屋内干净整洁没有人,外面的阳台门开着,便见傅斯年正躺在靠椅上,一副慵懒的样子看着手里的东西。

  “过来。”

  好听低沉的声音,不让人拒绝一分。

  严温夏紧咬着下唇看着那张让人神魂颠倒的脸,心更是厌恶至极。她犹豫了一番才缓缓走了过去,硬着嗓子冷声道:“傅斯年,我们以前讲好了,以后都不会纠缠彼此。”

  她紧捏着拳头,背僵硬着。

  傅斯年淡淡的看严温夏了一眼,然后翻身而起。他真的很高,站直了身子的她不过他的肩膀。

  男性气息萦绕在四周,散发出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可每一次呼吸都教她更加难受。

  只见傅斯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忽的把手上的东西扔在了她身上,背手而站。

  严温夏微微一愣,低下头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资料,忽的眼睛瞪大,忙捡起那些纸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手开始颤抖,眼里浮现出雾气。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那高大的背影,脚步有些虚晃,声音略带着几分嘶哑:“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那些资料都是严氏集团的假账资料,可是为什么会在他的手里?现在严氏集团已经岌岌可危了,如果这本资料浮出水面,严氏集团就真的完了!

第5章 她该怎么办

  当初嫁给商祺一是因为自己爱他,二是因为为了严氏集团。可现在谁都知道她不过是一个笑话,商祺不爱她,根本不管严氏集团的死活……

  “傅斯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傅斯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长腿一抬,漫步走到严温夏面前,倾身贴到她的耳畔。

  “商祺是不可能会管严家的,而我可以帮你。”傅斯年笑了笑,朝她耳边轻轻说着。

  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萦绕在严温夏鼻翼,她皱着眉心后退两步。

  严温夏心里清楚,父亲走后,严家就一直依附于商家,如果没有人帮她的话,严家这次就真的可能完了。

  可她却别无选择。

  严温夏捏了捏拳头,冷冷看着傅斯年,半晌,贝齿微启,“说说你的条件吧。”

  她如今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天真单纯的女孩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她这几年来在商家深有体会。

  果然,傅斯年向前走了几步,再一次拉近了和严温夏间的距离,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半年前的那一夜令我回味无穷,如果你可以……”

  严温夏被他的话给气到了,白着脸将他推开,“傅斯年,你这人真卑鄙。”

  严温夏是真的要疯了,眼睛也因为委屈而变得通红起来。

  商家怎么委屈她,她都可以忍,但他傅斯年却不可以这么侮辱她。

  因为是他,是他毁了她原本应该幸福的生活!

  然而,傅斯年却耸耸肩,慵懒的看着严温夏,“先别急着拒绝,你会答应我的。”

  严温夏气得有些想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甩开手,严温夏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傅斯年懒散的声音,“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的话再来找我。”

  门口,方林雅挺着背直直的站在那里,看见她走了出来,依旧淡淡的开口,“严总要去哪?我们可以送你过去。”

  严温夏本来想说不必的,但想了想自己没有开车过来,只好让她们将她送到了自己家中。

  严温夏一进门,就直接冲进了厕所。

  厕所狭窄的空间里传来她嘤嘤的抽泣声。

  这么久以来的逼迫和忍耐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小时后,严温夏擦干眼泪,故作坚强地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回到屋,却发现柳丽娜还没有离开,她和商祺躺在了原本属于她的新婚床上。

  床还是那张床,躺的人却已经换了。

  真讽刺啊,她怎么忘了,就在不久前,商祺为了床上那人已经跟她划清界线。

  这个家,早已没了她的容身之处。

  严温夏心下一痛,转身离开了那个碍眼的家。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洋洋洒洒的照在的黑漆漆的街道上,严温夏失魂落魄的在路上踱来踱去,口袋里的手机从她离开商家开始就一直响个不停。

  不用想也严温夏也知道,肯定是秘书打来的。无非就是欠债公司找上了门,或者是公司里面内部闹分烈,让她快点回公司去处理。

  严温夏紧抱着双臂,迷茫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她觉得好累。

  父亲留下破败的公司自己安安心心的躺在病床上,为了公司为了爱情她嫁给了商祺,可结婚第一天,她却和傅斯年发生了关系,商家因为她的不忠而各种冷落羞辱她。

  严温夏冷笑一声。

  老天爷还真的是很讨厌她,不然怎么会在她人生最幸福的一天发生那种事情,就连自己深爱的人也对自己冷眼相待?

  想着想着,前方忽然出现了强光,刺得严温夏眯了眯眼。

  待她看清是一辆迈巴赫正迎面朝她撞来时,严温夏弯了弯嘴角,对着车里的人影笑了笑。

  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