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颜若希霍北凌小说阅读-一世期许终是伤免费阅读 by皇后殿下

发布时间:2019-02-17 11:41

颜若希霍北凌小说阅读

一世期许终是伤全文阅读

  颜若希霍北凌结局是什么?颜若希霍北凌免费阅读哪里有?一世期许终是伤是由作者皇后殿下所著,又名你是我的一世期许。该小说讲述的是一场意外流产,她和他七个月大的孩子,没了。她还未来得及心痛,就被他打入了地狱。他认定她是故意流产,坚信她曾不轨,否认她对他的一腔爱恋。她成了他最恨的人。被监禁,被侮辱,被折磨……她受尽苦楚,最终浑身鲜血的躺在他怀中,离开前,她只愿,来生再不遇他……
  顾小如让佣人做了一桌子美食,全都是滋补养身的好食材,食物香气充盈着整个客厅,勾人食欲。
  可颜若希却觉得胃疼,没有半分胃口。
  “你怎么不吃?”顾小如舀了一碗米饭出来,端给颜若希,“快吃吧,你看你脸色这么糟糕,应该好好补补的。”
  “我不想吃。”颜若希冷声道。
  顾小如温声温气劝说起来,“就吃小半碗,若希,你再怎么,也不应该糟蹋自己的身体。”

第1章 给我跪着忏悔

  颜若希是被人掐着脖子,生生弄醒的。

  喉咙剧痛,她挣扎着睁开眼睛,果不其然的看见了霍北凌阴沉的脸。

  “颜若希,你还睡得着!”他将颜若希从床上扯下来,狠狠扔在地上,“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颜若希惶急的看了一眼床头时间,零点刚过,今天已经是九号了,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流产的日子。

  曾经,她与霍北凌,是令人艳羡的甜蜜眷侣,但因为那次流产,一切都变了。

  现在,她在霍北凌眼里,是个不知廉耻,勾引长辈,使得孩子流产的贱人。

  一年了,这一年的每个月九号,霍北凌都会想尽办法的折磨她。

  “去,给我守灵,去给我赎罪!”霍北凌抓着她的头发,拖着她往外走。

  颜若希磕磕绊绊的跟上他的脚步,浑身疼痛,却不敢求饶。

  她越是喊疼,霍北凌就越是生气。

  孩子的灵堂,就在隔壁。

  霍北凌推开门,将颜若希扔进去,“跪着,给我好好忏悔!天没亮,不准起来,更不准出来!”

  颜若希跌坐在冷硬的地板上,没有反抗,也没有喊叫,她只是缓缓的直起腰,静静跪着。

  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消除霍北凌的怒火。

  前几次,就是这样的。

  但今晚,不一样了。

  看着她那逆来顺受的样子,霍北凌的脸色更加阴鹜。颜若希越是平静,他就越是看不顺眼。

  好似,她早已经不在乎那过去,以及,那个他曾经视若珍宝和希望的孩子。

  咔哒——霍北凌关上了灵堂的门,往里走去。

  颜若希后背一颤,僵硬的回头看去,“北凌……”

  她看见霍北凌扯开了领带,表情可怕。

  “衣服脱了。”他说。

  颜若希僵住身体,“这里是灵堂,孩子还……”

  霍北凌毫无耐性,掐着颜若希的脖子将她提起来,三两下就扯碎了颜若希睡衣,她没穿内衣,大片雪白的春光露了出来。

  流产之后,霍北凌很少碰她,仅有的几次,也总是充满了暴戾和发泄。

  颜若希抗拒的抵着他胸膛,却又不敢太过强硬的挣扎,怕激怒他之后,反而让自己一身伤痛。

  “北凌……”

  霍北凌伸手揉捏颜若希的胸口,颜若希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挣扎的念头,却是渐渐消了。

  她不想再自找苦头吃。

  “你可真贱……”霍北凌道,“当着你孩子的面,你也能这么不要脸!颜若希,这天下,还有比你更贱的女人吗?”

  颜若希惨白着脸,接不上话。

  霍北凌猛然收紧指头,捏的她胸口通红一片。

  “对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霍北凌狠狠道:“小如怀孕了,双胞胎!”

  颜若希震惊的看着他,“什么?”

  顾小如,她曾经的闺蜜,霍北凌现在最爱的女人。

  “还有两个月,孩子就生了,小如很高兴,她已经为我们的孩子做好了未来规划。”霍北凌唇角慢慢勾了起来,残忍又暴戾。

  “她说,她要两个孩子都喝母乳长大,可她身体不好,泌乳不够。”霍北凌说着,抓握颜若希胸口的手越发用力,像是要将软肉捏碎。

  颜若希疼白了脸,浑身直抖。

  “所以,我要你去做奶妈。”

  “我怎么行……”颜若希哀求道,“我根本没有奶水,我又不是孕妇……”

  “吃药就可以。”霍北凌说,“我已经找人给你定好方案了,用效果最好的激素药,你不是不想生孩子吗?那药的副作用,你一定很喜欢。”

  颜若希浑身发冷,“你的意思是……”

  “对,吃了那个药以后,你这辈子,都不会怀孕了!”

第2章 舔着吃了

  霍北凌说完之后,扔下颜若希便走。

  颜若希重新摔在地上,颤抖着喊道:“北凌,你不能这样对我!”

  让她吃药泌乳去哺育别人的孩子,已经是极大的羞辱,现在还要让她以后再也不能生育。

  这不公平!

  霍北凌抓着门锁,阴冷道:“颜若希,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哐当,他狠狠摔上了门。

  颜若希跪着地上,再忍不住痛哭出声。

  她泪眼婆娑的抬眸,看着那块小小的灵牌,更加感到绝望和无力。

  当初她流产的时候,孩子也已经快七个月了。

  那日她吃过早饭,出门买东西时,肚子忽然疼了起来,偏偏那天她又没带手机,绝望之际,霍北凌的舅舅,霍寒霄出现了,他带她上车去医院。

  颜若希当时疼得太厉害,在车里晕了过去,后面的事情,她便记不清了。

  只知道,醒来时,肚子已经瘪了。

  霍北凌站在床边,说她恬不知耻,大着肚子也在外面勾引男人,跟他舅舅乱来,把孩子都弄没了。

  颜若希拼命解释,可霍北凌不信,他认定了,颜若希就是这样弄掉了孩子,就是个无耻下流的荡妇。

  ……

  又在灵堂被关了一夜后,第二天,颜若希才从屋子里出来。

  她一夜没睡,又累又饿,胃里一阵绞痛。

  流产之后,她整整一年都被霍北凌关在别墅里,极少被允许出门。家里的佣人知道霍北凌厌恶她,对她也十分不好。

  只有霍北凌来时,佣人才会给别墅添补丰盛的食物,那个时候,颜若希才能吃到一点好的。

  平时她几乎都是喝粥,有些时候,连粥都没得喝。

  她记得,最惨那一段时间,她连着四天,只有凉水喝,差点饿死。也是因为这样长期的饮食不定,她现在患有严重的胃病。

  一挨饿,或者一吃饱,胃就会特别不舒服。

  颜若希下楼,到厨房去翻找东西,发现里面竟然有牛奶,她连忙温了一杯,端着走出客厅时,一抬眸,竟看见了霍北凌!

  原来他一直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多久了!

  “你怎么还在……”颜若希呆住了。

  霍北凌阴沉的盯着她,“颜若希,你真的就没有良心吗?能吃能睡,我们没了的那个孩子,你是不是从未心疼过?”

  颜若希摇头,她怎么会不心疼?

  那是她用骨血孕育出来的骨肉啊!

  霍北凌猛然站起身来,扬手狠狠打翻她手里的牛奶。

  “今天可是我们的孩子的忌日!我要你这一整天,都不准吃东西!”他恶狠狠的盯着她,“连水,都不准喝!”

  颜若希看着地面晕开的牛奶,只觉得胃里疼得更加厉害。

  “或者。”霍北凌忽而残忍的笑起来,“你从地上,把这些奶,舔着吃了。”

  颜若希愤怒道:“霍北凌,你别太过分了!”

  “没你过分!”霍北凌狠声道,“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亲手扼杀,你才是那个最过分的人!”

  “我说了,我没有……”

  “闭嘴!”霍北凌嘶吼,“颜若希,我不会再信你了!你若是再在我面前撒谎,那你说一次,我就剐你一次!”

  颜若希无力的合上嘴唇,再没了争吵的力气。

  霍北凌冷声道:“好好给我饿着肚子反省!”

  他说完,摔门而去。

  他走之后,屋子里便断了水电气。

  颜若希一个人蜷缩在空荡的沙发上,好似身体也空荡起来,灵魂剥离在外,留在这里的,不过一具行尸走肉。

  胃疼得越来越厉害,颜若希用力压着肚子,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额头上全是冷汗。

  她不住呻/吟着翻滚,最终失去意识,摔倒在地毯上,昏死过去。

第3章 看你不顺眼

  颜若希醒来时,人仍旧躺在地毯上,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人过来关心她。

  一年了,这一年,她就是这样度过的。

  口中干苦,嘴唇冒出白皮,她渴得难受,胃仍旧在隐隐的痛着,却已经感觉不到饿了。

  颜若希压了压小腹,想着这样也好,比又饿又痛好。

  窗外天色黑沉,已经入夜了。

  颜若希重新坐上沙发,抱着膝盖,愣愣的出神。

  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外面的路灯光芒,透过落地窗洒进来。

  颜若希就那么独自在冰冷里,昏昏沉沉的坐了一整夜。

  清晨,屋子里啪啦几声电流轻响,电来了。

  颜若希抬头看着炫目的灯光,眼睛被刺得酸涩流泪,她闭了闭眼皮,听见了大门被人打开的声音。

  是霍北凌来了吗?

  颜若希急忙朝着门口看去,瞧见的,却是一个挺着孕肚的女人,是顾小如。

  半年多没见,她整个人气质大变,再没有以前那种唯唯诺诺的小心和温婉。

  她满脸张扬和得意,扶着肚子,趾高气扬的走进来。

  “我听说北凌关了你一夜,还不许你吃喝。”顾小如笑着道,“我担心你的状况,特地过来看看。”

  颜若希仍旧是蜷缩在沙发上的姿势,紧紧盯着她,哑声问道:“你跟北凌,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怀孕七个月了,那岂不是她刚流产没多久的时候,他们就搞在一起了。

  顾小如悠闲淡定的走到颜若希对面,扶着腰坐下,左手故意放在凸起的肚子上,中指刺目的带着一个闪耀钻戒。

  钻戒的光芒,狠狠刺痛了颜若希的眼睛。

  “算起来,也快一年了。”顾小如得意的笑起来,“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孩子没了,北凌大受打击,我也不会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颜若希掐紧了自己的掌心,用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她不想在顾小如面前歇斯底里。

  “我怀孕了,北凌很高兴,你也知道的。”顾小如挑衅的看着她,“北凌最喜欢孩子了,他早就想要个孩子,只是可惜,你跟他好了那么多年,唯一怀上的孩子,还没了。”

  顾小如说的每一句话,都犹如刀子,狠狠刺痛了颜若希的心脏。

  “被关在这里的日子,你一定过得生不如死吧?我知道北凌每个月都会回来折磨你一次。”顾小如又站起身,胜利者一般的巡视着,“这地方,还真像个牢笼啊,又冷又静。”

  “你想做什么?”颜若希隐忍的,平静问道。

  “来看看你身体怎么样?”顾小如道:“毕竟你可是要给我孩子做奶妈的人,我得多关心关心你。”

  颜若希咬牙沉默。

  顾小如又笑起来,“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刁难你的,毕竟姐妹一场,情分还是要念的。”

  她手指抚摸着沙发扶手,勾唇笑道:“从今天开始,我也要住进这里来了。”

  “什么?”颜若希一惊,猛然盯着她。

  顾小如无辜的笑起来,“我得照顾你的身体,还有监督你吃药。不然等我孩子生下来了,你却没有奶水,那我孩子怎么办?北凌一定会伤心的,他可是很在意我怀着的这一对儿女的。”

  说完,颜小如一招手,几个佣人鱼贯而入。

  “去收拾一下厨房,准备午餐。”顾小如走到颜若希面前,缓缓俯下身,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嗓音说,“颜若希,我知道你现在胃不好,以前那些佣人不给你吃饭,其实是我的意思。”

  颜若希狠狠盯着她,“为什么?”

  顾小如勾唇笑起来:“因为我看你不顺眼,以前挨饿的日子不好过吧?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饿着了,就是不知道,你那个被饿坏了的胃,还能不能吃得起大鱼大肉的饭!”

第4章 不如杀了我

  顾小如让佣人做了一桌子美食,全都是滋补养身的好食材,食物香气充盈着整个客厅,勾人食欲。

  可颜若希却觉得胃疼,没有半分胃口。

  “你怎么不吃?”顾小如舀了一碗米饭出来,端给颜若希,“快吃吧,你看你脸色这么糟糕,应该好好补补的。”

  “我不想吃。”颜若希冷声道。

  顾小如温声温气劝说起来,“就吃小半碗,若希,你再怎么,也不应该糟蹋自己的身体。”

  她态度柔和的出奇,颜若希心里正奇怪,下一秒便听见背后的一声冷哼。

  原来是霍北凌来了。

  “颜若希,你别给脸不要脸!”他两步走近,字字幽寒,“小如好心照顾你,你最好给我识相点!”

  颜若希攥紧了手指,她意识到,这顿饭,不管她的胃受不受得了,她都必须要吃下去了。

  要不然,霍北凌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她哑声开口说:“我饿太久了,吃不下饭,只想喝汤。”

  “好。”顾小如连连应着,马上去盛汤。

  “你说不吃,就不吃吗?”霍北凌阴冷道:“你别忘了,你可是要给我孩子做奶妈的!你现在没资格说不吃饭!”

  颜若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她最终还是接过了饭碗,顾小如十分开心,满脸热情善良,不停给颜若希夹菜,而且夹的,全是不好消化的油腻肉类。

  “你太瘦了,气色也不好。”顾小如说,“快多吃点好好补补,不然以后怎么会有充足的奶水呢?”

  颜若希每吞下一口饭,胃里就难受一份。

  她本就有胃病,又饿了整整一天一夜,哪里吃得下这些东西。

  紧咬着牙关,颜若希根本就是硬生生塞进去了一碗饭。

  “我吃完了。”她放下筷子,“我去休息了。”

  “喝点汤吧。”顾小如拉着她,再喝一碗汤,“里面加了中药,可补气血了。”

  颜若希知道逃不过,咕隆几口喝完。

  胃里登时鼓胀,好似一个被撑到极限的气球,再多一分,就会炸开。

  颜若希难受得几乎站不直腰,她扶着桌子,满脸惨白。

  “若希,你怎么了?”顾小如惊呼。

  霍北凌却是冷漠厌恶道:“颜若希,你少在这里给我演戏!你的饭量,我还不清楚吗?”

  这个女人最爱吃,而且又是吃不胖的体质,胃口好的时候,吃了饭还能再来一份甜点,现在她吃的东西,不过是她以前饭量的一半。

  颜若希说不出话,她觉得那些米饭和汤汁,就要从她的喉咙里冒出来了。

  她弯着腰,踉跄的冲进洗手间,扶着马桶,哇的一声将所有的东西,尽数吐了出来。

  那些食物以一种恶心的样子混合着,里面,还触目惊心的混合着鲜血。

  肚子翻搅疼痛着,颜若希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颜若希,你是故意的对不对?”霍北凌不悦的跟了过来,“你是不是非要跟我作对?”

  听见他的脚步声,颜若希连忙按下冲水键,将她的呕吐物和鲜血,全部冲走。

  下一秒,霍北凌就揪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提起来,“你就这么不想给我的孩子哺乳吗?”

  颜若希痛不欲生,胃里像是装满了刀子,她疼得要死了。

  “霍北凌,你杀了我吧。”她艰难的嘶哑道:“既然你这么恨我,那不如弄死我算了!”

  霍北凌冷笑着盯着她,“哪有这么容易?颜若希,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要你活着,好好给你犯下的错误恕罪!”

  “去,重新把饭给我吃了!”他拽着她,往桌子上走,“你吐一次,我就再让你吃一次!吐十次,就给我吃十次!”

第5章 我要早产了

  颜若希痛不欲生,胃里像是装满了刀子,她疼得要死了。

  “霍北凌,你杀了我吧。”她艰难的嘶哑道:“既然你这么恨我,那不如弄死我算了!”

  霍北凌冷笑着盯着她,“哪有这么容易?颜若希,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要你活着,好好给你犯下的错误恕罪!”

  “去,重新把饭给我吃了!”他拽着她,往桌子上走,“你吐一次,我就再让你吃一次!吐十次,就给我吃十次!”

  ——————

  颜若希浑身抖得站都站不稳,霍北凌就扯着她的手臂,把她提上桌子,摁着她后颈,一定要吃。

  顾小如在一旁看着,眼底飞快转过得意的笑容,脸上却是不忍道:“北凌,算了吧,她或许是真的不舒服。”

  颜若希脸色死白,满脸冷汗。

  霍北凌的动作缓了缓,颜小如虽然早就恨不得弄死颜若希了,但她更不想让颜若希死得这么便宜,嘴上还是劝说着,“她毕竟昨天一天没吃没喝,先让她休息一下吧。”

  霍北凌扔开了颜若希,狠声道:“看在小如的份上,我今天先放过你!”

  说完,霍北凌走到沙发边上,满脸阴鹜的坐下。

  顾小如叫来佣人,扶着颜若希上楼休息。

  颜若希根本走不动路,是被两个女佣架着带上楼的。

  她一倒在床上,便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极其难受,胃里的疼痛一直反反复复,她昏过去了,又很快被疼痛拽醒,来来回回数次,冷汗浸湿了被子。

  直到暮色四合,那股疼痛,才终于缓了几分。

  她清醒过来,想要喝点温水。

  正好,顾小如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颜若希抿紧嘴唇,一言不发。

  “给,快喝点吧。”顾小如将杯子递过来。

  颜若希胃里实在空得难受,她还是接了过去,大口喝着。

  可那牛奶里一股浓重的药味,还又苦又稠,刺的她本能的反胃呕吐,趴在床边,哇哇的将刚喝进去的奶,全部吐了出来。

  顾小如惋惜道:“哎呀,可惜我的药了,那可是从泰国带回来的,上好的激素药。”

  颜若希满嘴苦涩,整个舌头都麻痹了。

  顾小如招了招手,女佣马上又递了一杯到她手中,“幸好我还准备了一份,你赶紧把药喝了,这样才能吃粥。这个药啊,空腹吃最好。”

  她笑着说,眼底尽是狠光。

  西药最是伤胃,除开几样特定的药,几乎都要饭后吃才好,这个药,尤其损害肠胃,可顾小如偏偏要颜若希空腹吃。

  最好吃得她肠穿肚烂。

  “我要先喝粥。”颜若希哑声道:“药太苦了,我吃不下。你不给我粥,那这个药,我死也不吃。”

  她实在是饿得太难受了。

  顾小如眼眸流转,轻轻一笑,意外的爽快道:“好啊,先给你喝粥。”

  她亲自下楼,端了一个托盘上来,上面是一口精致的小砂锅,里面的热粥,还在咕噜沸腾着。

  “来,你喝啊。”她拿着勺子,舀起翻滚的滚粥,直接往颜若希嘴里送,“我喂你喝。”

  热粥灼人,烫得颜若希一退,偏偏顾小如步步紧逼,非要她就这样喝下滚粥。

  “顾小如,你别人欺人太甚!”颜若希实在是忍不住,挥手打翻了托盘。

  那上面还翻滚着烫粥,一下子洒在了顾小如的大腿和脚背上,她凄厉的惨叫了一声,身体往后一倒,重重摔在地板上。

  “顾小姐!”女佣尖声喊起来,“顾小姐,你怎么样?”

  顾小如跌坐在地上,痛苦喊道:“好烫,好烫……”

  “怎么了?”听见动静,霍北凌从书房里跑出来。

  他冲进卧室,目光却是搜寻颜若希,见她一脸冷漠的坐在床上,颇有几分冷眼旁观的模样,而顾小如,身上洒着粥米,裸露的脚踝和脚背上,更是大片红肿,冒出水泡。

  “小如!”霍北凌惊愕的喊了一声。

  “我好疼……”顾小如惨白着脸,手掌捂住了凸起的小腹,“肚子也好疼……”

  “肚子?”霍北凌脸色一变,三两步冲过去,扶起顾小如,“你怎么样?”

  顾小如死死拽着霍北凌的衣袖,痛苦的颤抖道:“北凌,我好像……要生了……”

  说完的同时,她腿间涌出一股液体,她的羊水,破掉了。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1359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