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济

【学术活动】俄罗斯学者谈俄在叙利亚的政策

2017-05-28 20:40 国际关系研究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7年5月5日,俄罗斯科学院代表团一行4人访问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所张健荣副研究员、廉晓敏助理研究员、顾炜助理研究员接待了俄罗斯客人,双方就中东局势现状与趋势进行了座谈。俄罗斯科学院东方所信息分析中心主任尼古拉·普洛特尼科夫(Nikolay Plotnikov)就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政策以及叙利亚危机对中东地区的影响等问题阐述了自己观点。



一、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动


俄学者指出,2015年9月,俄罗斯开始出兵叙利亚。如果此时俄方对叙利亚局势再不采取军事干预的话,那么叙利亚这个主权国家离消亡便是指日可待了。此刻叙利亚政府军实际上早已失去了战斗力。叙利亚政府军中大多数训练有数的官兵在战斗中大批阵亡。孱弱无力的叙利亚政府军只能退缩,毫无抵抗地放弃领地。


在扭转叙利亚前线战局上,俄罗斯军事专家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们被派驻到叙利亚军队各部,甚至下到营级单位。俄罗斯军事专家并没有取代叙利亚军队指挥官,而只是指导他们该如何开展侦察,指挥战斗行动,实施军队全方位保障。俄罗斯空军战机在叙利亚实施的首次精确打击极大地提高了叙利亚官兵的士气,使之由原先的消极防御迅速转为反击进攻。事实上,叙利亚政府军在阿勒颇、巴尔米拉、拉塔基亚、德拉和大马士革省进行的所有战役全部是在俄罗斯军事顾问指导下筹划实施的,这些战役取得了一系列胜利。


据统计,从2015年9月30日起,叙利亚共有510个居民点先后得到了解放,领土面积达到1.25万平方公里。其间,共歼灭了“伊斯兰国”几千名武装分子,其中2700多名来自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地区。被歼灭者中有367名是极端武装组织的战地指挥官。


在叙利亚的俄罗斯技术专家同样也作出了很大贡献。他们对战斗中受损的各种战车和装备组织维修。经他们修复的坦克、装甲车、火炮、火箭发射装置达几百辆,枪械达几千支。在俄罗斯军事专家帮助下,叙利亚军队的火炮和火箭部队的战斗力才得到重新恢复。


当前摆在俄军面前的首要任务是在叙利亚开展人道救助。


据俄学者介绍,俄国防部于2016年2月22日设立的叙利亚敌对双方调停中心迄今已开展了1126次人道救助活动,向当地平民百姓一共运送了将近1900吨食品、药品和生活必需品。


在叙利亚敌对双方调停中心帮助下,俄方还为别国运送了大量人道救助物资,包括联合国提供的人道救助物资,数量达到几百吨,提供物资的分别来自白俄罗斯、塞尔维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俄军动用运输机向被“伊斯兰国”军队围困的城市代尔祖尔居民点定期空投物质,并帮助当地百姓从阿勒坡东部向伊德利卜省撤离。


在俄军参与下,目前纳入和解进程的叙利亚居民点已达到1470个,覆盖了叙利亚414万居住人口,并且进入和解进程的地区在不断扩大。调停中心当前的工作重点是,在俄土伊提供担保下,努力保证各方遵守叙利亚停火状态。已有207个反对派武装组织表示准备执行停火条件。叙利亚政府军与温和反对派部分军队也形成了互相协作,共同打击“伊斯兰国”和“基地”武装分子。


在叙利亚收复问题上,俄工兵及其培训的叙利亚工兵发挥了巨大作用。目前已经对巴尔米拉市的历史建筑群、城市部分和机场进行二次排雷。排雷面积已达到几百公顷、几十公里公路和近九千幢建筑物。共发现和清理了两万多个危险爆炸物,其中包括几百个土制爆炸装置。


从2016年12月3日起,俄工兵混合部队开始执行阿勒颇排雷任务。2月份俄专家培训的叙利亚工兵开始加入其中。仅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期间,排雷面积达到2400公顷领土、780公里公路,4千幢建筑物,其中包括228座重要建筑设施(学校、教堂、变电站、市政机关等)。其间,共发现和清除了超过6.6万吨危险爆炸物。


在叙利亚实施人道救助方面,俄军医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叙利亚工作时间,俄军医向1.7万多名患者提供了专业医疗救助。除了治疗伤员和病人之外,俄军医还向叙利亚方面提供了现代化医疗设备和技术,组织提供医疗消耗品。俄方不只是向国家医疗机构提供帮助。俄方还向位于霍姆斯省的一家东正教堂医院提供了大量医药制品、包扎用品和医疗设备。


目前,在阿勒坡已经设立了一家俄国防部战地流动医院。每天要接待近300名需要救助的市民。医院中专门设立了儿童治疗专科,为叙利亚儿童提供医疗救助,其中许多儿童在武装分子扫射下受到了各种枪伤和外伤。


二、俄方对调解叙利亚危机的立场与原则


俄方学者指出,俄方在这方面所持立场是完全按照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2254决议:维护叙利亚现有边界领土完整与统一。反对任何势力范围划分。叙利亚命运应由其人民自己决定。任何人不容废除安理会决议,俄罗斯是坚决执行这一决议。


但是事实上叙利亚正在出现这样一种场景:一些国家已经在叙利亚一些地区建立了控制区。叙利亚政府自身也建立一个其能保卫的地区,俄罗斯将为此提供帮助。叙利亚东部地区处在美国人势力控制下。他们依靠“民主叙利亚力量”组织,其中主要组成是库尔德人民自卫力量。俄方同样设法与库尔德人保持良好关系。他们对俄方态度同样是十分友好的。叙利亚南部地区的政府军得到“真主党”力量的帮助。根据一些资料报道,约旦将竭力设法使叙利亚这一地区掌控在其手下,不让其重新回到叙利亚政府控制之下。面对如此复杂局势,不排除叙利亚假定被划分的可能,但是俄罗斯的政策目的是尽其所能,以避免出现这种场景。


俄罗斯坚持主张联合国、地区国家,首先是伊朗和土耳其积极参与叙利亚危机调解。莫斯科、德黑兰和安卡拉三方能够办到美国所无法做到的事情。而且俄方一直是主张与华盛顿开展积极协作。日内瓦谈判将继续。根据一切判断,西方也是倾向于继续进行这一谈判,没有其它如何其他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替代方案。


三、叙利亚危机对中东稳定的消极影响


俄学者指出,目前插手叙利亚危机的国家很多,有来自本地区,也有来自中东地区之外。其中一些是为了谋取自身商业利益,一些是因自身恩怨向阿萨德总统实施报复,另一些则受救世主宣传向全世界传播民主和西方生活方式思想控制,试图把异国的价值观强加于叙利亚人头上。而叙利亚人从未向这些救世主企求过这些。由此导致在该国燃起了一场大火,成千上万的无辜老人、妇女和儿童葬身于这一火海之中。上百万人被迫流离失所。仅在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和埃及避难的叙利亚难民人数就超过了5百万。战前的叙利亚居住人口是1850万。也就是说,眼下初算一下,叙利亚人口已经减少了将近30%。


叙利亚已变成了国际恐怖主义的乐土。


据俄学者介绍,俄方研究机构在叙利亚曾专门开展了一项针对“伊斯兰国”人员组成的战地田野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的外国人数在逐年不断变化。根据2014年6月份情况统计,在叙利亚境内活动的各种极端势力外国武装组织达到1.2万人,他们分别来自81个国家,2016年初外国人达到了3.1万,他们分别来自86个国家。


调查发现,2014年夏,进入中东地区的外国武装分子中有一半是来自法国、英国、比利时和德国。其他则主要来自北非国家的当地外来移民社区。来自北非和中东国家的移民人口中突尼斯人占了最大比重,其次是沙特人和约旦人。土耳其人所占比例也很大。许多参与极端势力武装组织的外国人分别来自摩洛哥、黎巴嫩和埃及。而来自东南亚国家的主要是印度尼西亚人和马来西亚人,其中包括不少维族人。


这些外国人中有许多是为了挣钱目的而投奔过来,但结果都是受骗上当,被逼加入恐怖武装分子组织而参与作战。


国际社会该怎么办?


目前非国家主体运动和组织已成为不稳定主要因素,中东已进入各种冲突、社会与经济动荡互相交织的长期不稳定阶段,不排除叙利亚国家现有边界被裁剪的可能。


俄学者表示,首先要将不可避免的损失降到最低,绝不容许将中东动荡引向世界其它地区。为此,只有联合各方努力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为恢复地区各国经济、上百万难民返回家园创造条件,从而在中东建立起新的安全体系。





《国际关系研究》

唯一官方微信平台  

联系电话:021-53068384

投稿邮箱:ggyj@sass.org.cn

版权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际关系研究

gjgxsass

地处上海、心怀中国、放眼世界。析国际风云变幻,思中国和平发展。